鹊桥仙鸟恋 :创作者: 伊莱月亮 [文集]

  • A+
所属分类:美文赏析

哥哥说:交通费越来越贵,骑驴玩复古,宇宙猴努力练瑜伽,姐姐梦想多米诺一边倒;无限花,相思,泪,自习,梦见三分爱,苦行,大头和尚舞,农民,户口。

一首唐诗,见证盛衰。一曲词,见证南北。一本书,见证历史。喜鹊,世纪通灵者。一朵樱花,扎根中国。混血超人发明天宇弃经。

啊——哈!!喜鹊姐姐,哥哥来了。晚餐准备好了。看这里,看这里……

在凤凰岭,在山脚下,在密林深处,有一个穿着红袍的陌生老人,大约五十岁,看起来像个和尚。他手里拿着一个食物袋,在森林里喊着什么。他的声音洪亮,惊天动地,山谷回响。

突然,从密林的四面八方,一群喜鹊少女飞了进来。他们就像听到将军口令的士兵。它们朝八个方向飞去,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从东南到西南,从东北到西北。他们一边飞,一边唧唧喳喳,一边回答老人的呼唤,哭声里充满了喜悦。二十只喜鹊姐妹飞过,落在树梢上。同时,他们都盯着老人,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就像小妖精一个个知道红衣老头又送唐僧肉了。

蚊子在树林里嗡嗡叫,也加入了乐趣。但是,在这片森林里,老了死了想接吻的喜鹊和蚊子,都是科幻。

红袍老人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把小扫帚。他一扫地上的灰尘,然后用嘴吹。确认地面干净后,他在中间放了一小堆碎肉。然后他大声叫道:喜鹊姐姐,看这里,看这里。说完,那个穿着红色长袍的老人,他迅速站起来离开了,并没有回头。这时,第一次世界大战终于爆发,十几只喜鹊从树枝上跳伞下来,开始了抢食大战。夫妻之间,互相配合。地方领主,驱逐外来者。不到两分钟,一小堆猪头肉就被喜鹊姐妹瓜分了。

凤凰岭,在山脚下,成了一个真正干净的地方。这里没有青蛙,甚至没有蟾蜍。生活的单调,不知道喜鹊姐妹和蚊子姐妹会不会觉得孤独。喜鹊鸣叫,蚊子嗡嗡,一个为唐僧肉,一个为吸血,都是为了生存,都是为了生存。

此刻,那个穿着红色长袍的老人,在几十米外,又蹲了下来。他在重复做着刚才的工作,用扫帚扫着地上的灰尘,然后用嘴吹着。确认干净后,他在中间放了一小堆肉末。这时,树梢上传来一声巨响。原来喜鹊女也跟着来了,准备发动第二次掠夺战争。食物是人的最高优先级,食物是鸟类的最高优先级。喜鹊不在没有人类居住的森林里筑巢。做了几代人类邻居的喜鹊,就是想捡点好吃的。对于喜鹊来说,人类的剩饭是最好的食物。

穿着红色长袍的老人把一小堆碎肉放在土路中间。然后他大声喊道:“喜鹊姐姐,哥哥和我,在这里,看这里,看这里。”说完,红老头站了起来,向森林的西边走去。

红袍老人一走,十几个喜鹊姑娘从树枝上俯冲下来,开始了抢食大战。每一个喜鹊姑娘,抢完肉后,就赶紧脱了,走了,找地方吃。嘴里叼着肉,在空中飞翔的姿态优雅,似乎充满了喜悦,就像士兵赢得了战斗,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

林中土路两旁,绿草如茵。生命的气息是最感人的奇迹。露水的圣洁胜过恋人的眼泪。生命的短暂不是永恒的标志。天空中,白云的形状是不可预知的。密林中,半夏微风习习,隔衣取暖。每次喂喜鹊,身着红袍的老人都会感慨万千。他把喜鹊姐妹当做自己的爱人,但喜鹊姐妹可能并不欣赏。因为,鹊女,她们只喜欢唐僧肉,不喜欢和人类恋爱。喜鹊姐妹知道两条腿的动物很危险。他们甚至比怪物还恐怖,做事没有道德底线。

