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植被 ,投稿: 静水冷荷

  • A+
所属分类:古风古韵

爸爸说,人活一辈子,草木必倒。当时我没有感觉到我话里的悲伤,只是充耳不闻,吹走了。

清明那天,朋友专程从几十里外赶来接我,开车送我下山。于是我带着脚病一瘸一拐的上山。

我手里的黄菊花还很香。天堂里的父母能听到我对他们说的话吗?阴天,是爸爸不高兴的脸吗?他不喜欢我哭,我的眼泪还在默默的捂着脸颊。

爸爸已经离开一年了,整整一年。我在天堂的母亲等了我父亲十八年。我妈应该高兴才对,但是我的心已经痛了整整一年了。

一年了,父亲养的柠檬树又长满了枝头,白花盛开。他们一定不知道主人已经离开他们一年了,那两个柠檬果实还挂在树枝上,默默的,仿佛满腹心事。无花果树枝繁叶茂,叶子无情绿,栀子花长高开花,两盆兰草发芽。父亲家只剩下一条金鱼,我一个人在鱼缸里,悠闲地游着。那些大大小小的金鱼都不见了。我哥说我爸的白京巴狗丢了,三条拴在铁笼子里的藏獒也卖了。

我知道,爸爸最喜欢的铜喙鸟,大病期间不吃不喝不叫。那天中午,爸爸看着笼子里的鸟振翅而死。那一刻,我瞥见了爸爸无助的眼神。那天晚上,爸爸也走了。

不知道能不能把人比作草木。爸爸一生都和植物在一起。他的一生,他在几亩稻田和玉米地之间劳作,他的一生,他在一个四季茂盛的花园里劳作,他的一生,他在一个承包的榛子园里劳作,他的一生,他在草木、鱼和昆虫之间劳作……

我记得,在最后一刻,爸爸瘦了,患了癌痛,但还是动摇了,失败了。爸爸说,别让他睡着了。他正以顽强的毅力与每一分钟作斗争。脸上的汗水,身上的湿衣服,让我心疼。我不忍心让这位74岁的老人再次痛苦,要求医生注射镇静剂。于是,爸爸睡着了,再也没有醒来。

我真的不想让人长生不老。此刻,我的朋友正在开心地用我爸爸的渔网拍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