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校的回忆 编辑: 曹宝武

  • A+
所属分类:百家杂谈

一直想写一下我的母校——甘肃镇远县屯子中学,但是真的好一阵子都很难。曾经的日夜相伴,时代变了,基隆与自我的失落的距离,真的不知道从何说起。十三年了。时间快,离开久了,有时候感觉突然和别人分开了。

这些年我只有一半的时间回到母校。分开后第一年的冬天,我去看高三在读的弟弟,进去躲了出去。知道自己没前途的同学,没面子也不敢久留。另一半,我在崭新的学校门口站了很久,却终于没有勇气前进。只过了一半时间。记忆与现实的强烈反差,熟悉与陌生的心理波动。这种感觉难以形容,很搞笑。没想到,从那以后,是不幸还是忙碌,真的忙到看不到,只能把思绪深埋心底。

回想起和母校久别联系的尴尬。我生性愚钝,脸皮薄,不爱胡说八道,拘谨严肃。有时候真的很想回去寻找青春的回忆,和老师朋友聊聊过去和现在的情况。这些梦想实现了很多次,却连打个电话的勇气都没有。这不是辩诉,因为越熟悉越随便,但是忽略接触就尴尬了。然后,我害怕听到那些久违的声音,然后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更害怕突如其来的消息会打扰到大家。为了避免让对方尴尬,干脆默默关注,顺其自然,不问东西。因为陌生而产生的愧疚和不安,与其相见不如思念。

回忆起在母校难忘的激情岁月。记忆中的母校是一个低檐窄巷,小砖路,土铺冷房的操场。记忆中的母校是老师教人用命,学生努力。晨露听到了郎朗书的声音,夜色深沉,依然灯火通明。在课堂上,我觉得歇斯底里,只是因为我讨厌铁,我不生产它。休息的时候,为了积蓄力量,为了未来的奋斗,我不得不在窗前等待。拿着搪瓷锅跑去抢开水是一道风景,送包子的长龙是亲人的关心和期待。用开水泡馍,用咸菜泡馍,用床板桌当餐桌,是一种常见的苦衷。在这样的日子里,有的人成长成才,有的人如释重负,有的人敲锣打鼓,马夸街头,有的人开夜车失去名气,有的人默默离开现场。还有很多被残疾人感动的人,依然坚守着三尺讲台,重复着收割耕耘的循环,肩负着传道授业的使命,牢记着蜡炬化为灰烬的初心。往事如梦,一想就觉得苍白。

回想起母校那种润物细无声的深情。总有很多人和事在我的记忆里很多年还记忆犹新,所以我想笑。孟,班主任兼政治老师,为人严厉老实,一记耳光极有水平和功夫。幸运的是他没有被打败。现在当然是体罚了。只是千百年来,“,用尺子打掌,生了一个大书生”就像“,在一根棍子下生了一个孝子”“,在一根金棍子下生了一个好人”。只要有个度,也没什么不好,至少那些在传统上固执的人,比如我自己,就有这种讨厌的想法。我们这些老学生经常拿这个逗他。他笑“。现在他哄不了他,所以他也打不了。”听起来又有点伤感了。语文老师王瑞杰心胸宽广,身材肥胖。他偶尔会把帝俊的老师“评价为创始人”,这一点我一直记得,也成为了一种坚持的信条。他在背“面朝大海”的时候讲述了海子的感伤人生和深情,至今难忘。我对诗人和现代诗歌的理解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我还是相信诗歌应该是那种感觉。地理老师陆声音嘶哑地解释了地球自转的原理。他过去总是用拳头打信号。整个人在平台上不停的转圈,形象很简单。还有西装革履的,温文尔雅的曹,如火如荼的刘鹏,还有一些因为记不起长相而不得不承认并讨饶的老师。甚至当我听说翟池初中的班主任和语文老师王永红已经到了村里,也触动了我的心思。他们互不联系,但总想着这件事。

回忆母校有家业的人的沧桑。岁月的青春已逝,十年的流水不禁叹息。平房变成了巨大的建筑,狭窄的小巷变成了大道,幼小的植物已经郁郁葱葱。虽然常常为人生的沧桑而欢欣鼓舞,但也难免为难以找到惆怅而痛心疾首,于是告别了挥不去、回不去的过去。在老师中,有的走上了领导岗位谋划大局,有的还在努力教好,有的被调到别的学校背上了沉重的负担,有的被尊为田园诗般的孙子,有的死了……。他们都在桑邦各地繁育桃李,但盛年时都是粉染鬓霜。同学之间的友情,无论是红的,不如意的,步步为营的,还是颠沛流离的,百感交集的,彼此没什么消息的,也没一起去旅游过的,但已经是事业的脊梁,家庭的支柱了。就这样,我不知道如何拾起这个无常的生命和故乡的旧梦。

关于记住母校有人生轨迹的思考。教育的目的不全是知识,而是育人、教法、育人理想,最终是生活方式。就像要追求一个好的高考一样,也要搞清楚为什么,什么是好,怎么好。真正内化为思维,融入骨子里的灵魂,让努力更有方向性,始终与你保持信念,让你受益终生。人生只有几个关键的步骤,让迷失的人能够悬崖勒马,让茫然的人能够重新思考,让努力成功的人能够继续做自己在相应阶段应该做的事情。即使偶尔出现偏差,任何时候行动都不晚。

回忆不是诉说苦难,而是记录流水流逝的时光;不是所有的怀旧都是感伤的,但从来没有忘记过。

我在河北衡水工作,基础教育在市内比较有名气。几年前,我母校的老师来这里讨论和交流想法。一个人漂泊在家乡,满心欢喜。经常比较思考,为母校这样一个普通乡镇的优异成绩而欢呼,为经过多年锤炼被铸为龙源名校而欢呼。

再回忆母校,还是想说很多,废话里好像有一种过时的情绪,只因为母校是常在新。纸在爱情里是短的,庆祝母校甲子生日真的是可喜可贺,令人敬佩!人到中年,夕阳西下,产业初升;铭记创业的艰难,铭记辉煌的岁月,镌刻前人的丰功伟绩,不忘鞭策人。

祝福母校,学会繁荣;努力工作,重新启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