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世纪不算老 |本文作者: 王勇勤

  • A+
所属分类:名家散文

当春夏交替的时候,接到联络员王金英的消息,说50年后的老同学聚会将在金秋时节举行,心情一直跌宕起伏,再也没有平静下来。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到来之前的几个月里,每一个夜晚,每一个闲暇时间,那个男人50年前的事件,半个世纪的沧桑,就像一部电影,浮现在脑海里,上演……

五十年前的我们,少年少年或豆蔻少女,从城镇、乡村、元爷,齐聚省城,带着不同的青春梦想来到太原职工学校。操场上和教室里,玩耍和逗乐的笑声还在耳边回响;在大槐树下,学生们读书、学习、娱乐、放松的身影依然历历在目。在那个青春的年代,学生们孜孜不倦认真学习,或者调皮搞笑的场面,老师们严于律己,爱面子的谆谆教导,在我的脑海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

到现在,我依然忘不了那燃烧的激情。1965年国庆民兵师广场庆祝时,代表182旅的步伐刚刚停止,全校的整体搬迁就开始了。我们所有的师生,背着包裹,离开了家乡,来到了天山脚下的乌鲁木齐——。在那里,我们第一次体验了异国风情,看了各族歌舞表演,骑着马和骆驼在戈壁沙漠上;喝天山雪奶茶;我吃了马奶葡萄、哈密瓜、手抓饭、牛羊肉和烤馕。它还经受了零下20-30度严寒天气带来的严峻考验。就是在那个地理偏僻,交通不便,气候恶劣,条件艰苦的地方,我们这群人,在学校领导的带领下,像兄弟姐妹一样,比父母亲人还要优秀,互相依靠,互相帮助,共同克服学习和生活给我们的各种磨炼。在此期间,最难忘的是我们亲眼目睹了刘少奇主席、陈毅副总理和吴邦国委员长访问乌鲁木齐的情景。

三年后,我们含泪说再见。有些去了野外,有些去了工厂,有些留在了我们的母校,有些去了其他国家。总之,国家的需要就是我们的愿望。为了事业,我们去了各个方向,或者当兵保家,或者教书育人,更多的从事自己的专业。当然,也有人下海做生意……,但都是为了当时那群人的共同目标——。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在我们的工作和生活中,我们经历了许多人和事,我们与朋友和心中的事有了更多的联系。然而,在我的生活中,我们总是被学生们在青葱岁月里的感情所束缚。那些刻骨铭心的人和事,刻骨铭心的往事,一直陪伴着我从新疆到广东,从广东到我的家乡,50年。期间我也有几个关系密切的同学,但大部分都是50年没怎么见过的同学。和经常联系的同学聊天,最频繁的话题无非是:&次;& times& times学生在哪里工作?& times& times& times学生是否健康,& times& times& times我的同学有几个孩子。孩子们现在发展得怎么样了?这时候的我,总是心情舒畅,兴趣盎然。我总是为以前的他(她)感到高兴,为他(她)感到担心。然而,最让我难过的是,我已经和我最亲爱的老同学、老朋友张贵记、李树清、王东海告别了。

我曾经梦想年轻50年。现在,穿越了半个世纪的沧桑,又有机会和多年未见的老同学见面,看看这个曾经充满英气的年轻天真的姑娘,怎么变成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我内心激动,感慨万千:希望再见面,像一首歌,醉人温暖我们的心,再一次为我们的人生定下美好的调子;希望再次相聚,像一座桥,架起我们已远去50年的风霜岁月,为我们的人生轨迹写下丰富多彩的一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