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书籍的回忆 |小编: 李金砚

  • A+
所属分类:美文赏析

我的童年是在一个特殊的时代度过的,在一个动荡的时代“文革”,我无法完成一个丰富多彩的童年。现在,在我的耳边,我回忆起我的整个童年,但我有许多快乐的回忆。那时候孩子生活贫困,所以孩子没那么“贵”。我记得那时候,我们的孩子可以欢乐地在野外玩耍,可以去树上挖鸟巢,可以摸河边的蜗牛,可以在夏天的晚上抓萤火虫,可以在下雪天堆雪人。当时,父母对孩子的要求并不太高。只要他们长大后能停止在外面捣乱,能养活自己,他们就是好孩子。但是,除了这些记忆,我记忆中留下的最深的痕迹就是看了很多课外书,潜移默化的让我受益终生。

来自“文化大革命”的人知道,那是一个知识被视为罪恶的时代,有文化的人被称为“臭老九”。在这样的时代氛围下,爱读书爱学习是一种危险的爱好。父母对孩子的要求是只要能无病无灾,长大后无论是工人、销售人员,还是修鞋、自行车,只要能有碗吃,孩子就有出息。不像现在的孩子,开始在妈妈肚子里进行文化启蒙教育——胎教。更别说上幼儿园和小学的时候,各种补习和学习都会脱颖而出,比如外语培训班、数学辅导班、二胡、美术、舞蹈、乒乓球等各种辅导班,但是不允许孩子上课外阅读辅导班。我亲眼目睹了我一个熟人的孙子,他还在上幼儿园,他父母报了一个外语辅导班,一个儿童绘画班,一个小提琴辅导班。看着这些小孩子,他们要么天天背外语,要么天天画画,要么天天拉小提琴。这个小孩看起来像个成年人,几乎看不到他在户外玩耍。不知道这是这个小孩子的快乐还是他的烦恼。

话很远。因为我的童年生活在“文革”的时代,那是一个更多的知识被认为是反动的“的时代,所以课外书在那个时代是很难得的东西,非常难得。对于那个时代的孩子来说,学画画,上辅导班,都是幻想。如果你能看到一本课外书或者有一本课外书,你就有资本在朋友面前得瑟了。

因为父亲年轻的时候是一所农村师范学校的老师,所以我的童年就是在这所农村师范学校度过的。虽然赶上了“文革”时代,但是师范学校暂时完全停课,所有的老师都没有课,大家就这么闲着。但是,学校里有一个藏书丰富的图书馆,却在默默地传播着文化的种子,等待春天的蓬勃发展。

真的要感谢这个图书馆。记得我从这个图书馆借的第一本课外书是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是一本儿童读物,叫《小木偶遇险》。书中描写了一个娃娃,离开主人后,发生了各种惊心动魄的趣事,最后善良战胜了邪恶。一本厚厚的书,我当时就陶醉了。之后我就失控了,陆续从这个图书馆借了很多课外书。

在那个特殊的时期,许多中外名著被称为“毒草”,如《红日》、《青春之歌》、《安徒生童话》——海之女等。不过我要感谢当时的图书管理员,一个不苟言笑,戴上“反动权威”帽子的女老师。她看着我拿着这些当时叫做“禁书”的书,假装不知道,让我带回家看。我也要感谢我的父母,他们看这些“禁书”,“闲书”的时候,从来没有照顾过我,批评过我,骂过我。我读过的这些“毒草”,都成了我的营养品。直到今天,虽然已经退休了,但我读一些“闲书”、“杂书”的爱好并没有改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