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咖啡的趣事 :写手: oldcat

  • A+
所属分类:古风古韵

上海人接受咖啡的历史很长,但并不流行。80年代以前,喝咖啡的人不多,只有那些接触过西方文化的商人和知识分子。几乎所有的工人和农民都喝不到咖啡。

20世纪60年代前几年,为了缓解粮食供应不足的矛盾,为少数经济条件较好的人推出了一些高档糖果和高档糕点。同时,很多食品店也供应高档饮料。其实当年所谓的高档饮料都是放在两个保温桶里供应热咖啡和热可可茶。热咖啡每杯35美分,相当于一天的标准餐费,而热可可每杯25美分,价格更低。当时我家条件还可以。真的很贪吃的时候,爸爸会带我去喝一杯热可可。咖啡没喝过。第一,比较贵。第二,据说喝咖啡会刮油水。在胃里没有油和水的那些日子里,它舍不得刮掉一些油和水。所以我几乎每天都会路过食品店,看到供应咖啡的广告,闻到咖啡的香气,但是从来没有尝过咖啡的味道。

20世纪60年代末,我参加工作,崇拜一位非常好的大师。他的主人是浙江东阳人,妻儿在东阳农村。一封农村来信说什邡的肝不太好,医生建议多吃糖。当年计划供应糖,师傅很难找到从哪里弄来的。有一天,他走过一家非常高档的食品店,居然说要买一磅咖啡粉,可以供应十磅糖。他的眼睛发亮了。当时的咖啡粉十块钱一斤,相当于一个月的饭钱。好在师傅是七级工,月收入近百,还算实惠。于是他咬紧牙关,买了一磅咖啡粉,十磅糖。糖被客户带到农村,咖啡粉却舍不得扔掉。当时咖啡粉要煮着吃,弄得满屋都是味道,但是不加糖的黑咖啡真的很难吃。他抱怨说他每天都喝烧米汤,而我们却嘲笑他是开阳的乡下人。

文革开始后,很少有咖啡馆改行,但有一个例外。在金陵中路柳林路拐角处,有一家小吃店,被列为晋中食堂,也是一个很有革命性,很受欢迎的名字。除了供应糕点、油条、豆浆、阳春面,还有一小壶现煮咖啡,据说还挺正宗的。那一年,知识分子不是去了干校,就是被下放到基层参加体力劳动,工商工人甚至被批。不过还是有一部分人对咖啡情有独钟,会来到这个晋中食堂品尝正宗的小壶咖啡。当我走到那里时,我经常可以看到人们穿着褪色甚至打补丁的蓝色卡其布人民的衣服,和吃大蛋糕和油条的工人农民一起坐在杂木里。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阅读热潮开始,我们这一代人已经处于老小的境地。考试的时候只能借夜的时间,但是眼皮总是要不情愿的打。据说喝咖啡可以提神,于是我们开始了喝咖啡的想法。当时没有速溶咖啡,在杂货店买含糖的咖啡和茶更可行。当时咖啡和茶做成午茶一样的小方块,大概七八毛钱一片,泡热水就可以喝了。估计是糖和香料。虽然有咖啡的香味,但是不提神,喝完就打瞌睡了。后来通过熟人来到南京西路。煮好的咖啡渣在一个钢精炼锅里煮沸。虽然是剩饭剩菜,但还是香气四溢。喝酒后,他们可以持续几个小时而不睡着。

20世纪80年代后,速溶咖啡进入中国,先是雀巢咖啡,然后是麦克米伦咖啡。喝咖啡可以这么方便,而且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咖啡很快就普及到普通人。送一个咖啡礼盒也是可以得到的。每天喝一杯速溶咖啡已经逐渐成为上海人生活的一部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