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乡的河流 、撰稿: 李建臣

  • A+
所属分类:百家杂谈

童年最难忘的记忆是家乡的那条河。

发源于辽宁省清远县,流入松花江。

叫辉发河。

辉发河从源头流出后,遇到一条支流。这条支流是吉林省的梅河。两河交汇处周围,人们世世代代辛勤劳作,繁衍生息,这个地方被亲切地称为梅河口。

这是我的家乡,我生命的摇篮。

最早的记忆是跟着妈妈在河边洗衣服。我的任务是把妈妈洗过的衣服挂在石头砌成的坝坡上。

长大后,这条河将成为朋友们玩耍的天堂。那时候物质极度匮乏,孩子们能追的只有青山绿水,青蛙鱼虾泥鳅,蜻蜓纸鸢,在大自然的怀抱中编织着五彩缤纷的童年。

夏天,每个人都喜欢在河里玩耍。有时候鱼浅,有时候龙出海,你追我,经常流连忘返,照顾不了父母的训斥和老师的警告。至于蚊虫叮咬,比较常见。

冬天,除了堆雪人和打雪仗,孩子们更喜欢在无尽的冰上滑行或支撑一辆冰车。一般选择有坡度的冰面滑移,会从上到下滑移很久。有些人会在雪橇上滑下来。但是这些游戏经常被溜冰者看不起。冰车是东北儿童特有的自制玩具,也叫独腿驴。它结构简单,易于驱动。蹲在上面,穿行在白色的世界里,如果脱下兔子,就能感受到舒适和无限。只是我在冰车上蹲久了,腿也吃不消了。孩子,不管那些,有时候玩得很尽兴,一口气花了十几公里。在零下20-30摄氏度的温度下,手脚经常因寒冷而干裂。如果要缓解冻伤,必须再用雪蹭一遍,罪大恶极。但是当我们再次见面玩耍时,我们忘记了我们所有的罪恶。

当年的梅河桥是一座木桥,破旧不堪,桥板之间也没有小缝隙。透过缺口,可以看到桥下奔腾的河水,令人望而生畏。记得有一年水位上涨,河水差点溢出桥面。过桥时,人们走在栏杆上,踮着脚走来走去。这一幕让我印象深刻,几十年来经常出现在我的梦里。桥的南边是农村,北边叫城市。“城市”这个名字困扰了我很多年,却始终没有找到“城市”在哪里。其实所谓城市,就是最早的梅河口村变成了梅河口镇。一条河流把城市和农村分开。

记忆最深的是有一次朋友一起去游泳。我不会游泳,所以我站在岸边看着。却被一个不懂深浅的淘气鬼从后面踢下来。我在河里扑腾了好一会儿,喝了很多水。幸好他们发现情况不好,及时把我拉上岸。这件事让我心有余悸。

其实真正的恐惧不是在水里挣扎的那一刻,而是事后的回味。静静的想一想,原来人的生命是那么脆弱,那么偶然,只停留一瞬间。更可怕也更难理解的是,有时候我们处在留下或者留下的边缘,却依然不自知。这种变化和无常,不可能是尴尬和恐怖的!古人云,最好的是水,世界上最柔软的是水。但是当它吞噬生命的时候,它就变成了野兽,它的柔软消失了。善与恶是可以改变的,但是在一瞬间。

故乡是一种奇妙的情结。我常常在想,人为什么会有“呼玛依北风渡燕窝南枝”的情绪,为什么会有现在“的心情,接近我的村庄,遇见人,我一个问题都不敢问”,为什么会有“他知道今晚的露珠会是霜,家里的月光要亮多少!/[/K13。这是因为当我们第一次睁开好奇的眼睛去认识、理解和领悟这个世界的时候,是我们的家乡给了我们营养、欢乐、希望和信念。它开启了我们人生旅程的起点,确立了人生价值的路线。它把我们的温柔紧紧地包裹在它温暖的怀抱里;把我们的根永远刻在故土的历史上。它把沉重的文化情怀嵌入我们的基因中,让我们无论身在何处,都无法抹去烙在灵魂深处的故土印记;它把对孩子的大爱融化在我们的血液里,让我们走遍天下,也逃不出闯入梦境的金色过年。尤其是当我们徘徊了半辈子,浪费了时间,经历了世间的悲欢离合,带着说不出的痛苦和疲惫寻找精神慰藉和精神港湾的时候,不禁想起了无忧无虑的日子,想起了不知忧愁滋味的日子,不禁想起了滋养家园,给我们力量的生命庄园。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的家乡才成为我们奋斗的动力,成为我们情感的支撑,成为我们信仰的支撑。这一刻本应永远持续下去,被她滚烫的泪水从梦中唤醒。

虽然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生活的根永远在家乡。这些年来,我去过塞纳河、莱茵河、多瑙河和哈德逊河。但最让我魂牵梦萦的是家乡的曲流河。河水不大,却养育了千千成千上万优秀的梅河儿女;水不深,却孕育出郑培民这样一个巍峨的柱子,一个一生为人民服务,手干净的好公仆。

每一次久别重逢走近家乡的小河,耳边都像是王先生那令人心碎的旋律:家乡的小河/多少次你流过我的梦……我的眼睛会湿润,我的思绪会随着潺潺的河水飘向远方,飘向天空。

什么是河流?河是一首温暖的诗,一首深情的歌,一曲浓烈的酒,一曲跌宕起伏的壮丽交响曲。面对无边无际的滚滚流水,哲学家们说,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思想家说死人就是这样,不舍昼夜;科学家说,水是生命之源;作家说,悼念我的一生,是为了赞叹长江的无限……

其实人生不是一条河。有急流,温柔,激越,急流。久而久之,你再也回不来了,你会毫不犹豫的被带走。

但是物质世界再丰富也会消失,再华丽也会腐烂。只有爱,只有精神财富,才会流进人类文明的悠久历史,在汹涌的浪潮中闪现,在天地之间流动。

听,地平线上袅袅的歌声,是生命跳跃的音符,是远方的流浪者在呼唤——

“我想念/家乡的河流/河边唱着歌的水磨/哦,妈妈/如果有浪花冲你微笑/那是我/那是我/那是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