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江南兴化村 学者: 吴毓福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杏花。春雨。江南。

这三个柔和的意象,就像一列锦缎,叠加成一句话,只要轻轻一提,人就能一下子陷入一场美丽而缠绵的梦境。它的魅力,正如台湾诗人余光中在《听冷雨:“杏花》中所说。春雨。江南。六个方块字,可能那块土就在里面。无论中国赤县,还是中国,都在变化。只要仓颉的灵感不灭,美丽的中国人不老,像磁铁一样的形象和向心力就必然增长。”

贵池兴化村无疑是这样一个令人神往的地方。快看!“一条秋浦水的河,十里杏花村,百年香酒楼,千年诗仙之地”就像江南的小家碧玉,含笑绽放,向人间走来,婀娜多姿,轻盈迷人。

事实上,兴化村自古以来就是一个辉煌的村庄,四季美丽。尤其是春天,更是展现了江南杏花春雨的风韵和柔情,让人分外佩服和佩服。看,杏花枝上有一个春风,十里烟村都是红色的。是一幅墨汁蘸着晨曦,沾湿在宣纸上的中国画,疏疏落落,飘逸淋漓。徘徊在这样的画面里,有迷茫的心是意料之外的,当然也是意料之中的。春天,我走在杏花村里,总觉得随着一棵树一棵树的杏花盛开,我的漂浮思绪微微起伏,萦绕在我的心头,萦绕在我的梦里。是的,杏花的枝头上有暗香的尖,小而香。杏花,就像小时候乡下的邻家妹妹一样,灵动迷人,让人回眸。他们似乎有些初恋的感觉,干净,相思,怀旧。这一点,对我来说,大概反映了古人的诗词:片中春梦,江南天阔。

对,是春梦,江南广。在江南。春天。蒋捷说:春天好,春阴好,有些春雨更好。春雨似丝,绣花。这时,如果你走近兴化村,我想,隐隐约约,你会渐渐闻到柳风飘来的清香和雨中杏花的清香,甜润,透着黄公相权的醇甜。所以,你自然会放慢脚步,一路吸,一路泡。也许是因为忘记了距离,我陷入了快乐的彷徨。

这时,一股清泉,随着你的脚步,在杏花红的杏花村周围缓缓流动。不经意间,你会遇到杏花村粉墙的温柔美丽风情“,秋千影子里水边的人”。所以,你的兴趣,至少和我一样,是自然而然被它吸引的,静静地穿越时空,梦想着回到晚唐,遇见一千多年前逝去的诗人——穆图,幻想着晚唐清明时,杜牧在秀山门西郊兴化村沉醉于诗酒之雅。

老实说,我对这样一个简单、芬芳、富有诗意的村庄感到惊叹。它静静地躺在小镇的西边,武都湖边。依然是古村落的结构,依然是可以用脚来衡量的村落。村子里到处都是花、酒和田园歌曲。它的气质,再加上它的四维美元素,无疑到达心灵,穿透灵魂。

探索兴化村,“兴化馆”自然要登。人在杏花阁,可以就近,也可以俯瞰围墙,眼前是极其荒凉的山川。甚至可以感受到明末池州刺史顾在兴化阁留下的绝妙对联和横帖。其对联曰:“马嘶芳草地;人都会喝醉。”隔云:“花与酒”。欣赏这种句子,在布景时感受古人的匠心。所谓:没有诗意的风景褪去,亭台楼阁组合在一起,使之焕发光彩。

竹耕左右,曲径通幽。这个僻静的地方就是杏花村的杏花谷。杏花谷中,曲径水短,花木疏,静得出奇。在此期间,尤其是老杏的复壮,更是引人注目和深思。早春二月,杏花,旧日红,枝千枝,花千朵。杏花作为市花,特别喜欢菩提的淡淡清香,给人以美好的印象,淡定甚至想象。

回想1000多年前的雨季,清明期间,杜牧在府中办理公务。为了缓解心中久违的雷宇,他一个人离开了大宅,去了城郊的杏花村,登上杏花阁,看到不远处杏花谷中的杏树,枝繁叶茂,在柳风中摇曳,随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摇曳,甚至落叶如绛。也许是雨季飞来求雨的杏花,影响了诗人杜牧的探花心思和春意。