在茂密的森林周围,生长着数百棵高大的杨树。喜鹊在上面筑巢,全靠眼睛,不是每棵树都能筑巢。能筑巢的杨树要有三角形几何对称的枝条,四边形当然是最好的。喜鹊堪称建筑大师。它们用树枝筑巢,树枝上抹着小碗状的黄泥,能抵御8级风。

喂完喜鹊,红袍老者回到自己的虎牢山。老虎寺,这个可笑的名字,是一个日本妹子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其实这个所谓的虎牢寺,就是一个民间庭院。院内有三间瓦房,位于凤凰岭山脚。虎牢寺,就在大门上方,有一块金匾,上面刻着五个红字:“虎牢寺”。这五个红色的字是北京著名书法家墨宝的。每个周末,游客都会来这里学习功课。

这个独行寺,三间瓦房,各有各的用处。一个是书房,一个是卧室,一个是瓦房,已经改造成了厨房、卫生间、卫生间。人以食为先,和尚也要吃。更何况住在这里的和尚是自费和尚。他的目的不是出家,而是来这里读书。这位僧人研究过佛教、道教、天文学和各国的宗教历史。

这个自费和尚,日本人叫萧山哲夫,也叫萧山东子,中国人叫木宫宫宫,也叫海日东,外号虎人,五十多岁。看他的长相和身材,是正宗的九天仙,也就是阴阳猴。他分不清是男是女,所以他的中文名是木宫美雅。“宫雅雅妈妈”这个称号是记者给他起的外号。

卧室的北墙上有一幅油画,是梵高的杰作《向日葵》,当然是赝品,由邻居萧善栋子和日本著名女画家吉根·向梅的妹妹临摹。镜框是金色的,和画的中间场景很协调。笔法细腻,真假难辨。它是赝品中的真品,也就是梵高本人看过,他也无话可说。就像一个陌生的孪生姐妹。真假真的很难区分。这叫弄假成真。

卧室的北墙上,还有一个日历。午饭后,萧善东子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他盯着北墙上的日历,用钢笔勾画了一下,和自己的日记对照了一下,标注了取件日期。然后,他亲了亲日历,行为怪异。

Koyama Tetsuo,山东萧山人,1962年农历五月初五正午,阳历六月六日出生于中国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我爸爸是中国人,妈妈是日本人。她出生的时候,邻居李阿姨说孩子长得像个女孩子,妈妈就给他起名叫小上洞子。邻居听了,很不解,问小尚冬子的妈妈,小尚冬子的妈妈,她只是笑笑。因为,小山东的母亲一直隐瞒着真实身份,邻居们只知道她是辽阳人,娘家姓王。小山东的儿子Koyama Tetsuo有一个优雅的母亲,一只老虎面朝大海。他的母亲是一个可怜的日本孤儿。1945年日本战败后,日本侨民在回国途中,日本商人高山武野在大港。他抛弃了生病的小女儿,留下了一个信物和一封信。后来,这个可怜的小女孩被辽阳一个叫王的家庭收养了。

1982年6月5日,20岁的萧善东子随母亲移民日本,改名萧善哲夫。刚到日本的时候,在仙台市,四山哲夫,四山哲夫,一句日语都不会说,成了会说话的聋哑人。当年,小山东是极度抑郁的。碰巧,有个漂亮的邻居姐姐叫吉根·向梅。她正在用录音机学中文,她学得还不成熟。她听说30多年前被遗弃的女儿是从邻居萧山家追回来的,特地来她家串门。当然,吉根·向梅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她想练习中文会话。最合适的训练目标人,当然是四山铁雄。不过小山东子刚到日本的时候,有点害羞,不敢和女生面对面说话。吉根·向梅小姐,她很开放,美丽的外表,美丽的曲线,洁白的玉牙,迷人。日本女孩的礼貌、善良、温柔、善良给四山哲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有一次,吉根·向梅用眼神向萧珊哲夫示意,并把桌子另一端的笔递给了她。在小山热夫递笔的那一瞬间,两个人的手不小心碰到了一起,小山热夫突然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电流,从头顶冲下来,穿过五脏六腑,直奔脚底,然后从脚底流回来,导致大脑一片空白。小山热夫无言以对,吉根不解。她以为小山姐夫病了,伸出右手去摸他的额头。突然,小山热夫仿佛中了邪,发疯似的逃出了书房。

望着楚府萧山的背影,纪根向梅笑着说:是处男!

