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 |文章作者: 叶小燕

  • A+
所属分类:美文赏析

k来自山外。每年夏天,他都带着家人去山里度假,他也不告诉我。然而,牯岭镇是如此之小,以至于有一天,在某条山路或某堵墙下,你会仰着头看到它。k站在我对面说,邱琦,是你……

路人在我们身边穿梭,走过。我们伸出手,相视一笑。

我邀请他坐在屋檐下的阴凉处,喝茶吃绿豆。我冷静的和K聊了几句家常话。他不时从近视镜片后面看着我,看着身边吵闹快乐的孩子和小狗。最后他放弃了,K清的声音哈哈大笑起来。我也笑着说:“这就是你看到的我,我很幸福。”。

夏风拂过头顶上的梧桐树,宁静的山日发出声响。

邱琦。的确,有了这个生活之外的名字,我似乎可以成为一个流浪者,不需要寻找任何东西。似乎那个叫邱琦的人正站在我身后的某个位置,在一个模糊的地方,一个无害的身体替身,一个影子。虽然被束缚在我身体的重量和静止中,但她仍然可以在时间无尽的柔软中漫步,永远不会变老。邱琦也谈到了一些奇怪的词。这些话越不正常,在我看来这些话就越真实。如果有人或者喧嚣的生活把她从我身边带走,把她一扫而光,我会在夜里再用文字去寻找她,直到她开口,抛弃了我日常熟悉的语言,于是她自言自语,疯狂地说话,越来越好。

这个镇上没人这么叫我,我也不允许。哪怕是一个影子的名字,如果清晰而功利,也会被打破。

秋天,是你……K说的。k叫我邱琦,很多年前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也这么说。那一刻,他很确定我就是邱琦:一个无助的人,一个外国人,一个作家和流浪者,也许是一个需要他帮助的无知叛逆的年轻学生。

大概30秒钟,这句话打动了我。它嘲讽了时间,嘲讽了生活表面的平静与美好,给了我巨大的震撼。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颤动是过度的、奢侈的,再加上与K的意外相遇,以及他那一刻看我的眼神。

k总是有些天真。在他的记忆里,他坦荡乐观,却不肯软化。我的气质里有一种率真和天真。在学校的时候,我喜欢K老实的脸,喜欢他口若悬河的话语。在他面前,我总能感受到热情和充满希望。他是一个好人,一个重视亲情和正义的快乐的人。

我的记忆中有很多噪音,所以没有必要去研究那些死噪音,也没有必要去回忆从噪音中逃出来的我。现在我已经住在山里了,我总想往山里更远的地方走,更深的房子里,至少几堵墙,而且越来越难说话。邱琦仍然固执地待在我身体封闭的房间里,放下窗帘,环视房间。那里有点潮湿,所以晚上我经常坐在邱琦对面,烤着我点燃的火焰。

我从来没有等过K,我的记忆和语言已经慢慢模糊的忘记了他。然而K来到了山上,我不想让K看到我还痴迷于坐在潮湿的房子里。K不知道这些,我也不知道K这些年的历程。他就像一只飞过屋檐下的小鸟。他没有欲望,也没有要求。他偶尔多疑,但仍能开心大度,从不谈论一些让空间沉重的话题。我也平静温柔的和他说话。言语不断在我们身边徘徊,折翼折羽飞舞。我们都知道这样一个事实,彼此交谈的快乐就像透过窗户玻璃听鸟叫。

K下山的那天,送来了他的一幅书法,岳飞的《满江红》。言辞激烈而炽热,主人公的激情是那样的辉煌灿烂。900多年过去了,有些人在唱歌,用笔写字。k的字直白无辜,写岳飞的字也合适。我不明白的是活跃的k,怎么能默默无语地往砚台里舀水,一个人日夜躺着?

“只有极少数人能深入探讨书法的内心世界。等我年纪大了,我需要安顿好自己。一张纸先安慰我,笔走在纸上,却是深夜……”

我说好,真,字美,文笔美,读的时候发音美。但是岳飞词和作家K的内心碰撞和交集是我自己的,不需要知道。看着K的脸,他开心的像个被夸过的孩子。我觉得他一句话没有给我任何座右铭式的启示的意思,我很容易接受。

当山上的烟轻轻地飘向天堂时,k起身离开。离房子500米的地方是牯岭街的市中心。k的身影慢慢走下台阶,走近拐角,然后沉入人流和灯光中,一切都模棱两可。

邱琦,是你……

我慢慢收起一句话,一份轻松的书法礼物。一切都回到了他们的位置。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