二叔丁基过氧化物 |本文作家: 谢永华

  • A+
所属分类:古风古韵

梅萍叔叔是我爸爸的哥哥。

我小时候他就去世了。现在奶奶一提到叔叔就会哭。

秘书叔叔很高,长着一张中国人的脸,用我们的话说,他是一个很好的亚洲人。他热情、善良、正直。秘书大叔在我们这条街的子东学院教小学。阿姨也是老师,她家也在我们这条街上。他们本应该幸福地生活。然而,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件。有一天上课,二叔右边的肝很疼,豆的汗不断从他头上冒出来。我疼得脸都扭曲了,又白又白。秘书叔叔用手抓着肝脏,坚持要完成这门课。台下的学生听得热泪盈眶,感动不已。

回国后,Sec。大叔的情况还是没有好转,就去村里找赤脚医生开了点止痛药。没想到,从那以后,Sec。大叔一直纠结这种药。未来两年左右,由于经济条件的限制,Sec。大叔只能买草药来对付,弄得他病入膏肓,好几个月都很难见到碎肉星子。正常人都心慌,何况是有病的人。即便如此,Sec。大叔拿草药很心疼,说花了钱,拖累了家人。他经常喝药,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了下来。奶奶和爸爸,看到这一幕,也难过得要死。但是,那一年,他们是无奈的。

一天下午,阳光明媚,叔叔吃了药感觉好多了。他记得河边的菜地要除草了,所以他就在那里拔了一些草,放在池塘里喂鱼。他拿起粪筐,向河边走去。

刚到河边,就听到一声喊,救命!救命啊!

秘书叔叔往里看,河里的两个小女孩在不停地扑腾。秘书叔叔不假思索地跳进了河里,尽管他还病着。因为河太快了,好像只有几米远,但是游起来又那么费力又那么远。此时,秒。大叔搂着她的一个姐姐的腰游向岸边。可能是求生欲太强,小妹用力蹬车,二叔几次差点呛出水来。秘书大叔用尽全力把妹妹抱到岸边,立刻转身去救另一个妹妹。

河水哗哗地流着,妹妹微弱的哭声越来越远。可能是刚才太用力了,也可能是因为河水太冷,二叔的肝脏又开始疼痛了,但是,一想到一条生命在河里挣扎,二叔一只手捂着剧烈疼痛的肝脏,一只手在冰冷的水中搜寻着。每一秒都那么长,二叔艰难地向声音游去,越来越近。这时,他终于看到妹妹可能呛了几口水,不再出声,正在慢慢下沉。秘书叔叔试图用手抓住她,现在是她筋疲力尽的时候了。真的要死,SEC。大叔慢慢把头靠在姐姐的背上,慢慢游向岸边。每一步都那么痛苦,每一步都那么艰难。强壮的二叔拖着生病的身体,最后用尽全力把妹妹推到了岸边。

此时,二叔快要崩溃了。他断断续续地对已经上岸的妹子说:“妹子,你快用力按她的心脏,把水压过来,然后进行人工呼吸。”那个小女孩可能吓得一动也不动。秘书叔叔别无选择,只能用手使劲敲打他的头,试图唤醒自己。他爬到小女孩身边,一次又一次地压着她的心。这时,小姐姐突然吐出一口水,喷向了sec。叔叔的脸。

秘书叔叔再也支持不住了。他仰面倒下了

做梦也没想到二叔还有救别人的勇气,却无力支撑病情,很快就离开了。我给我爱的人和刚刚结束一百天的可怜表弟留下了无尽的思念和泪水。这是我奶奶永远的痛,也是我家人永远的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