半年后,纪根向梅把萧善东子介绍到东京堰石出版有限公司当搬运工。当然有两个兄弟姐妹在东京工作,合租一套公寓。这里的原因是纪根·向梅在东京堰石出版有限公司找到了一份美术编辑的工作,所以她介绍萧善东子做搬运工。当然,吉根·向梅的想法是相当现实的。免费的语文老师小山东子不能留在仙台,对别人来说比较便宜。要知道,当时在日本东京找中文老师是很难的。更何况,就算能找到,导师费也是天价,纪根向梅也负担不起。日本女生,她们很会算计。

吉根·向梅和小山哲夫,两人合住一套公寓,一起生活。当时他们在日本,这被认为是青年男女之间的正常交流。因为,在日本,和年轻男女住在一起,不等于订婚。然而萧善哲夫把男女同居当成了爱情。刚来日本的时候,四山哲夫还是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当时在东北,非男女朋友是不可能这样交往的,更谈不上同居了。五年后,在一家酒吧,一夫萧山向向梅求婚。吉根·向梅看起来像个外星人。她睁大眼睛盯着喀左萧山:喀左萧山,你要嫁吗,姐姐和我?

是的,向梅修女,我们已经相爱五年了,现在是收获果实的时候了。

哲夫,爱情是一时的快感,婚姻是一生的计划。可以对比一下吗?

向梅姐姐,我们已经五年没一起玩了,但是我们没有结婚。这是什么性质?

什么性质?铁雄,年轻男女,生活在一起,互相研究对方的生理结构和基本功能,在日本很正常。我们女生只要没结婚都是自由的。恋爱和订婚是两回事,不能混为一谈。

向梅修女,我不明白。

哲夫,婚姻是社会意识形态的产物,必须有一定的资本基础保障,具有阶级属性。互相适合,嫁入豪门,是我们日本女孩的追求。我们这些婚后想做全职家庭主妇的日本女孩,是不能再工作了,不然就是在侮辱老公。你现在是搬运工,收入低,没有资产。我和我妹妹会嫁给你。你会拿什么来支持我?

萧山哲夫一听,气疯了,举手要打向梅。

纪根向梅大怒:哲夫,我刚当了几天日本人,想打人。敢于打人的高手,必须要有一些技巧,要么赚钱,要么升职,要么出名,要么竞选日本首相……。之后,吉根·向梅做了个鬼脸,然后她拿起化妆包,若无其事地离开了酒吧。

酒吧求婚失败后,弟弟和妹妹仍然住在同一个公寓。姐弟俩,或者一个洗澡,一个睡觉,但是两个人没有共同语言。

一年后,纪根·向梅结婚了,她嫁给了瓜伊希总统的三个儿子。不久之后,萧山东子递交了辞职信,离开了堰石出版有限公司,之后,萧山东子写小说,编剧本,做导演,但都不是很成功,因为萧山东子的思维方式还是中国人,从来没有用日语思考过。经过十几年的努力,他还是没能把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日本人。在日本社会,中国人无法想象一个男人生存的压力。

悲痛欲绝,痛定思痛后,小山东子决定回国,重新成为中国人。他发誓要重新用中国人的思维方式重新审视这个世界。1998年5月24日,四山哲夫作为游客回到中国大陆。在中国长江两岸,东西南北,名山大川,经过半年的考察,萧善哲夫选择了在不起眼的凤凰岭自费出家。他的疯狂行为是他在日本和中国的亲戚无法理解的。然而,有一个人了解他,那就是吉根·向梅的妹妹。姬艮向梅结婚后,随夫姓改名叫高乔妹香。在日本,四山哲夫没有同学,没有朋友,没有知己。因此,多年来,他一直与高桥保持通信和电话联系。

日月往复已经十七年了,时光流逝。回忆往事如梦,梦中一直萦绕着高乔的美好形象。

凤凰岭,山脚下是虎牢山,位于郊区,文明边缘。这个虎牢寺更像是一个学习中心,与世隔绝。不是说虎人在逃避现实,而是现实在逃避虎人。选择过隐士生活不是他的主动。住在这里的老虎年轻时移民日本,可惜虚度年华。是天意,而不是他早年的野心,放弃了自己的生命,成为不朽。虎人早年的野心是个秘密,不应该向完全实现的人透露。生而知,悟而知,即是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