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 ,本文作家: 廖天元

  • A+
所属分类:百家杂谈

入冬后,天气一天比一天冷。随着一阵冷雨,许多人迅速穿上长裤,把自己裹了起来。

二十多年前,冬天似乎异常寒冷。立冬一过,我们就赶紧找塑料油纸盖窗户。虽然光线变暗了,但风总是减弱了。对于我们这些晚上住教室的人来说,基本属于“洞天福地”。

那时候家里穷,一群14、15岁的孩子不愿意在镇上租房,或者租房,不想来回奔波耽误学习时间。上完晚自习,他们把后排的桌子放在一起,一个人拿了一床被子,十几个人头对头脚挨在一起,在周围不断的呼噜声中期待着未知而朦胧的未来。

我和几个“旧手表”住在教室里。田老彪很帅,数学很好。很多女生喜欢在没什么问题的时候找他咨询;周老彪爱笑,两个酒窝现在还很迷人。还有一个阶级叫洪兴,资本家,辈分两代,但都叫阶级。还有几个,但是我不记得他们的名字了。

几个老同学爱学习。尤其是晚上学习完,点着煤油灯,还要写作计算到深夜。那时候我还小,不懂事。看到他们努力,就不敢和自己玩了。因为根本没人陪你玩,你一个人睡不着。

真不知道当时的孩子为什么这么努力。书有自己“颜如玉”和“金屋”的道理你真的懂吗?不一定!当时在农村,考试是很多人改变命运的必经之路,尤其是彻头彻尾的农村孩子,他们把所有的希望都赌在了升学上。所以每天争分夺秒,努力学习是很正常的。

一天晚上,过了十二点,几个男生昏昏欲睡,打着哈欠,但是在教室里学习的女生依然无动于衷,没有离开的迹象。男生又不好意思睡了,咳嗽几声也不会引起女生的反应。不知不觉,已经太晚了。几个班级成员互相眨眼。女生出去上厕所的时候,赶紧堵上教室门,吹灭煤油灯,翻到了桌子上。

“咚咚”,门外响起一个女孩的敲门声,没有人应门。然后,女孩哭了,但是没有人回答。女生在外面喊:“你不开门,明天好好看看!”全班还是不说话,让他们在外面折腾。

第二天发生的故事现在都历历在目。英语老师到教室后,随机检查我们住在教室里的英语作业,并对未完成的作业进行了大量的点评。和几个同学成绩都不错,除了那个红同学好像没说完,被英语老师训斥站了一节课。我们静静地回头看着他,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狞笑。

还是那个老头,晚上睡觉的时候有个搞笑的故事。不知道谁把煤油灯绊倒了,煤油滴在他头上。一大早,满满的油气。他躺在水龙头下,用冷水洗了很久,还是有一股浓浓的味道。然后,我干脆跑到理发店,让理发师把扑克摇一摇,让他的头发稍微卷一卷,然后带着帽子来上课。

令人惊讶的是,很多年后,我在南郡的大街上遇到了我们的英语老师。我跑上前跟她打招呼,她居然脱口叫我刘主任。当她发现错把我当成了别人,突然转身离去,只留下我——。时间改变了我,包括我的长相,让那么爱我的老师都认不出我了。

很多年后,无知的少年到了中年。我和同学有的是当老师学的,有的上了大学,在不同的行业逐渐取得了不一样的成绩。有的成为医生、老师,有的成为领导,有的创业。……素材也很丰富,但是那段时间在教室里的回忆还是那么清晰美好,一点也不觉得悲伤或者悲壮。时间过去了,我们还是一样!

很多时候,我在想,如果我没有遇到他们,或者遇到另一群人,我和我们还能有这样的礼物吗?

难说!我只能感叹那个地方当时的运气!真想大声说出来,好温暖,立冬后的年轻岁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