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故事 ,希美真由

  • A+
所属分类:名家散文

想念我的祖母

文字/寒夜

我奶奶是我妈妈的奶奶,我爷爷,我曾祖父,我三爷爷的妈妈。她去世的时候92岁,我刚上大学。老人下葬那天,大概是农历二月初二,杏花烂漫。

奶奶是个极其节俭的人,大概是因为日子不好过,从来不舍得乱花一分钱。很多很多年前的一个中秋节,二姨给她买了一只烧鸡。

当时新女婿过年离开婆婆家只提烧鸡,烧鸡的数量还是衡量婆家富裕程度的标准。两个是正常人的家,四个属于赚钱多的。如果一个新女婿带来八只烧鸡,全村都会轰动,村民们会觉得这个姑娘值,会找个好婆家。那个时代烤鸡的时尚影响力和五粮液茅台差不多。

二姨买的烧鸡舍不得吃,挂在土房的房梁上。房子里弥漫着淡淡的香味。虽然有一口怕人的棺材,但我和我的表兄弟们还是被迷住了,以不同的方式进去了。没想到过了两天香味就没了,气味也起来了,太阳还热,晚上还觉得热的豫北中秋,肯定是两天都不能忍受烤鸡了。

爷爷偷偷扔掉变质的烤鸡。奶奶回来的时候发现烤鸡不见了。她气得坐在地上一边哭一边抱怨烧鸡是二孙女买的。这么贵的东西为什么不见了?后来,我忍不住了。我奶奶不哭了,倒了温水,一丝不苟的洗,一直嘟囔。/【不能扔……”。后来我还是舅舅的脑子。我告诉我奶奶他想吃。我向洗过的烧鸡要过去,叫我过去,假装分享食物。有一次出门,舅舅就扔了。

奶奶这么节俭,用奶奶的话说就是穷怕了。我爷爷去世的早,在战乱的岁月里,我奶奶曾经带着我爷爷去请吃饭。

在我最早的记忆里,我奶奶是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太。那时候我经常呆在外婆家。我奶奶和我很亲近,从来不打扰我。她试图满足我的任何要求。一天晚上,月亮很好,是春分,外婆家外面的巷子里人声鼎沸。“你今天总是做什么?”“我什么都没做。我放屁吃东西。”“哈哈哈哈”一听就知道是后院那个疯奶奶。疯奶奶和老奶奶是弟媳,同岁。她身体极好,能打大风的拐杖,就是脑袋疯了。

我怕这么疯狂的婆婆,但是她手里的拐杖很吸引人,又直又长,刚好到我眉毛。是我心目中理想的修眉棒。经过一段时间的觊觎,我缠着奶奶求她帮我拿。那天晚上,疯奶奶又来玩棍子,玩了一会儿。老奶奶搬了个凳子让她坐下,她和她胡乱聊了几句。他们谈话的时候,我把棍子藏了起来。猜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疯奶奶浑浑噩噩的走了,却没有想到拐杖。她走了之后,我高兴得拄着拐杖玩到半夜。

我的祖母特别偏爱我,她爱我胜过我大舅家的肖坤。我小时候她总是在我表姐背后多给我几块糖,可惜当时太小了,细节我也记不清了。

在过去的十年里,我奶奶的意识不是很清晰。另外,我在外面上学很久了,外婆在我心目中成了一个符号。只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这是她晚年唯一纠结的事情:——火葬。那些年,政府大力推行火葬制度。为了让老人安心,爷爷并没有在意老干部的地位。精心策划,没有漏洞,但其实老奶奶下葬那天,没有想象中的坎坷,葬礼也是当天举行,很招摇。如果老人有知识,就应该活得无悔。

春分的时候,暖风吹在脸上,枯黄的老草又开花了。南飞的燕子如约归来,生命开始了另一个循环。但是,逝去的人和事已经渐行渐远,终将消失,无法留存。我能为关心我童年回忆的亲人做些什么?你可以献上这些散乱无序的文字,送去你的悲伤,祝你的亲人春天平安。

