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的月亮 ,来源: 冻凤秋

  • A+
所属分类:美文赏析

一个

那天晚上,秋天的天空晴朗,我们不禁叹了口气。

当时我和简兵先生、乔叶先生挤在出租车后座,热情的潘松安先生坐在副驾驶位置。

去哪里见谁?

夜深了。刚在瓦库成都店吃过饭,舌头上还留着飘渺的罗汉斋的幽香。喝了点黄酒,有点醉意。

我已经开了很长时间的车,就好像我已经穿越了大半个城市。

最后看到一排排雕花木窗挑檐挂柱的中式建筑,一楼的店铺都关门了,可能是因为路两边树木茂盛,灯光昏暗。

一个女人站在拐角处的阴影里。

我还是瞥了她一眼,喊道:胡安!她兴高采烈地跟她打招呼,手里提着四个零食袋,一个个给我们。她笑着说:这是成都有名的宫桃糕。我只是排队买的。试试吧。

五个人来回走着,站在青石板路上,悠闲地散步。街上很安静,一颗心似乎很安静。

白天想到从郑州飞到成都。中午10点,我在瓦库见到了牛芳、姜澜等成都文坛朋友。川豫名家齐聚一堂,畅谈地域文化的文学创作,一场热闹的谈资里有智慧的火花。

我抬头看见一个蓝色的小瓷砖。

他们好像睡了个午觉,在茶风中醒来,笑了笑,脸上软软的。

中原的平原厚瓦,怎么到了天府之国又增添了几分风采!

手里拿着一个瓷砖,心脏剧烈地跳着,颤抖着,拐弯抹角地写着:听到瓷砖的心跳,它在呼唤我!

它叫我从紧张疲惫的状态中离开,来到一个淡然优雅的世界,哪怕只是半天的闲暇;

它呼唤我,从眼前的琐事中仰望,与光影中的浮尘交流思想,哪怕只是为了自己;

它呼唤我,逃离MoMo的麻木惯性,看到绿竹帽绿竹衣的诗意,哪怕只是一场田园诗般的梦;

也许,它只是知道我们是一个人走在人群中,对所谓的亲密有怀疑,对所谓的真诚有失望,它在呼唤我!

也许,它只是知道我们在用欢笑和欢笑坚持着,它用生命的叹息呼唤着我,用对你的无奈!

也许,它只是知道我们心中隐藏着一种渴望,它用最初对农村生活的思念和对生活背景的频繁回首呼唤着我。

而胡安慢慢地走着,手挽着手,听她断断续续地讲着自己这一两年的经历。

因为承受不了越来越大的压力,她辞去了很多人羡慕的媒体工作。身体不好也是原因。我一年做了两次手术。

在淡淡的话语间,我听到了惊心动魄的声音。我们不是熟悉的朋友。我们只是在采风、聊天、谈天、玩得开心的活动中一起散步。分别后无意中在微信朋友圈里瞥见了彼此的日常分享,并没有什么热烈的互动。

但是,大家还是记得有这么一个远方的朋友。

到了成都,我给她发短信,她赶紧回复:来看看我这个下岗女的!

人到中年,放弃,中断,离开,无论是工作,婚姻,还是一种生活状态,都需要很大的决心。可能是痛苦,也可能是快乐,但痛苦过后会有缓解和放松。

她依旧开朗快乐,眼神清澈,笑容灿烂,像一股温柔的风,可以抚慰一切的起伏。

我们就这样走着,直到看到文殊坊的高大牌楼。挥手告别的时候,总觉得忘记了什么,忘记了是什么,但终究是再也想不起来了。

那个夜晚似乎无限漫长。回来的路上,不知道是谁先提出k歌的,大家都回应了。

声音似乎有神奇的力量。你一开口,它就不属于你了。它独自在夜空中盘旋飞翔,开启了另一个世界。

于是,声音甜美清脆的乔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田震深沉、磁性、氤氲、厚重、内敛的深情,像瓦片的歌声!

于是,爱笑又有点累的潘松安消失了。而是一个大男孩,一颗还在青春的心,带着温暖,带着一点忧郁。

不可思议的是,从来没有沉默过的王剑冰先生也拿起了话筒,天空飘过了家乡的云彩。声音很长,颤抖着,青筋毕露,演奏着江南的烟雨和诗词。

对,烟雨和诗!

即使在到处都是茶馆的成都,当我们走过熙熙攘攘的街区,熙熙攘攘的人群,散落着瓜子壳的茶摊,披着芭蕉叶的铁香寺,心中依然向往着一个存放烟雨和诗词的地方。

可能是轻如水的友情,也可能是远在天涯的我心中的牵挂,也可能只是记忆中的一个夜晚,一个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