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上的自助者 、来源: 闻静

  • A+
所属分类:美文赏析

出了村口,马路对面,是一条大运河。运河上有座桥,不算宽,但是因为比路面高很多,来往的车也少。电动车顶多光顾着推它走。过桥是市中心最繁华的地区。

桥上有一片空地,是一片优秀的“风水宝地”被一对情侣“ ”。这对60多岁的夫妇看起来都很好。男人的黑红脸有点像关东人。他一年到头都戴着一顶布帽子。这顶帽子白中带黄,黄中带灰。他说不出它的历史,但他的主人视它为珍宝。他可能冬天御寒,夏天防晒。女性肤色相同,身材略显臃肿。

他们谋生的工具简单而原始。一台爆米花机,烟雾缭绕,黑如铸铁,一个长长的蛇皮编织袋,也被“遭到炮火”,熏得“面目全非”。

他们的生意很好。一年到头,人们总是带着玉米或大米排队。人很能干,一只手不停地转动机器,一只手忙着加煤,还时不时拿一根长长的铁棒满炉子。

每次这个时候,火星都像烟花一样噼啪作响。那人没皱眉头,静静地坐着,摇着。过了一会儿,一锅爆米花熟了。男人总是提高嗓门,大喊:开枪,捂耳朵,开枪,捂耳朵……,然后轰隆一声闷响,香气四溢。那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忙碌,拿碗量饭装饭,咔嚓一声封口,拧紧,放下,摇晃,加煤……

没生意的时候,他们就用自己的玉米爆花。成袋的爆米花整齐地放在货架卡车的木板上。路人贪得无厌,拿出一把钢铲就可以享受了。

“爆米花一元一包——”“爆米花一元一包——”,他们有

有一天在办公室聊天,一个同事说:“晚上听楼下有人喊,爆米花,一包块钱,一包块钱,爆米花,真奇怪,不是精神病吗?”

我立刻想到了他们。一个寒冷的冬夜,我蜷缩在床上,还是太冷了,他们推着车在空荡荡的街上叫卖,我觉得可惜。

“别瞎说,我很正常,邻居。”另一个同事笑了。“我儿子和女儿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都在北京,过着很美好的生活!”

“那他们为什么还努力?”

“放心吧,老两口放心不下,孩子再三让他们去北京,他们没有去。不愿意给孩子添麻烦……”

我们都沉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