奶奶的压岁钱

文本/青青

小时候每当给奶奶拜年,奶奶都会给我一毛钱当压岁钱,还带着一对老茧。这一角硬币在我手里只有很短的时间。一旦离开外婆家,妈妈就会告诉我,她会替我保管。说是“托管”,其实是没收。每年。一毛钱对一个母亲来说不是很重要,但是对于一个极度贫困的家庭来说,半年可以买五盒火柴。就我记忆所及,我母亲的日子是在极其困难的时期度过的。她的家人没有隔夜的食物和钱是很常见的。压岁钱,一毛钱,往往是年前来的,母亲在想怎么用。现在的人说起这件事,可能会觉得这是个笑话,但在当时,这是真实的现实。

我不知道我奶奶的一毛钱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对我妈有多重要,但我清楚的记得,我奶奶给我一毛钱压岁钱的时候,是带着慈祥的笑容和颤抖的双手给我的:“加油,我奶奶给你磕头钱……

母亲因为家庭贫困,没有好好孝敬祖母。所以妈妈和叔叔经常吵架。姐弟俩之间有很多矛盾。妈妈说:“草灰不撞墙,女儿不养妈妈。”大叔说:“养女儿和养儿子不是一条路吗?为什么非要把养母这件事推给儿子?……”“据说儿子养老是古代的规矩……”我妈生气了,我舅舅也生气了。在这里,是奶奶有麻烦了。每当妈妈和叔叔吵架,奶奶就躲在一边流泪。

好在我妈从小在家长大,外公去世早,民国时期我妈和外婆一起支撑着一个破碎的家。妈妈没有脚,像男孩一样有一双大脚。那时候女人要用“三寸金莲”裹脚。奶奶没有为了帮妈妈干活而强迫妈妈绑脚。村里人说奶奶养不活孩子,不卖就要送进过道。但是倔强的奶奶和妈妈,一起,吐了二姨和二叔。奶奶知道,我妈小时候,家里的苦比东海的水还多。可以说没有妈妈的帮助,奶奶真的要把孩子卖了“过道”。据说奶奶不情愿地挑了舅舅和二舅妈放到市场上放了一个稻草标签卖的时候,她妈哭成了泪人。她跪在奶奶面前求她留下舅舅和二姨,发誓要帮她养舅舅和二姨。那天,奶奶和妈妈一起哭了。雨静静地下着,市场里的人放了个草帘盖住奶奶和姑娘,叹气,谁也帮不了他们。

哭够了,姑娘们擦擦眼泪,外婆鼓起勇气去接舅舅和二姨回家。

从那天起,疯妈妈每天都要带一把草和蔬菜,连土都要抢三手才能把东西拉回家,才能养活舅舅和二舅妈。最后舅舅和二姨都长大了,二舅成家,二姨成家。在我妈心目中,她在娘家“ ”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我奶奶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我叔叔不这么认为。奶奶在这里很尴尬。

我妈结婚后,嫁给了一个世界上找不到第二个家的穷人。因为穷,我妈在孝敬我奶奶上打了折扣,这让我舅舅很不高兴。一开始我妈把我舅舅压成了大姐姐,我舅舅也给了她大姐姐一个面子,所以一直顶不住姑姑的挑衅。舅舅和我妈在养老问题上越来越矛盾,最后打了我妈。我妈哭着去找自己的舅舅,把自己的困难告诉了舅舅。我妈在家的时候三爷什么都知道,还踢了我舅舅几脚:“你不仅要孝敬你妈,还要孝敬你姐。没有你姐,你就活不到今天!……”妈妈和叔叔,弟弟妹妹从此结下仇恨,妈妈再也不会回娘家了。每年春节,我妈妈都会拿起一些馒头,让我端着给奶奶拜年。我叔叔的脸黑得像锅底,让我很害怕。

