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蜂之父 :转载人: 陈梦云

  • A+
所属分类:古风古韵

父亲六十五岁。他明显老了,脸上有皱纹和老年斑,描绘着岁月的沧桑。白两鬓,走路时略显苍老,微微驼背,有点蹒跚。

两年前,因为小姐姐生了两个娃娃,在外工作多年的爸爸决定回家静一静,帮姐姐把娃娃和妈妈一起带来。全家人都赞成他父亲的决定。一个妹妹和她的孩子由老人照顾;第二,全家不再需要担心父亲,母亲有了个人陪伴和照顾。这也让我在外面工作生活的时候,少了一些顾虑和担心。

但是曾经很努力的父亲,现在依然很忙。除了帮妈妈做家务,照顾孩子,伺候照顾妈妈瓜田里种的蚕豆、玉米、青菜、白菜、南瓜、四季豆等农作物和蔬菜外,还跟着隔壁邻居自己做蜂窝,在家里养蜜蜂。没有经验,父亲在手机百度上学习,向隔壁邻居求教,让他的蜜蜂团队壮大起来。蜂箱从一个长到五六个,填满了老家庭院子里菜地的四个角落。

我父亲经常在电话里谈论他的养蜂。春天,花椰菜在三月和四月的田野里开花。不仅乡村风景如画,而且甘露丰富。今年的花菜花蜜特别甜。电话那头,我能感受到他的怜惜,他的期待,就是小时候我自己也能尝到他的蜜汁。除了告诉他要注意身体,不要太累,要照顾好自己和妈妈,我开始计算回家过年的时间。

今年过年带儿子回家。最后,我见到了我的父亲,我看到他的蜜蜂在春风,在家里的院子里,在金色的花椰菜上,像一首春天的诗一样,飞来飞去,嗡嗡作响。父亲像迎接客人一样迎接我和儿子。目前,我们已经从蜂箱里切了两碗满满的蜂蜜,让我们品尝。我们也不断被告知要多吃,多吃。看着我们的嘴咂咂嘴,吃得很好,他开心地笑着,像个孩子一样心满意足。那一刻,父亲可能不知道,他用爱做的思乡蜜,是很酸甜的。

我离家回去上班的那天,我爸塞了几瓶他排干的蜂蜜到我的行李箱里,我妈嗔怪他给我孩子添麻烦。孩子们很难搬运这么重的行李。父亲固执而恳切地回答说:“我不怕,我可以把行李箱推开,让他多带点,送给同事朋友,尝尝我们农村正宗的蜂蜜和甜头。”。车子发动的时候,我从后视镜里看到了爸爸,看到了我不情愿的眼神,看到了我灰白的头发。那一刻,我泪流满面,他却看不到我的脸在窗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