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贤的忏悔 :学者: 蓝衫倦客 [文集]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孤独让我感到兴奋。孤独让我记得很多。孤独让我不知疲倦地写下我的告白。一切都是因为孤独。

我记得那是一个无聊的下午。我睡着了,突然醒来,发现苏真不在她的房间里。我踏入小院,一个婀娜多姿的舞者正在疯狂扭动着腰肢。

“苏真!”

“老实人,是你!”

“小青,你妹妹呢?”

“不知道。你眼里只有她吗?”

“不,不是。I —”

“你觉得我漂亮吗?”

“美,你真美。”

“撒谎,但是我喜欢。”

“我不能说谎。”

“你喜欢过我吗?有点,有点。有吗?”

“小青,你很好。你会找到合适的人。”

她把一颗葡萄含在嘴里,送到我嘴里。我有点动摇,但毕竟是君子。圣贤有句话:“男女不能分清楚付出和接受。”我本能的躲开了。

“相公。”

是苏真回来了。回头一看,小青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小青?”

“我,好久没见她了,她不是和你在一起吗?”

““相公,看你满脸汗。”

“太热了。”

是因为天气还是因为我对苏真不忠诚?我不知道,也许是全部!一个人的内心是如此复杂,有时连她的主人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苏真什么也没说。对不起苏真,但是我为了小青骗了她。

是梅。这一天,一个和尚来到门前,自称是镇江金山寺主持法海的和尚,他与惠根同生,为善行事。你一看到我,就会说我是唐寅黑人,家里有妖怪。我知道这只是江湖术士的异端邪说,无非是多要点钱。我笑了笑,给了他更多的碎银。见我不相信,他突然神色凝重。再告诉我一遍,苏真是蛇精,要我远离,否则我的生活堪忧。他还说他有办法展示苏真的本色。他的认真让我有点动摇。走之前,他给了我一些所谓的观想粉。

第二天,是端午节。一大早,苏真和小青去采购节日所需的物品。我很无聊,看着两个切尔西在小院子里打架。不经意间,一个黑影跳进了苏真的房间。我蹑手蹑脚地跟了上去。是小青。我看见她从苏真的枕头里拿出一些东西。啊!白蛇皮,我差点哭出来。苏真真的是——我不敢往下想。她拿出一把剪刀,把白蛇皮剪成碎片。我安排好一切,立刻溜出了房间。

“人太多。我和小青分开了。小青回来了吗?”

“妹子,我到处找你,找不到,就先回来了。”

“小青,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不知道。”我又骗了苏真。

吃饭的时候,我趁苏真不备,把粉撒到她的饭里。等着看她原形毕露。

“虽然我们每天都在一起,但我们就像陌生人。你有很多事情要对我隐瞒。如果你有另一份爱,回答我。”

“这个怎么回答?我只能告诉你,我永远忘不了你对我的感情。”

“这是你的答案吗?要知道,你越这样,我越痛苦。说实话,我看见你和一个男人约会。”

“你跟踪我。”

“我知道我不能在感情上强迫自己,我渴望知道我在你心中的位置。我以为我会因此断绝爱情,可她还在撕我的心。我一直在反复思考为什么?”

“本来应该告诉你的,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我不能直言不讳。”

“原因我还是知道一点的。别忘了我是人,你只是条蛇。你太低估人类的能力了。”

爱情是如此的陌生,让人坠入爱河,失去理智,患得患失。一旦爱变成恨,说出来就晚了,再来就太早了。

“徐贤,你怎么能这样对你妹妹!你……你什么时候知道……我错了,你也不再是那个让我全身心投入的徐贤。我居然还……”

突然,苏真全身冰凉,牙关紧咬。

“你怎么了?”

“我中毒了,小青,快把我的蛇皮拿来。”

“妹子,我……”

“不,他告诉我这只会让你原形毕露。”

“谁?”

“高僧法海,金山寺主持”。

“我不信。怎么可能是他?人…是不可思议的动物”。

说完这些话,她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妹子,等等我,我下来陪你。”

她用剑指着我,但很久都没有刺到我

我只听到一声巨响

“小青不要!”

他们都去了,我活下来了,丑的活下来了。我恨我自己,但我没有勇气和毅力和他们走在一起。我渴望和平、爱和温暖。但是真的不敢面对这个丑陋的世界。原谅我是个文弱书生。我要去寻找一片净土,一个和平的天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