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慧宗祥 ,网络写手: AZ家

  • A+
所属分类:名家散文

端午节已经过去二十天了,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起了妈妈。因为端午节我妈还活着,粽子的香味总是飘出我家。我妈妈总是早早泡黄米、煮树叶、洗枣、软化马立安草。端午节的第一天,她包香香的粽子,用软糖吃,真的很甜。

妈妈太老了也不包粽子。我从未向我母亲学习过。同事、同学、邻居、朋友都知道端午节前会送一些他们包的饺子。这些不同大小、形状、口味的粽子,都是我节日餐桌上的佳肴,也成为我与粽子主人友谊的里程碑。

今年端午节前,台湾省的一个邻居阿姨送了我一盘她自己做的粽子。她对女儿说,“尝尝我们台湾省的粽子。”我和阿姨在电梯里或者小区里见面,她总是面带微笑的跟我打招呼,萍水相逢,从不深谈。我都没问她姓什么,住几楼。我善良的阿姨会在端午节前想起我们。

趁粽子还热,我们打开来尝尝大粽子。好香!南方的粽子和北方的不一样。它们应该装满油和盐,五花肉,咸蛋黄,不同大小的豆子,栗子等等。味道真糯真香!

端午节的第一天,邻居家狗的妈妈给她带了饺子。狗是和诺诺同龄的孩子,他们通常在社区一起玩耍。刮风下雨的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在儿童之家吃饭和玩耍。以孩子为友谊的纽带,父母成了好朋友。狗狗的妈妈是个坚强能干的女人,可以自己照顾家务。狗’100岁’的时候,她邀请朋友在家喝酒。她做了一桌菜,直接把客人吃了,以为他们是酒店打来的。狗狗妈妈给的粽子让我想起了过去,说的是妈妈包的粽子和老家亲戚朋友给的粽子。

端午节那天,我儿子梁明全家来我家过年,我的公公婆婆罗群英带来了所有用来包粽子的东西,让我亲眼看到了南方客家人包粽子的全过程。真是大开眼界。公婆带来了涮糯米,腌五花肉,大小不等的芸豆,红豆,洗好的竹叶,泡好的长草,高压锅。

鹿、诺诺和小七在一部剧中有三个孩子。虽然奇奇感冒了,但她喜欢看哥哥姐姐在客厅里跑来跑去。公婆罗群英自己包粽子,其他人吃瓜果,谈论父母的缺点,看鹿和诺诺,他们总是很忙。过了一会,公婆包了个高压锅。那个技能好像是每天做饭。媳妇艾婷也来帮忙。艾婷将竹叶包裹成圆锥形,放入拌有油和盐豆的糯米,放入一块瘦肉,包裹成四边形的饺子,用长草扎起来,用草绳连三两根。艾婷还特意为小鹿和诺诺包了两个小粽子。我很惊讶艾婷会包粽子。公婆得意地说,“她早就知道了,包的时候我教她。”

我又想起了我妈妈。虽然我妈可以,但我从来都不想学,更别说传给女儿了。‘你用技能的时候讨厌的少。’我的粽子做好了,收集了六道素菜。大家围坐在餐桌旁,吃着父母包的又甜又糯的粽子,过着温暖又安全的端午节。

粽子不仅是端阳纪念伟大爱国诗人屈原的仪式,也是人们友谊和亲情的载体。虽然端午节已经过去了,但粽子的余味还在脑海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