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秋天 ,创作: 江北乔木

  • A+
所属分类:古风古韵

秋天,我总是想象自己,这让我想起了童年的秋天。如果想回归,但又想写出来,真的要坐下来沉思,好好回味。那么,童年的秋天是什么样子的呢?请用我的笔触感受一下。

小时候和秋天,老家老龙湾、老绿崖、老木湾、长岭坡、巴鲁亚的果园里的苹果都熟了。当时的苹果虽然种类不多,但在贫穷的稀有中显得格外耀眼。黄灿灿里,黄金帅,红香蕉红,绿香蕉绿,小的国光。每年秋天,树枝上挂着红的、黄灿灿的、绿的水果,有的三五成群,有的七大八小,一朵朵,一朵朵,就像一串大糖葫芦。当时就有这么一句顺口溜:“苹果遍地,每棵树都长满了树枝。走路不注意,小心撞到头。”红苹果映出大姑娘和小老婆的脸;甜美清脆的金色帅气勾起了小男孩的渴望。在没有水果的秋天,每个人都喜欢它。

秋天是水果收获的季节。几个果园的苹果好像讨论过。熟了就一起熟了。等它们熟了,有几个麻烦让老人看到苹果,却照顾不了另一个。有反映:“苹果熟了就摘,不然天天掉。”但是五个果园的苹果都熟了,都摘了。只靠林业队50个人,女人摘,男人推,十天半都摘不完。他们担心林业队长像热锅上的蚂蚁。没办法的话,找大队长还回去,大队长找校长,合适。这还没完。学校要求五年级以上的学生临时放假两天,帮助林业队摘苹果。每人挑两筐,去长岭坡和老麓崖摘苹果。满足的条件是:不允许带。学生们听到“和ate ”这几个字,差点跳起来。幸好被课桌挡住了。即使这样的事情没有动员就动员起来,他们也很快回家找杆子和篮子,每个班自动在北大道上排起一个长长的“搬运队”,向苹果园进发。

我第一次进果园时,从未见过这么多苹果。这一次,真是大开眼界。老师还没说完,他们中的一些人就放下包袱,提着篮子,像猴子一样爬到树上“唰”,学生们在他的笑声中散去。男同学在树上捡,女同学在树下捡。不一会儿,他们拿起两个篮子。先挑那些,先走,或者自动排队。一个接一个摘苹果的学生,就像当年的小贩,瑟瑟发抖;一群群背担子的学生就像“农业大寨”电影“背担子”。这四五百人,一边挑着担子,一边有说有笑,从山根往坡上走,从坡上往村里走。

很多手都下了很大的功夫,这两个果园的苹果一个接一个,不到两天就摘了又摘,苹果全部收割吃掉。课间休息时,男女同学都挑了一个好吃的苹果。男同学放开肚皮,女同学就没那么矜持了。“ Yum,Yum ”吃吧。过了一会男同学喊:“吃吧!”女同学不好意思说笑。他们大多数人吃了六个大苹果,少数人吃了两三个。这“苹果宴”足以看出过去和现在的差距。那年秋天选苹果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记,因为它们特别,所以珍贵。

小时候坡上风景太多,到处都是风景,就像今天某个地方的导游说的:一个场景一个场景。就你所见,有秋舞。秋作物长得特别清楚,老远就知道哪个是高大的玉米,哪个是莫言写的名贵的红高粱,哪个是一垄红薯,哪个是矮花生。花从上坡蔓延到下坡,玉米形成绿色的窗帘。不说别的,姑且说我所在的第二个制作组是割长沟,庙山,十里子,或者风选棕榈,头岩洞,庄子江口。那是一块绿色的纱布,还是车厂沟水库东北角的那株婀娜多姿的红高粱?你指的是刨红薯,打干红薯刮胡子,还是掰玉米刨玉米梗?当时一个制作队就是一片天空,男男女女的劳动分布在收割的田地里,这里一组,那里一组,一簇,就像仙女撒花一样。收了,分了,收庄稼的看风景,分东西的也看风景。

秋日,路上行人成群,坡上人来人往,都是秋高气爽,似乎秋高气爽。

花生田里,刨花一颗一颗生下来,大的飞起来,前涨后落,一颗白花生露在地上;摘花生的人紧随其后,来回移动屁股,抖抖灰尘,往前走。

玉米田里,前面有妇女儿童,一手提着篮子,一手掰着玉米。“啪嗒”啪嗒的玉米声在玉米地里交替响起。紧随其后的是种植玉米秸秆的男工。为了开架,开了一定距离,玉米秆一个接一个的掉下来,铺了一层绿色或者金色的地板。