后来大一点的时候,我不能向奶奶要一毛钱的压岁钱。这个任务是我两个弟弟完成的。两个弟弟仍然从奶奶粗糙的手里各得到一毛钱的压岁钱。我完全长大后才知道,奶奶的那一毛钱压岁钱是给她用一双小脚上山挖药材的,求她表姐给我们卖了。这让我想起来觉得很难过。感觉奶奶给我们的不是一毛钱,而是奶奶的那颗善良的心。这颗心提醒了我,好痛。如果是现在,我不会让奶奶磨着脚上山挖药材。我会为了妈妈付出我所拥有的一切去孝敬善良的奶奶,可惜一切不再……

想起奶奶

文本/王晓芳

不知道是什么触动了我,突然想起了外婆。

奶奶住在满城岭山脚下,满城岭是刘胜和他汉朝儿媳妇的葬身之地。这个村子叫寿岭村。那一年,我从家到整个城市走了30英里,骑自行车花了我一个多小时。道路摇摇晃晃,不慌不忙。那是九月,天高云淡,我早上九点出发,把妈妈的礼物带给奶奶。这是一个简单的旅程,只需两个大弯。进村的时候遇到很多人七问八问。你是谁的孩子?是个凤凰女。我回答:不是,那是我老阿姨。这个时候我就要说普通话了,因为我是保定人。村口有村里唯一的食堂,里面有各种没有质量认证的熟食小吃。买了很多肠子。说来也怪,我从保定来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小村子的香肠好吃,肉也好吃。再买一个大蛋糕。真的很大。它又大又厚。当时是猪油做的。蛋糕一个接一个的堆着,一看就馋。左右拐到奶奶家门口,喊:奶奶,我来了!我看到我奶奶一个哆啦a梦一样胖的身体走出来,大声喊:哎哟!太好了,我的曾孙女来了!她认为这是一件大事,所以她必须告诉她的邻居。其实邻居都认识我,暑假也经常和奶奶在一起。进院,放车领礼物,村口买蛋糕香肠。奶奶再炒一道菜,午饭就大了。

太阳落山的时候是个好天,不知道怎么写“ haze ”。山边飘着温柔的云,夕阳美丽地照在云上。奶奶的院子早就烟熏火燎的,我都不记得做了什么晚饭。反正不能亏待我。在院子里,放上桌子和凳子,菜摆好了,爷爷从地上回来了。爷爷又高又瘦,精神特别好。他一进医院,就把工作人员打发走了。那时候地方多,东西种类多。吃完饭,我坐在门口和邻居聊天,有时候我拿着碗蹲在门口。这个时候话题基本都是我,夸夸其谈,让我很尴尬,但是心里很爽!

当星星突然出现并发光时,是我最喜欢的睡觉时间。大土炕铺着凉席,枕头是老式的圆枕头。土炕很大,我可以滚着睡。这个季节,山村的夜晚很凉爽,需要用粗布盖一床薄薄的被子,不像现在的被子那么花哨。感受黎明时用山泉水洗脸。村子里没有自来水,有一口井,水是从地面手动压上来的,来自甜丝丝。奶奶忙了好久,因为那天我要回保定,要给我做好吃的喝的。

吃喝完,回归。多么愿意去!除了舍不得红烧,我奶奶靠在墙上看着我旅行……

这个身影在几年前的一个夏夜消失了,永远消失了。但当我回望画面时,依然是夕阳染红了群山,外婆坐在灶台旁添柴做饭。依然是外婆靠在墙上看着我远行的身影。

我想念她。今晚,在梦里,会有吗?

奶奶的“秘密”

正文/冯建英

我在外婆家长大。

奶奶心地善良,说话慢热,从来没见她脸红过。

奶奶说,女孩子家,要懂礼数。感觉外婆很挑剔,很烦。

论盘腿功夫,奶奶绝对一流。经常,她会在炕上坐半天。当然我也没有闲着,手里飞针,针线活永远是围坐的女人中最出彩的。冬天的寒冷,帮不上土炕上的温暖。女人叽叽喳喳,说东说西,事情紧急的时候奶奶才能发出声音:说媳妇的是婆婆,说婆婆的是媳妇。心情再激动,也会在奶奶的低语中变得柔和。难怪奶奶和两个修女相处得这么好。我相信奶奶也有自己的秘密。

