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冷空寂 ,写作者: 牧星

  • A+
所属分类:生活随笔

人类因为缺乏想象力,所以借鸟之翼,借天之光。鬼金的创作源于生活,他真正的感性、渲染力、建构力都是在拉词句,是他每一部作品的质感和力量。《驶往拜占庭》讲述了“我”与霍利和文殊的情感纠葛和传奇历程,从而凸显了人性之光。鬼金剑一反常态的偏了一下,似乎很平静,很随意。其实还有一个静水流深的谜团,纠缠了几个年轻人的命运,给了他们精神上的皈依。《驶往拜占庭》中的人物刻画得惟妙惟肖,跌宕起伏,故事情节充满神秘色彩,令人惊叹和惊喜。一个穷困潦倒的年轻人碰巧遇到了两个不同的女人。一个是精神残疾,一个是身体缺陷;一个是灵魂不在了,一个是精神饱满,情感交织,生命的咏叹调已经演出来了。小说不仅展示了各种人物创造命运奇迹的故事,而且让读者从另一个角度了解了各种生物面对诱惑和忠诚、利益和坚持、放弃和选择,这是灵魂之间的赌注,也是彼此生命之间的较量。

说到讲故事,鬼金总是好一点。一支奇葩的笔,一双细心观察的眼睛,或许还有一点犬儒主义,一点逃避主义,一点想象力,总会给读者一场惊艳“的精神盛宴”。他的创作总是独一无二的,这让他很难在阅读中放下。这是一个浮躁、急功近利的时代,谁也不困。我们不会强迫自己喜欢的作家脱离外界。相反,越接近现实,越有可能写出好作品。

在反思中前进,在坚持中创新。写作是否应该揭示存在对每个作家来说都是一个严峻的挑战,世界和生活都呈现在这个领域。展开的东西不是被一个概念感动,而是被文字本身感动。巴尔扎克说,文学的真实性和典型性要求相当高,内涵十分深刻,闪耀着唯物主义和辩证法的光辉。这就要求作家具有敏锐的社会学感性,以及高超的社会观察力和敏锐的视野。

王安忆说:“小说不是现实,而是个人的灵魂世界。这个世界有另一个规律、原则、起源和归宿,但构建灵魂世界的物质才是我们赖以生存的现实世界。”航行到拜占庭会吸引越来越多的读者去阅读、批判和重构,因为小说的定义总是开放给新的理解和解读。不管时代的表面充满了什么,一个真正的作家总是愿意去切割它的肌理,让我们看到它的每一寸。也许这就是写作超越其自身意义的表现。心是属于它的,它不再冰冷。金贵创作的故事是虚冷的,让读者在沉默中拒绝反思,但他的文字是温暖的。毕竟最后的结局是找到一个精神天堂来安慰受伤的心灵。

所谓的空虚、孤独、冷漠,都是懒惰、堕落造成的。最冷的是人心,最冷的是人性。如果说温情书写是对人性的分析,那么它清晰地刻画了人物的喜怒哀乐,通过心理变化和语言表达了人物形象。小说《航行到拜占庭》把人性的空虚和空虚表现得淋漓尽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