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北秧歌 :发布: 贺晓林

  • A+
所属分类:美文赏析

陕北正月初一,要看最正宗的秧歌,就要在梁、崖或山沟里藏着的村子里找。在一排排美丽的洞穴窗户前,在连接每一户人家的土坡上,在农民们越来越宽的打谷场上,飘着白生生的云,蓝瓦的天。那一个个拿着羊肚巾,拿着黄灿灿的花伞,后面跟着一群群戴着红头巾的女人,拿着红彤彤的彩扇,欢快的敲锣打鼓。那双白底黑面的旧布鞋踩在脚下连绵不断的黄土上,落在鞋面上,染了腿肚。所有的人都闻到了陕北黄土地特有的香味。

陕北人憨厚,这片土地上的人充满了浓重的重鼻音,听起来有点生硬或者木讷。但只要敲锣打鼓,只要唢呐吹起来,只要跳秧歌,无论男女老少,都变成了另一个。他们很聪明,他们是天生的舞者,他们可以把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完全融入其中,兴奋的鼓声,快乐的唢呐,他们越是这样,

陕北人拧秧歌,称之为“ Nao ”秧歌。从一“ Nao ”就足以看出陕北秧歌确实与众不同。在黄土地上,在这个来世的沟壑里,每个村庄都有很多有才华的人。每一个村子里,都有打鼓的,会唢呐的,会用文字和嘴巴写字唱歌的伞头,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我更喜欢那些紧挨着伞头后面做秧歌的刺激的秧歌队。

一行人,老老少少,都痴迷于花伞,都是白出生的。头上裹着白色的毛巾,白色的裤子和袜子,脚上全是黑色的鞋面。女人们穿着华丽的衣服,化着妆,戴着花,要么穿着红色或绿色的衣服,要么拿着五颜六色的扇子跳舞,要么戴着长长的红色丝带。伞头唱了几句吉祥话才停下来,震耳欲聋的锣鼓敲起来,嘈杂的唢呐吹起来。一瞬间,秧歌的人们随着传统的鼓乐起舞,扭着腰肢,转动着花伞,带着五颜六色的扇子翩翩起舞。随着摇曳的花伞和舞动的彩扇,他们飘飘的装束“呼呼的,呼呼的”生出一股又一股欢快的旋风。跳秧歌的人兴高采烈,看秧歌的人兴高采烈,全村人因为秧歌而兴高采烈。远处的山岚,鼓乐的回声在碰撞,他们一起兴高采烈。

应该说陕北人的性格造就了陕北秧歌,是一种大摇大摆的风格。精力充沛的男人,体格健壮,夸张地扭着腰,晃着屁股。他们的腿和脚充满弹性。他们像巨石一样走下来,轻轻挑起,像蜻蜓一样。你看不到他的腿是怎么抬起来的,他的脚是怎么踩上去的,他是怎么踩在鼓上的,什么样的步子是错开的。他们都振作起来,快乐地摇头摆尾,花朵紧紧地旋转着,手臂快乐地摆动着。我不知道节目往哪里走,我需要一边扔手腕一边看,让体育场外正在看的几个女生狂跳不止。简直就是男神!有的悄悄脸红,有的偷偷低头,有的轻轻咬着红红嫩嫩的嘴唇。妖娆迷人的女人,姿态婀娜,轻飘飘地挥舞着自己的彩扇,时而轻盈地踱着步,时而随着色彩摇摆。伴随着激烈的鼓声,手中的彩扇变得更欢,脚步也变得更宽。好像整个四肢都需要大幅度扭动才能和撑伞的男人保持一致。腰部、臀部、修长的双腿都是肆无忌惮的野性,体态和容貌更是妩媚动人。只有这种游戏——充满魅力和神韵,才是陕北女性特有的爽朗精神。如果有人再向身边感兴趣的来世抛个媚眼,那么一瞬间,他们的内心会比这欢快的鼓点更快乐。

正是陕北秧歌的鼓点,让这群男女们势必陶醉在自我宣传中。他们唱着陕北的曲调,舞着黄土地的激情。后人引领女性,女性与男性穿插,时而相遇,时而分离。你在左边,他在右边,不断变换各种秧歌队形,他们纵情起舞,一种融人天地的欢乐。来到陕北,只要看到陕北的秧歌,就没有理由不被他们的狂欢和快乐所吸引和体验。辽阔的陕北,无尽的鼓乐,无尽的秧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