在红薯地里,想当年刨红薯真的像现在刨产妇。看红薯卷须,把握切入点,保证母子俩一下去就安全。

那时候庄稼是白天刨的,堆在地中间。晚上分庄稼,或者每当庄稼被刨平堆起来就分庄稼。印象最深的是刨红薯,分红薯,晒红薯。最多到了晚上,红薯被刨平堆得像地中间的小山一样的时候,就开始抽签排号,然后用大筐抬到地磅上称重,一户的红薯倒过来放到手推车或者地上。每个家庭都开始摆好自己的家庭或者亲近的人,在附近的石皮上占了空间,推着一大车一大车的红薯过去,然后切开,养好,摆一摆,很快就把地瓜干装满了石皮。这还没完,但是我怕红薯不做,遇到雨天,半夜跳到坡上。我记得半夜被我妈吵醒过几次:“下雨了。赶紧起来捡红薯。”我睡眼惺忪地跟着母亲来到巴鲁悬崖。路上遇到一个个提着灯笼赶着去捡红薯干的。当时我篡改了一个成语:晚上很安静。

秋夜,浪漫的夜行。那时候刨好的庄稼不能放在斜坡上,再晚也得分,再远也得推或者扛回家。花生、红薯之类的都种在生产队里,在千里之外的石切、麻线切。种庄稼的时候往往很晚,点完灯就是晚上八九点。我父亲是一名会计,他不能离开庄稼。我跟了他很多个晚上,感受了夜行的滋味,确定他会一个个回家。就像西游记唱的:“你挑担子,我牵马……”这个是:你挑担子,我牵牛,他推磅,他提灯笼。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有说有笑地冲回家。从远处看,晃晃悠悠的灯笼像“皮革炼金术”,从近处看,像“闯关东”。那天晚上摇摇晃晃的灯笼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秋夜,家家灯火通明。当时没有电。大多数人点着灯笼和煤油灯。条件好一点的,他们点乙炔灯,点灯座,剥玉米,扔花生。一家人围坐在院子里,一边剥玉米扔花生,一边说笑,在小农舍里荡漾,打破寂静的夜空。掉落的花生“啪啪”跳到桶上“咯噔”锅上的布轰隆隆。听起来像是在放音乐,农家院里播放着乡村秋天的合唱。

小时候在几个生产队的田地附近有一片柿子林。秋天柿子红了,有一两棵树就够了,几十棵柿子树真的会让人眼花缭乱。他们一眼看不到边,眼珠子疼。柿子树上,红色的柿子像小灯笼一样挂在树枝上,比举行盛大的活动宴会更有戏剧性。它经常吸引孩子们在柿子树下奔跑。有人看的时候就假装低头从草窝里捡柿子。没有人的时候,他们就躲在暗处,把石头、瓦片、泥土扔在柿子树上。“ ”柿子掉落的声音会在地下响起,孩子们会争先恐后的往柿子掉落的方向跑。有时候,他们跑着抓着头,就会笑着笑着从旁边走过。有时候跑到前面会看到柿子掉下来会骂“他妈”

有的敢爬柿子树摘柿子。当他们看到树上有很多红色的柿子时,有些人会说:“看,树上有很多红色的泡泡。”小时候我们把红柿子叫做:红泡泡。当时农村没有电灯泡,不知道是从什么开始的。一听到红泡就红了眼。有的人站在细细的树枝上为了摘红色的泡泡,树枝摇来摇去。树下的人不敢看他们,但他们不怕自己。有的光顾着在树上摘柿子,却不想下来。他们被困在树上,无法下来。看柿子的老人再也爬不上树了。就这样,老的和年轻的,树和树僵持了很久,最后不知道会如何收场。

柿子树上展示着红色的秋天杰作,说明这个秋天从来没有白来过,柿子树下有很多故事。

童年的秋天,我听到了很多牛、马、驴的声音。秋天,牛和马的叫声不同。黄昏回来的老牛发出一声长长的“哞”的歌声,让性驴发出一声惊艳的叫声“ ”,但不时有几匹马发出一声惊艳的叫声“

童年的秋天有很多故事,要用钝笔写几天几夜。我写这个,只是想回忆一下我的童年和秋天的生活,不要让那些秋天的日子白白过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