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和鸟类 ,创作者: 古滕客

  • A+
所属分类:百家杂谈

小鸟,轻巧灵动,味道清新,普通,变化多端,有趣。鸟最适合作诗作画,衬托文人雅士,所以备受青睐,与古代文人结下了无数不解之缘。

在文人中,隐居深山的林和靖最喜爱鸟类。他一生未娶,只有何梅陪伴,后人戏称“美七合子”。沈括的《孟茜碧潭》里说,“经常坐小船游泳,逛西湖寺庙。当一个客人来到纪家时,一个小伙子出去应门,耽搁客人坐下,并为纵鹤打开笼子。很长一段时间,我会坐船回来。盖尝以鹤飞为考也。”鹤叫主人回家,不仅是新鲜事,也足以表现主人对鸟的喜爱。

李白也爱鸟。当然,以他洒脱的魄力,绝对不会像林步那样痴迷。游览黄山时,李白看到一户人家养了两只银雉,非常喜爱。他写了一首诗说“请用双白玉买你的双白鹇”。当然,就像他不会真的拿出“五花马”、“千金毛”换酒一样,诗中的“双白玉”从来没有拿出来过,他只是

李白不是第一个给鸟换词的人。这样的事情早在晋朝就做了。李白的诗里有一句话:“殷珊道士若相见,应为白鹅写黄庭景”,引自殷珊道士王羲之为白鹅写黄庭景的典故。王羲之爱鹅。除了黄庭景换鹅的故事,据说他还从鹅引天的姿态中得到了很多书法启示。可惜王羲之缺乏诗才。不然,“屈”这么好的句子怎么可能是几百年后一个叫罗的孩子唱出来的?

在爱鸟的文人中,陶渊明是最护鸟的。以“恋菊”著称的陶渊明,对鸟也情有独钟。这位不为五斗米折腰的田园诗人,深深体会到,鸟也应该有地方住。所以陶渊明亲自在房子前后植树,把鸟变成自己的“邻居”。陶渊明还写过一首五言律诗:“夏梦草木皆生,屋旁树木济贫。小鸟有养很开心,我也爱我家。”就是说只要和鸟做朋友,就可以拥有一个“花花草草和阴影永远围绕在你身边的美好环境,鸟经常在你耳边听到东西”。

苏轼也是保护鸟类的典范。苏从小因母亲的教导而喜爱鸟类。苏沐诚贤惠善良。她经常对孩子说:“花在树上就生,离开树枝就死;鸟儿在森林里是快乐的,而那些从森林里流浪的人是悲伤的。”有一年,苏父子南下四川,回到北京,绕着川江航行。福州的一位老朋友送给苏东坡一只著名的山湖鸟。那只稀有的鸟有红色的下巴和蓝色的乳房,眼睛闪闪发光,美极了。东坡放不下。想留下来,怕它从人群中哀恸;如果你想释放它,但又怕它落入恶鸟之口,那就叹一口气给它:“整天锁着旁白笼,以后好好珍惜崔嵘。所以,窝里全是爱,老鹰也能包容!”爱鸟之心在页面。最后,我把可爱的小鸟放回了森林。

除了苏轼,类似的诗句在别人的诗里也经常见到。白居易写“谁说一个群体的生命是渺小的,平均的血肉是普通的皮肤。劝你不要用树枝打鸟,儿子会看着窝里的妈妈”。欧阳修也在一首关于画眉鸟的诗中写道:“百转千声随心所欲,山花红紫树高高低低。这才明白:听到那只锁在金笼中的画眉的叫声,远不如林中悠悠的的歌声。”文人的心目中,有鸟,清晨黄昏,可以“听一声唧唧”;一边品茶,一边闲坐,可以看到树叶底下的鸟儿“扬起绿色,忽来忽去,看的东西太多”。这样的快乐哪里比得上笼子和鸟?

爱鸟护鸟,足以显示这些文人雅士的品味。但是,儒雅只是文人的一个方面。文人除了优雅,脾气也不好,需要骂人。当然很少自称文人的人会像鲁那样骂人“鸟人”,但也有人努力“鸟人”。所以有很多学者借鸟来抒发自己的感情。

“那里花瓣已落尽如泪,孤独的鸟儿唱出哀思”,诉说着对国家毁灭的仇恨。“百山无鸟,千路无脚印”,说的是茫茫空虚的孤独。“鸟儿围着树飞,尖叫着活着”,这是迫害中的焦虑。“所有的鸟都飞得很高,但孤独的云独自去休闲”是它们失意时的忧郁。“拍拍手嘲笑沙鸥,悲痛欲绝”充满无奈的自嘲。“大鹏一天带风上九万里。”这本书最适合年轻人。

爱情或者讽刺,关于鸟的话几乎遍布文人故事的每一页。千百年来,似乎只有鸟才是最适合文人理想的:轻灵,高飞,高飞,高山大海挡不住。现实中人飞不起来的时候,学者自然会想到鸟:让理想像鹰一样翱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