那一天,我和我的好二丫好不自在,跑到奶奶那里哭。奶奶先问为什么,我说二丫偷了我放在书包里的糖果。奶奶说二丫没吃过糖,因为想知道是什么味道。按照奶奶的建议,我把糖果给了二丫一半,二丫甜甜地笑了。

40多年后,我也成了奶奶。孙女“很会护食”。我拿起一块饼干给了我的家人。孙女也是这样,咯咯笑起来。

祖母的印记

文本/更正

奶奶心地善良,能说会道,在小村”有“西施的美誉。美中不足,包在一双脚上。奶奶通情达理,一双小脚,一张三寸不烂之舌,是有名的业余民事调解员,因为邻里不和睦,夫妻不和睦,孩子不孝。她善良大方,凡是死于喜事或父母生病的人,她奶奶都会陪在身边。她善解人意,威望与日俱增。她成了村里的“领导”人物。谁有急事,有困难,就爱找奶奶商量。奶奶爱干净,也不说什么。连墙和墙角都像狗在舔。没事的时候,奶奶常常盘腿坐在炕上,面前是村后土窑做的烟。旱烟管从没离开过她的嘴,烟雾缭绕,像是蓬莱仙境。

奶奶不在乎大事,不在乎小事,做事毫不妥协。她去南山的石头——。四只獐子性格各异,老大听话,老二慢吞吞,老三圆滑,老四强势,但都很佩服奶奶。奶奶恩威并重,一碗水平了,儿子结婚,就分出去了。老年人有四个原因:碰锅里的勺子是必然的;分了眼不见为净,距离产生美;第三,难以调整;第四,他们不吃大锅饭,都是有压力的,可以独立。老年人的文化不多,总结的是实践的理论。

虽然奶奶是一家之主,但她对爷爷很听话。爷爷作为医生,喜欢喝两杯,量不大,但是习惯喝到这样的状态,好像是醉了但是没醉。他眯着眼,坐在诊所的三号抽水桌前,左手端着盘子,右手拿着筷子,边敲边唱。“马大宝喝醉了”,“他离开去喝他妈妈的那碗酒”,“。唱着唱着,喝完酒,他们就大声打呼噜。爷爷终于在床上偏瘫了。三年多来,奶奶挖屎挖尿,照顾得很好。

姥姥家就在十路路口,是村里比较繁华的区域。第一个月一次,这里就热闹了。那些踩着高跷,跑干船,卖爆米花,卖泥老虎,摇猴子,踢两脚,快速滴答的人。最让人垂涎的是村西老赵头炒的花生,牙香一毛钱一个茶碗。

下雪天,除了堆雪人打雪仗,还唱奶奶教的打油诗《唱雪》“江山一般,井口有个洞,黑狗白,白狗肿”。

姥姥家离我们学校很近,但是也就几百米远,我就算是业余时间也可以去姥姥家搬干粮。俗话说,“老太太爱她的侄子”,“老母鸡”,侄女的侄子,在她奶奶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只要有好吃的,她都会毫无保留的给我们。

外婆家很有文化。爷爷的书法对联“传世已久,诗书传世已久”贴在门上。门的右侧挂着一张木牌,上面写着“光荣家族”用黄色大字,红色背景。这是因为四叔参军了,一个兵让全家光荣!我记得那时候,过完年前后,民兵连长带领一堆人,敲锣打鼓,送十斤猪肉,挂鞭炮,支援部队。这时,奶奶胸前戴着大大的红花,笑得很灿烂,真的很美。影壁前,是一簇簇细细的竹树。“出土之前先有个结,去凌云也是无心之举。”是奶奶仙风道骨的写照。可想而知,40年前的北方,在一个小农舍里,3月9日的寒冷中有一点点绿色,红色的“傅”在竹层中若隐若现。多么意境啊!多年以后,我去了潍坊的“石湖花园”,读了郑板桥的诗和题咏竹子的诗句,使我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奶奶对树情有独钟,深信“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和“家里有梧桐树,吸引凤凰来”。因为“刘”与奶奶姓刘谐音,所以很爱村南的百年老柳。她不止一次告诉家人,她是看着这棵树长大的。她希望我们保护这棵树,并下定决心要比柳树年轻。但是,我倔强的奶奶没能从树上活下来,97岁去世。

