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雪 ,发布: 王泽中

  • A+
所属分类:名家散文

冬至漫长,每年节气来的时候都是进入寒冷气候的时候。只有雪和雪及时到来,人们才会进入一个更深的冬天。这时我的耳朵里仿佛听到了农村的那句老话,大雪小雪做饭不休息,生活被形容成山村泥巴,告诉我老家开始下雪了。到了大雪小雪的时候,没有农活干,也不急着去远方。白天的时间短到可以做三餐,一年四季最漫长的冬夜开始了。

这种下雪的天气,难得看到“北方的风景,千里冰封,千里飘雪”,就是躲在四川山沟的农村老家,即使下雪,也没有雪有雨。雨滴与雪花交融,从天而降,看到透明的水滴和雨水,听到清亮的声音和歌声。山区每年都有那么长,看得见,听得见的水雪。即便如此,当我走进记忆的时候,唯一几次像北方山坡上的雪一样落下的雪,是从晚上睡觉开始的。它静悄悄的,被武力占领,就像对我们村庄的闪电战一样,发动了野蛮的侵略。

在那个寒冷的夜晚,天空没有深冬那么黑。油灯后吹灭了看不见的空间后,我的手指看不见了,屋顶瓦槽里镶着的两块亮闪闪的瓦片砸在夜空中灰蓝色的天空上。半个下午,老庄稼汉望着白云山交接处滚滚黄沙,一阵干冷刺骨的气流让他冻得异常发抖。根据经验,要下雪了。他说的下雪肯定和往年大部分时间的水雪不一样。可是,谁相信一个老庄稼汉说要下雪了,田老爷会听他的话下雪呢?屋内亮蓝色的瓷砖照进我温暖的梦乡,感觉自己像是在天上飞着一根羽毛……

在山中朦胧的空地上,传来“pa——”的微弱声音,在远处回荡。在寂静中,另一声“pa——”“哔——轻响从附近传来。“叭——pa—”“噼里啪啦叭——[/K8/]/[/K8//昏昏欲睡,我听见我婆婆在木墙旁边惊奇地说:“伊——,你今晚遇到强盗了吗?”

等到院前房后面的竹林被几声乱踩,渐渐起伏,隔壁不靠谱的婆婆招呼儿子。“起来看看今晚房子后面有没有强盗!”睡眼惺忪的儿子没有起床。

不知道什么时候,隔壁那个昏昏欲睡的婆婆一大早就起床开始唠叨:

“你睡了一夜好觉。半夜有人踩了房子后面竹山里的竹笋壳,一直响到天亮。”“都关门了,甚至哪个是接亲戚报喜的。”

我是提前从梦中惊醒的。屋顶上明亮瓷砖的反射塑造了屋顶下几件简单室内家具的轮廓,它们的平面也被明亮地照亮。比如日光灯下,眼睛一时睁不开,耳朵刚在过年的时候叫了第二遍鸡,天空却很亮。第一反应是跳下床,跑到房子后门,拉开门闩,拉开门扇。与此同时,一股冷空气席卷全身,我的眼睛晶莹剔透。房子后面的竹山里,三分之一的绿竹竿抵挡不住雪花的脚步,在昨晚的雪爆中被打碎或砸碎。

哈哈……昨晚下雪了,所以不是强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