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膀上的山 ;来源网友: 用心随和

  • A+
所属分类:美文赏析

前几天台风就在眼前,下大雨。七夕过后,久违的日子终于放晴了。我拿着伞,我哥哥去阴凉处乘凉。

出了屋,在凉风中,一声利剑直刺耳膜,像热锅上的蚂蚁,厚得让人神经绷得紧紧的。我想马上回去,但是哥哥拉着我的手,发出了声音。离噪音地面越来越近,我颤抖着,被噪音打扰了。此刻,哥哥挣脱了我的手,跑了。他在不远处停下来,跳啊跳。我看起来很无助,我也无能为力。我只想快点带他回家,就一路小跑。我恍然大悟,原来是工地上倒水泥。雨停不久,大概他们也在赶凉风。平日里烈日炎炎的感觉一定让他们很难受。不密切注意是不可能有这样的天气的。

我一直对工地上的事情充耳不闻,吵吵闹闹,天热,倒水泥是常事。但是想到工人们为工业生产付出的痛苦,他们原谅了嘈杂的噪音,他们的耐心过去了。但是,这件事在哥哥眼里好像变了。他好像对灌水泥很感兴趣,全神贯注的看着表演“ ”。

哥哥很投入,我却很难受。朋友开车经过我身边,问“你在干什么?”我不知所措,没法回答“看着灌水泥”!我怕被别人笑掉大牙。我看着哥哥,对着朋友笑了笑,当作回答。朋友很体贴,笑了:“好了,继续看!如果我有什么,我就不在那里了!”朋友的车从我身边呼啸而过,我涨红了脸,急于找个坑钻。

朋友走的时候,我百感交集的看着哥哥。雨过不久,太阳来了,地表的水汽上去了,心里莫名发热地难受。这个小家伙后来怎么样了?他对浇注水泥感兴趣。我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

他的坚韧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我的目光转向弟弟的期望。两个捡水泥的大男人映入我的眼帘。走在最前面的大汉赤膊上阵,裤子高高地提着。你一看就知道他一直在做体力活。估计他做这个几年了,动作这么熟练。看他的脚步,多么轻盈,多么有弹性。我看不出挑选水泥有什么困难。他是老兵!

另一个大叔的工作姿势也不错。他嘴里叼着烟,穿着军装,很有格调!他的外套自然敞开,黑色的皮肤露在外面,湿漉漉的。不知道是雨水留下的水,还是工作留下的汗水。两人的步伐都是东拼西凑,有条不紊。一车水泥在他们的肩膀上摇晃,偶尔还会有一些洒出来。虽然上半身也在不停的用杆子抖,但是让我胆战心惊,好像要滑倒一样。但是他们已经熟能生巧的挑水泥了,不管上半身怎么抖,都会在下面找到一个支撑点。

看着精彩的一幕,我忍不住想为他们鼓掌。我的手掌就要拍了,但是停了。只见那个穿军装的大叔跑到一片树荫下,急着脱衣服。可能是因为天气热,他无法考虑烈日。太阳更健康,甚至安慰自己。很难有黏黏的感觉。我觉得他是想脱衣服好好工作……。然而他脱了衣服蹑手蹑脚,我的思绪被眼前的大叔带动。是害羞害怕被别人看到吗?立刻,一个穿着灰色t恤的女人出现了。她的身体看起来很瘦,但很强壮。她熟练的技术带来一壶水,小跑着来到这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大叔的老婆。女人走到树荫下,含情脉脉。只见那人脱了衣服,放下手里的水,替他脱了外衣。衣服从大叔肩膀上滑落的时候,我看到女人的手在颤抖,什么也没说,转身回家去拿瓶药水。她小心翼翼地在大叔的肩膀上倒了一点,大叔咬了一口,吓了他一跳。女人低下头,递给他那壶开水。大叔放下水壶,脸上挂满了舒心的笑容。他用胳膊擦了擦脖子上的水,对着女人笑了笑,离开了阴凉处。女人拿着水壶跟在后面,可能是赶着去上班。

我明白,明白……大叔手臂受伤。心里很不爽。肩膀再结实,也经不起岁月的摧残和沉重的负担。它们不再是平坦的,像山一样,搭起了一张长椅来遮挡风雨。我能感觉到负担的重量,我试着把它扛在肩上,但没走几步,肩膀就疼得厉害。而他们,不仅走了几步,还说绕赤道跑几圈不算过分。他们,我怕,不怕疼。他们很痛苦……。用他们自己的话说,他们习惯了。他们应该多选择几年,趁着胳膊还硬,多挣点钱。他们的负担确实很轻,但他们无法逃脱,因为它很重。生活迫使他们背负沉重的负担,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有生存的资本。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