童年和夏天的奶奶

正文/江波

小时候最喜欢夏天,因为夏天奶奶照顾的很好,也很爱我。炎热难忍的夏天,因为奶奶的关心和爱护,变得凉爽难忘。

小时候跟着奶奶几年。奶奶个子很高,一双小眼睛经常眯着,说话很慢很温柔,表现出善良和亲切。夏天的清晨,外婆早早起床,喂鸡喂狗收拾家务,打理花草。看着茉莉、君子兰、紫竹等奶奶浇灌的花草,觉得人生如鲜花一般美丽灿烂。勤劳的老奶奶还做了一个小菜园,里面有长长的丝瓜、红色的西红柿、紫色的茄子和串串的豆子,摆满了我们的餐桌。

奶奶在村里名声很好,因为她与世无争。然而有一次,一个有点刁钻的邻居就说他家的鸡在我家下了蛋,听到鸡叫。鸡舍里的一个热鸡蛋,明明是我家母鸡刚下的红色皮蛋。我把鸡舍堵死了,不肯让开,奶奶却一言不发,没有任何解释就把鸡蛋给了邻居。要知道,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鸡蛋更珍贵。看到鸡蛋被拿走了,我咧嘴笑着哭了。我一直在抱怨我奶奶。他太欺负人了。他为什么不讲道理?为什么不大吵一架?毕竟我们是讲道理的。奶奶淡淡地说,事实就是事实,公道自在人心。果然,不到一个小时,邻居就带着歉意来了,道歉,说他家的鸡刚下蛋,是我们误会了。道歉后,邻居不仅还了鸡蛋,还带了很多糖果。从那以后,我们两个家庭的关系变得更加和谐。外婆隐忍的处事方式给了我很大的启示。长大了,遇到委屈,被人误解委屈,我都会泰然处之。没有证据,我就争一时,大吵大闹。不如冷静思考,争取最好的处理方式。

当然,以上只是童年的不和谐音符。更多时候,童年的夏天是安静而悠闲的。夏天的中午,蝉在拼命地叫,外婆不停地用汗水给我扇风。一碗解渴的绿豆汤,或者一个绿色的大西瓜,或者几根绿色的黄瓜,或者一碗非常清凉的凉面,我奶奶尽最大努力诱惑我的食欲,让美味赶走火辣的烦躁和不安。

一个下午悠闲的睡了一觉,热量渐渐散去,一点点凉意的傍晚,就是一天中最美的时光。奶奶会带我出去乘凉,和人聊天。奶奶有时会给我钱买冰棒来满足我的渴望。有时候听到卖豆腐的砰的一声,奶奶就叫我买豆腐,手里拿着一个大瓷碗,我就蹦蹦跳跳,大吼大叫的出了家门。有时候,我和一些孩子拿着一把大扫帚,扔一只蜻蜓。大眼睛的蜻蜓非常漂亮。抓到之后,奶奶会把它放在屋里抓蚊子。奶奶说蜻蜓是益虫,第二天就放了。晚饭前,奶奶会在院子里洒水降温,放在餐桌上。月见草飘来浓烈的花香和凉风,让晚餐很舒服。奶奶带着我和一群孩子,拿着手电筒,在村里的榆树上抓蝉。腌制后,桌上摆着一道香喷喷、香脆可口的菜肴。

在一个漫长而宁静的夏夜,院子里搭起了一张小床,看着星星在夜空中闪烁。奶奶摇着扇子给我讲牛郎织女的故事。那是一个美好的夜晚,安静而迷人。不知不觉听完故事就睡着了,奶奶轻轻的把我抱进屋……

童年的夏天,在爱我的外婆的陪伴下,变得多姿多彩,其乐无穷。一个慈母,永远是我心中最美的画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