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平线上有一位老师 ,创作者: 唐顺生

  • A+
所属分类:百家杂谈

那一年,我在海南岛认识了一位老师,这里被称为地平线的边缘。可以说她是改变我命运的老师,当然是好朋友。

在我心目中,她属于有才华有气场的才女。她曾经是一名教师,一名记者,一名编辑,一名国企职员。无论在哪里工作,她从不停止写作,她的文字出现在海南岛的各种报纸、散文、诗歌,或者工作中的事情上。她写的很多文章我都看了,感觉她的文笔和别人一样美,超凡脱俗,有点“蓝一样美的气质,天资和仙女一样香”。

我认识她是因为在空中交过一次朋友“”。说起“空中交友”,就像战斗机在空中加油“,关键环节在空中完成。这个比喻不恰当,但我是这样理解的。70后应该熟悉“空中交友”。80后,90后,00后,你就看不懂是什么意思了。毕竟时代不同,经历不同。当时,特别是在部队,几乎每个士兵都有一台便宜的收音机。晚上,或者躲在床上偷听,或者站岗时偷听。当过兵的人都知道,部队的生活单调乏味。听广播,这几乎是包括我在内的部队同志唯一的精神食粮。认识她的时候,我刚到部队两年,可以说还是新兵。

海南岛位于中国的南端,所以大家都喜欢叫它地平线的边缘。椰子树长成了地平线上的森林,天空蓝蓝的。我最喜欢海南的一则广告。“海离天很远,天边满是春天。”,至今记忆犹新。

会议是晚上,我们部队在海南岛某海域海上训练的时候,她去看我了。那天晚上,我们来到海边。虽然已经接近黄昏,但天空还是那么蓝,大海还是那么辽阔,海风还是那么轻,连白天的苦寒阳光也变得柔和了许多。我们在沙滩上漫步,有说有笑,对我们交换的东西毫无印象。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我是一个狂野的男孩,我会脱掉鞋子和袜子,跳进海里,拥抱海浪。其实那天晚上海风很大,海浪一个接一个的上涨,是那些热爱冲浪和刺激运动的人羡慕的。但是我没有把自己交给波澜壮阔的大海,因为我喜欢和平,我没有勇气拥抱大海。后来她告诉我,我对她的第一印象是单纯、诚实、善良,我的猜测是“山民”。

海训回营后,一纸调令后我去了办公室。从那以后,我们默认处理文字。得知我从事军事新闻工作后,她给我介绍了很多在岛上新闻机构工作的同学,并推荐我去报社实习。一个周末,我和几个战友在营地的椰林里喝酒。她又来到营地,给我带了几本新闻写书和比砖头还厚的《辞海》。她落落大方的行为让处理“雄蚊”的同志们感到不知所措,直视我和她之间。来,让我和你喝一杯!她举起半杯啤酒,和我的同志们一起一饮而尽。她健谈,开朗,直爽。于是突然间,安静的椰林里充满了笑声。当时我的同志们眼里羡慕我或者羡慕她。还没想明白,因为过去不想想明白,所以一直记在心里。

几年后,我由一个没有经验的新兵担任了陆军新闻官一职,奔赴海南岛的各个营地。十年前,我换了工作,离开了军营,离开了海南岛。离开小岛的前一天,她特意邀请我和我爱人去她家做客。她走的时候,笑声依旧爽朗,没有泪水沾湿脖子的场景。到现在我还是觉得纯友谊值得回味,很有品味。

今年8月初,应海南岛同志的邀请,我重游了家乡。很高兴得知她嫁给了一个军人,也是广西人,很开心。

祝福你,那天在身边的老师,天边的朋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