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意成为埋在地下的楔子 |笔者: 高穹

  • A+
所属分类:美文赏析

夜已经肆虐,越来越深,越来越冷。翻翻这一夜,将是春回大地的岁末,冷暖交替。

我们一直在为即将到来的春天制定计划,似乎可以通过这种寒冷的天气来触摸春天。

只是春天还在闺房里,寒气却像一股废力在回家的路上。抓住这个机会,你可以继续索取,哪怕你想超越当下,为懒惰的身心找个借口,为无法治愈的灵魂开脱。生活中,总有人以季节为话题,以春天为契机,展开自己的旅程。不过现在的春天比较冷,季节还早,路还长。所以玩这种掩耳盗铃,自欺欺人,自欺欺人的把戏,就像一个不想长大的孩子,在理智中枯萎,托辞牵强,意图已碎玻璃。

在这些人当中,无所事事是一种爱好。如果没有办法寻求资金,他们就会专门以盈利来盈利。可以说他们没有活路,生活没有支撑。就算他们成功过一次,也不过是他官宦之家沉浮的一条船。他们渴望乘风破浪。云帆为什么要承担这个重担?又是立春,虫子已经被蛰了。到处听到愚蠢的声音感到惊讶;而有的人有天鹅的野心,却不嫌弃鸟的胸怀。就算他们有一片春天,除了看,也只能绚烂。他们满足于一种自我满足的逃避。一旦被迫奔波,坚持春天冷暖,放逐自己还为时过早;有的人一触春意就为了拥有一门技能而从长计议,评估目前锻炼技能的兴趣,分析阻碍技能发展的客观因素。当国家大事和人们的感受被广泛地讲述一个朝不保夕的生活状况时,他们会借助冬天的颓废和遥远的春天暂时成为大厅里的一只鸟。总是把美好的希望寄托在春天;但是,有一种人是充满了春秋风霜的。他喜欢有雨有雪的节气,这样他就不用在日出日落的时候更加努力,这样生活就足够幸运,懂得自由自在的生活。

导师结束时,何宇由母亲陪伴,内心直爽。花时间辅导我的时候她坚持要多给我钱,说我不容易。我和她自然拒绝,长期抱着保守的原则。她看出她对我很固执,但她不再坚持了。我们感受到了一种利益和正义相互转换的温暖,在彼此的血液中分离和融合。我们互相交换最想表达的感情。

何宇的母亲并不是20世纪90年代第一个进入二胎时代的女性。生完大女儿后,她犹豫了八年才决定要第二个孩子,也就是八年后,何宇来到了这个世界。她告诉我,她决定要何宇,因为她公公婆婆的诱惑,他们答应在孩子出生时,给她一切可能的帮助,包括经济上的和人工上的。十年来,何宇一直是一名二年级小学生。公婆确实让承诺成真。何宇也很坚强,因为他的杰出成就,年年获得学校奖学金。母亲因素是人之常情,但说这些多雨的母亲,仿佛一切都应该如此,不值一提,也只是轻描淡写。在接下来的对话中,我逐渐意识到,她的心里有太多的担忧,足以掩盖这些她本该享受的幸福指数。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六口之家一直保持着农耕时代原始传统的生活方式。一切都以土地为导向,除了男耕女织一个升华版。她不仅要做女人的家务,还要从春天到秋天一直和公婆在一起忙忙碌碌,泡在泥土里,透支青春,耗尽心智,自杀,直到完全变成深深嵌在地下的楔子。所以她向往冬天,只有这样她才能安心,慢慢恢复自我。

百姓以粮为天,土地是生存的本钱,道路简单,但旱涝的价值取向让她年少不知所措。如果只是为了生存而把自己交给土地,压抑自己的自我膨胀,那就相当于动物,它们只有生存的本能。

如果嵌在地下的楔子被风雨侵蚀,最终会变成土壤和大地。幸运的是,这个楔子一直保持着对自己的直言不讳。即使公婆努力奋斗,也不能减少她的执念。

所以,当她告诉我,就在昨天,当公婆终于从土地上解禁,挣脱枷锁的时候,她就像出生了一样,不再与冬天缠绵,只想马上拥抱春天。她像个私奔逃跑的傻逼一样牵着丈夫的手,约定明天去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份生活。

不要怪漫长的冬天造就了一群盼春爱冬的人。他们以心灵的平衡为春天正名,愿意在冬天自我修复。生活是习惯,时间不减,不能忽视一些批判去滋生繁衍,写书也是一个例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