试想,萧杜走在春天,走在冷飕飕的杏雨里许久,也许是那股寒意袭上他的全身,也许是那股忧伤侵入他的内心。那一刻,诗人不自觉地想到了酒,想用酒来温暖自己,缓解悲伤。想着,想着,没想到,在这里,在这个蛮荒的郊区,我遇到了一个牧童,头戴驴帽,坐在牛背上。于是,诗人迫不及待地走上前去问,餐厅在哪里?我不想。小牧童因为笛声和牛背没来得及用嘴回答。相反,他用一个轻快的手势,把春雨中的杜牧指给杏花深处的一间酒屋。

在这里,藏在红杏、竹篱和柴飞之间的酒棚,开迎湖水,乌桕尖,高大的酒旗,狩猎和生活的风,使人在饮酒前沉醉。

于是,你简单的问了问这个酒棚,点了几个土特产的菜,要了一壶浊酒,随意的坐在窗前,一边听着春雨,一边啜饮着土特产酒的清香。我抬头一看,不想看到窗外一颗杏子在雨中摇曳,但在我眼里却变成了一个很优雅的画框。这样一个亲热的小场景,自然让你觉得真的很兴奋,于是你不在乎那冰冷的春天,你沉醉了,温暖了自己,甚至让你的酒变得更好,让你触摸到一千年前小杜手里盛着的酒杯。

是的,晚唐清明时期,春雨绵绵,杏花飞舞。春游至此的杜牧,用牧童的一个手指,情不自禁地走向那间挂着杏帘的酒屋。

可以想象,杜牧坐在这里,举止自然,恣意妄为。喝完酒,他把酒倒满,酒就进入悲伤。他的身体温暖,他的心温暖。回来的路上,杜牧趁着酒意唱歌,于是唱了一首妙诗《清明》:“清明时节雨水多,路上行人欲断魂。问当地人哪里买酒省心?牧童笑而不答杏山村。”

从此,杜牧的这首小诗不胫而走,贵池的杏花村自然成了无数文人墨客和后代作家争相游览、写诗、唱歌的胜地。细读池州文化名人编撰的《千古兴化村》一书,可知自杜牧以来,唐、宋、元、明、清各代诗人300余人,诗歌700余首。对于一个村庄来说,兴化村不愧为“世界第一诗村”。此外,清康熙时期贵池乡一郎遂编纂的《兴化村志》十二卷,不仅收集了大量有关兴化村的史料,还收录了许多有关兴化村的优秀诗篇。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份村志还被收入了《帝王四宝集》,很可能是历代村志中独一无二的奇葩。难怪清代诗人余东在《兴化村志》一诗中由衷感叹:“从来没有花村的记载,现在好事推郎世源。想搬去武陵住,也编桃园神仙史籍。”

兴化村真的是以诗为魂。自从唐力的到来,她就沉浸在浓浓的墨香诗韵中。在江南,在美丽的钟灵贵池,她创造了一个跨越时空,充满诗意的独特景观。朋友们,如果幸运的话,不妨好好享受一下。

在赏析中,你还会发现“《兴化村志》中记载的古兴化村十二景”:平田春升、百浦荷风、西乡烟雨、茶田、三台晚报照、月、皇岗酒家、铁佛禅林、昭明书院、杜对于兴化村来说,这十二处景点不仅是浓郁的乡土色彩和个体文化特色的表达,也是经过长期演变和确立的相对稳定的景观体系。同时,它们也是池州地域文化土壤中蕴含的瑰宝。

繁华,繁华,山水。因为历史不仅仅是一段时间;历史是一个丰富的文化积累过程。赋予今天意义的不是历史,而是今天赋予历史意义。所以贵池人逐渐加深了“古杏花村十二景”的梦想,尤其“圣”。有人民的诉求,有仁人志士的求助,有机构的推动,或者重建,修复,或者更新。如今,“十里岩村是红色的,村里的酒村很美。”唐韵就像杏花的开放,美丽迷人。

在兴化村,撑着伞,信马由缰,竟是微醉。微微陶醉,不禁猜想,如果来到杏花村,在杏花春雨江南的软软诗境中赏花品酒,探索幽境,一定会感受到风景,跟着唐诗的节拍,小杜的节奏,变成只有清明等四句的绝句。

似乎创造美的人,美多于审美。

比如:晚唐的杜牧,贵池的兴化村,当然还有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