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心鸟 ;创作者: 黄平安

  • A+
所属分类:古风古韵

汉江在我窗外流淌。江新有一块菱形的土地。姑且称之为岛屿。太小了。它不到一公里长,只有两三百米宽。它比河流的正常水位高不到十米。正是因为太小,所以至今没有官方的“名字”,只有乡亲们亲切地称之为“江心岛”。

虽然离市区很近,但是因为四面环水,交通不便,所以成为一个独立王国“ ”。夏秋季,汉江泛滥,奔流而下。一场大雨过后,洪水退去,泥沙落在江心岛毗连的石头上。久而久之,沉积物上长出了青草和小树。有些年份,汉江很少有洪水甚至没有洪水;有些年份,即使有洪水,也不够大,水位不够高,淹没了小岛,为草和小树的生长提供了机会。这里生长的草和小树都知道自己的情况。他们不努力,不拼搏,就活不下去。因此,当它们把根扎进沙子里时,它们就伸向岩石的缝隙,为生存的希望而挣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草成为气候,小树成为森林,它们成为城市的风景。

其实森林不大,也不茂盛,柳树最受欢迎,因为它最容易生存。比起那些珍贵娇嫩的幼苗,简直就是典型的“泼妇”。春天,当嫩叶盛开的时候,春风举起柳树的黄色辫子,让它们随风起舞。春风的草醒了,争先恐后地钻出地面,惊讶地看着外面的世界。岛上除了偶尔游泳队员临时上岸小憩,几乎没有人参与。所以在鸟类眼里,小岛就是他们的“药草园”,是他们的“世外桃源”,可以自由恋爱,享受森林里的狂欢。水鸟是最常见的,白鹭是水鸟中最常见的。近水近树近鱼,水高天阔,无外敌干扰。它是白鹭的理想家园。白鹭白如雪,轻如燕子。它们经常在河边或河边觅食,或者飞来飞去,自由飞翔;或者悠闲的散步。当它们吃饱了,它们会成群结队地在岛上飞行,或者滑行,或者旋转,成为一道受欢迎的风景。此时天空如细雨。如果河边有渔夫,你一定会想起张和那首《渔歌& middot》;在西塞山前飞翔的白鹭。

夏季和秋季,汉江流域处于雨季,要么突然下大雨,要么持续降雨。汉江变了温柔的气质,变得暴躁。河水暴涨,毁灭性的,雷鸣般的,不可阻挡的。随着水位的上升,洪水一点一点的吞噬着小岛,渐渐的,整个小岛都被洪水淹没了,只剩下小岛上的树木在水中剧烈的摇晃。他们要么露出半个身子,要么就露出树梢,任由肆虐的洪水蹂躏他们虚弱的身体。更可怕的是,岛的上游几百米外有一个电站大坝。为了调节洪峰,大坝会不断加大泄洪量,岛上所有的树木都会被洪水吞噬。一场小雨过后,洪水渐渐平息,小岛渐渐露出水面。此时的小岛,满目疮痍,面目全非。草,如霜,挣扎于病榻;你看那些树,有的连根拔起,有的断了断了,太可怕了。但是,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虽然被洪水冲伤了,倾斜了,偏离了,但始终没有倒下。草尖和树尖都在洪水的方向,好像在示威,又好像在挣扎着站起来。它们在河风中抖落泥沙,在阳光下竖起强壮的脊梁,用受伤的根拼命吸收水分和营养,然后长出新叶。没过多久,人们惊讶地发现岛上的草和树又活了,绿了,又成了小镇的风景。

我一直认为一个好的风景不仅仅要赏心悦目,还要赏心悦目,美化震撼人心。其实小城镇的景点很多,有三个A,四个A级景点。官方和民间多“八景”,“十美”,但没有江心岛的位置。它只是偶尔进入城市风光片,宣传片,摄影作品集,散文作品集然而,小岛似乎并不在意。依然平静祥和。虽然无人看管“弃儿”,但在绝境中,在逆境中,不依赖他人,自强不息,与天地和恶劣的自然环境搏斗。它以优美的自然风光美化城市,以积极向上的精神激励人们,以独特的外在美和执着的内在美赢得人们的钦佩。它不屈不挠、奋力拼搏的精神,成了小镇不朽的风景,成了小镇人民的精神象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