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的情人的城市 ,发布人: 龙蜓 [文集]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白天,我经常出城去看河。这是一条宽阔的河流。远处只有几个孩子在河里玩耍。过去是座青山,山路上过往车辆很少。

很多次,我轻轻离开这个小镇,在城外高耸的群山中,被江边环绕的白鹭俯视,心静如鱼。我把脚扔到小溪里,背靠着台阶,坐在最低的台阶上,双手贴在石头上,仰起脸让太阳使劲打。你的脚很冷,你的小腿有几个吴琴。你的脸和身体很热。你闭上眼睛向后靠。你突然感受到了生活在水中的快乐,身心都沉浸在水中。鱼就是这样生活的。我睁开眼睛,看见黑色的虫子漂浮在半空中,使劲地甩着脚,在它们中间泼水。他们都浮到了水里。不一会儿,这些虫子又飞出了水面。

那时是一个人的世界,离城市还有几公里。穿上鞋子,走,慢慢走,要半个小时。仿佛河流就是时间,美丽的水线出现在水面上,就像时间穿着一件图案化的衣服。一个人看时间的河,虽然知道突兀的楼房宾馆几年后会变成摆设,但还是可以自由决策,流向远方的群山。一个女人告诉我,在这条河的上游和下游建了大坝,只为游客储存水。河的中部只是一个有闪光的浅层。看着上下游几百米深的游客,想不出为此做出牺牲的城市人。但是我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我也想去城外看更深的河流,就像看爱人的灵魂一样。

天气独特,沿河散步总与高岸盛开的野菊花不谋而合,一丛丛蒲公英,忽短忽短,走多步看房子。房子有一个长方形的院子,正好围绕着房子的正面。门前小路两旁插满了花草树木。白花碎,蓬松,绿叶,深绿色叶,葡萄叶,软红土。这家人没关门,但人都走了。二楼窗户微开,可以看到屋顶的石膏雕。再往城市方向走,还是一条土路面,偶尔有几个小泥潭,泥潭里的湿土暴露在阳光下,形成一片片干裂的碎片,似乎是地球上各大大陆板块撞击运动后的稳定格局。蒲公英摊开,摘下一朵,放在手心,带着一束野菊花走,边走边剪,离城市越来越近。

回到镇上,已经是黄昏了。站在破败的街道和热闹的行人中间,怀念着河上炙热的阳光。有时候太阳飘到了城市里,照在立面后面的转角藤蔓上,很宁静。有时候,阳光停留在城外的河里,城市的马路上到处吹着冷风,这是大家都在喊冷,频频加衣的日子。寒冷的日子里,我穿着风衣,翻起衣领,穿着一双柔软的皮鞋走在路上。走过一条步行街,一个小广场,一个小站,一个银行,一个派出所,还有很多关门或者开门的房子。

“加辣椒?微辣还是正常?”,铜锅卖土豆饭的老板娘,眉毛弯弯,全涂了靛蓝非天然彩妆粉。她有一张白皙的脸,微胖,不高,声音柔和柔和。她拖着一个“然后得到no ”,/[/k12。她老公帮忙,一边端上一碗土豆饭,惊恐地看着我说“半”微辣。他很搞笑,小心翼翼的下了一道命令:过来,慢慢习惯吃辣。

人们总是问你要去哪里,是做生意还是旅游。总是舍不得多说一两句话,随口回答,出事了。人生在世,总有大事,没有大事也有小事,有小事也没有大事。不一定是福也不一定是祸,也不一定是好的开始和好的结束。喜欢吃辣椒就吃辣,就知道享受辣的乐趣。素菜讲究精致,无欲无求的境界恰到好处。我好奇,平淡,也渴望酸汤,火锅,面条,牛肉,羊,猪肠,猪血。不能吃辣,但要反复品尝辣。你很久不吃辣了,总想着辣。

我第二次来到这个地区。我以为是满满的亲情。我全心放下沉重的迷茫。我在每一条老街上走来走去,想着空灵的意义,路过一个无色的高原凉风,然后走进一家温馨的餐厅,红酸汤或者锅巴粉,绿豆粉,盘粉,广粉,红薯粉,红烧猪脚,韭菜烤土豆饭…/[/K1我朋友很不解,跟他解释说,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独特的风味,有的喜欢恋人,有的喜欢亲人,有的喜欢恋人。爱人的爱人,也就是爱人附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