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不是北京 ,撰稿: 不要杀龙

  • A+
所属分类:百家杂谈

我为什么来这个地方?站在北京火车站拥挤的人群中,我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冬天的早晨,北京火车站是人和行李的海洋。在寒冷的秋风和刺眼的阳光中,波浪一般地流动着。大包小包堆着,行李箱滚轮滑过地面,发呆,推推搡搡的队伍。这个假期吸纳了全国最大流量的地方,用无限的沉默和耐心拥抱着所有的人。

北京火车站。如果我想拍电影,我一定会选择北京火车站。从你的脚踩过踏板来到站台的那一刻,从火车的风声和汽笛声,到被人群包围,到你很少听到的各种风格的嘈杂方言。不需要蒙太奇。一枪到底。相机要抖,带着灰色,警惕,还有一滴水丢进海里时的恐慌。

我有点奇怪的北京情结,也说不出个所以然。高中的时候真的很想去京派——,但也不全是因为两个高等院校,具体深层次的原因我也不太懂。但是高三的时候借了PINKRAY的小说《每秒五厘米》,大概解释了一句话:男主的老师问男主为什么要报东京大学,男主回答:“如果觉得迷茫,就离中心最近一点。”

待在中心。边缘是一个尖点,一个脆弱而千变万化的地方,英雄和勇士该去的地方。像我们这样渴望安逸和简单的普通人,似乎没有能力实现自己的大梦想。他们环顾四周,经常感到困惑和困惑。他们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不知道正确的方向在哪里,但似乎——留在中心就不会出错。中间的英雄用胳膊喊,边上的英雄也用胳膊回答。孤独而渺小的在中心,我抬头看到的只有千万只手臂。

然而后来没考上北京,误打误撞来到昌黎。来的时候觉得人间天堂是骗人的。反应迟钝,冬天来了反应比平时慢,没有意识到这是最糟糕的没有暖气的时候,也不知道湿气和冷气有多厉害。于是我冻伤了,手脚上出现了红花。一个老师看着我的手:“你是北方同学吗?”我:“哇老师你怎么知道的?”老师:“哎哟,我们这里的同学都习惯这种天气了!”

事实上,话说回来,我曾经生活过的家乡Xi并不完美。我还记得那几年,能见度只有五米,空气中充满了硫磺和烟雾。因此,相比之下,我认为北京是最宜居的城市,至少比Xi和长沙更合适。夏天不会太热,但是冬天有暖气。这几年雾霾消失了,阳光极好,天空湛蓝。秋冬虽有大风,尘埃带走,但风吹走一切污秽;比起在Xi雾霾天做祖国的小绿萝卜,或者在长沙的退潮中挣扎求生,北京简直太可爱太舒服了。

在北京,去后海之后,天空好看,湖水清澈,有五六只灰鸭子在水波上游动。莲花已经开花了,但这次没有毁灭的迹象。睡莲还是干净自由的。北京的公园有一种直接的清凉,以慵懒为背景,发自内心的自信表情。北海有绿树,红墙,小白塔。西湖不是这样的;西湖喜欢美食。垂柳枝头细绿如烟,天空、云朵、山川白茫茫,交织在一起,成了一个软绵绵的梦。

秋天来了,我又去了北方。我似乎总是做相反的迁移,但我似乎从来没有逃避过。

在从北京回长沙的火车上,我睡得很好。从前一天晚上10点到第二天早上7点,我没有醒来,一直睡到天亮。醒来后,我去洗漱,看着窗外,看到了形状不大的树,一般都是绿色的,晶莹美丽。甚至还有一个小池塘,边上有小木桥,延伸过去。然后我意识到我又在南方了;我想到了休闲煎饺。明天早上想吃休闲煎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