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如水 、写文: 王建波

  • A+
所属分类:古风古韵

小时候,我喜欢玩水。下雨天没等下雨就跑出去,和水打了起来“ ”。

经常因为玩水,衣服变得泥泞。结果父母打骂。好伤疤忘了痛,等再遇到雨天,哪还管什么最后一课,又屁颠屁颠地跑出去逍遥了。然后他被打,哭了一次又一次。

在我的记忆里,我小学的时候被玩水吓坏了。那年夏天中午放学回家,我趁爸妈午睡偷偷溜出家门。认识了几个同村的朋友,跑到我家附近的一个土坝里玩水。这个土坝面积小。堤坝是一个倾斜的斜坡。大坝平时没有水,只有几棵枯黄瘦弱,脖子歪的树。就在前几天,下雨了,大坝里积了一点水。水不深,几乎到了我们的膝盖。到了大坝,我们看着大坝里清澈的水,兴奋地跳着舞,迅速脱下短袖短裤,扔到一边冲下大坝,扑通一声跳进水里,边喊边挥手,肆意拍打水面,在水中发出声响。

青玲玲的水突然被我们的小混世魔王弄浑浊了。水战,猛攻,游泳,玩乐。其实说到游泳,我们谁都做不到。大家都在装模作样的游泳,手放在水下,腿抬着飘,脚当鱼尾来回拍打水面,造成水花四溅。那样游泳,现在想想都觉得好笑。

正当我们得意忘形时,突然听到有人在大坝上沙哑地尖叫,沉重的脚步声向我们袭来。我们吓了一跳,以为人贩子来了。大家都慌了,再也不敢肆无忌惮的玩下去了。他们吓得腿都软了,胆小就哭。他们光着身子从水里跑出来,跑到大坝上,胡乱拿着衣服鞋子,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光着脚跑回家。

刚跑了一会儿,一个小伙伴停下来指着我喊,渤子,是你爷爷,是你爷爷!回想起来,我没有。是我爷爷,不是人贩子。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面面相觑,笑了笑,就不跑了,好庆幸没遇到人贩子。我看到爷爷生气了,手里拿着一根三尺长的牡荆,吹胡子瞪眼怒视着我。我也没多想,也没在意刚才的劳累,就跑回家了,留下爷爷一系列断断续续的叫骂声。

我回家的动作惊醒了睡午觉的父母。他们看着我蓬头垢面,一丝不挂,满身污垢,气喘吁吁,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妈妈很好。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复杂的表情看着我。父亲二话没说,怒气冲冲地从炕上跳下来,把我推倒在他腿上,“啪啪”拍我裸体,让我又热又痛,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

这时,我爷爷回来了,看见我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怒气消了。他开始心疼我,把我从父亲的手里拉到他的怀里,抹着眼泪,安抚着。他在乎我不要紧,反而让我哭得更厉害,仿佛要哭上天。父亲见我如此不识抬举,瞪着我训斥我说,我再叫你不听话,你就再哭,给我试试。

有了步骤,就要顺势而为,然后就真的不堪设想了。我立刻不哭了,挣脱爷爷的怀抱,忐忑不安地沿着墙爬上炕,蜷缩在炕角。没多久我就真的困了,睡着了“呼呼”。

惊心动魄的旅程结束了。等我长大了,爸爸老了,再也不会那样打我了。我爷爷离开我十几年了,杂草已经覆盖了他的坟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