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打柴 ,本文作者: 游刚

  • A+
所属分类:生活随笔

这个季节已经进入了农历的第十二个月,那时肆虐的雪笼罩着群山,清澈见底。我在市里的一个空调房里,但并不总是感到很温暖。只要你闭上眼睛,你面前就会有红色的火焰,是我父母在山里为我们的孩子架起的柴火。

其实自从山里开了路,山里的父母就以煤为燃料,很少用柴火。但只要进入腊月,父母还是用最原始的方式,在很久不用的壁炉里用柴火做饭。在家乡连绵起伏的群山中,炊烟滚滚。

砍柴是最辛苦最累的工作。在寒冷的早晨,我父亲会带着斧头、锄头、弯刀和其他工具,独自去雪山森林砍柴。我父亲为了保护家乡的森林,拒绝砍树。我父亲在一个大森林里,要么爬上一棵大树,用弯曲的砍刀刮去枯枝,要么在雪地里寻找树桩。找到树桩后,父亲会用锄头把地上的雪挖走,一点一点地把土挖起来,把土里的根挖出来,或者用斧头把树桩砍断。一个大树桩会让爸爸花半天时间,汗流浃背。我父亲很难独自把这些树桩或树根扛下山。这个时候,我妈会提着一个用竹条织成的篮子,站在山脚下喊着她爸的名字。父亲在山上答应,他们的声音在白雪皑皑的群山中回荡,成为寂静的群山中最深情的呼唤。没过多久,父母都在背着柴火,在雪地里互相搀扶着,向山脚下的家走去。雪地上有一连串歪歪扭扭的脚印。

在雪山中,我们的家就像盛开的蘑菇。泥墙上和青瓦房上都是厚厚的积雪。只有在我父母点燃柴火的地方,雪已经融化了。父母烧柴的地方是爷爷奶奶小时候用石头砌的凹型壁炉。壁炉上方,父母用粗拇指绑竹“康楼”。在这个“康楼”上,有野鸡、兔肉、栗子、核桃等。,哪些家长平日舍不得吃,让人流口水;有的父母辛辛苦苦喂了刚宰了一年的大肥猪。那些猪肉家长舍不得吃,都是咸了再挂在“康楼”上;有的家长从地里拿回了玉米、大米、红薯……。其实父母就是想抽根烟,用柴火把这些东西烤在“康楼”上。那些“宝贝”父母平日里留给孩子的,只有被柴火熏烤过才会变得格外香甜。柴火熏的肉叫腊肉,柴火熏的栗子和核桃叫“香客”,是城里永远吃不到的美食。

离过年越来越近了。终于有一天,我们离家的孩子陆续回家了。越过山脊,从远处,我们会看到厨房烟囱冒出的烟云漂浮在我们的家上空。远远望去,我们会看到家乡大坝旁高高的柴堆,总会有妈妈年迈的身影,慈爱地等着我们归来。

其实我爸妈在腊月里辛辛苦苦的烧柴,就是等着我们这些离家的孩子回来,用柴火般的爱为孩子准备一个丰盛的新年。

孩子们回家了,然后,父母会更用力地烧壁炉里的柴火,赶走孩子们身上所有的寒意,全家人会欢聚一堂,欢度春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