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菜成熟了 ;来源网友: 凤台娟子

  • A+
所属分类:生活随笔

我的眼睛里依然充满了金色的古香,但它小心翼翼地把自己塞进收藏夹,睡了几个晚上,当四月的阳光闪过时,它无法隐藏。永远面对这个世界,历经许多千疮百孔,永远为了一个使命来到这个世界。它想把自己送到最富有和最贫穷的油厂。

母亲门前,一堆堆油菜花略高于我的肩膀,枯黄金黄,伴着密密麻麻的一簇簇。也有闻人的,沾了几颗小黑牙,而且更露齿。我用力嗅了嗅。它闻起来像草,有些温暖的阳光。地上铺着一层薄薄的,密密麻麻的,私擦着,丝滑光滑,缠绵着,纠结着,翻滚着,散落着。

长在地上也已经沧桑消瘦,垂着褐色的褶皱,找不到一点往日的青涩和柔弱。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怎么会突然变老?

就像父母一样,印象里还是坚强直爽,突然就灰了,痛苦了。就像一个少年,恍惚中回过神来笑了笑,还在眼前,突然大腹便便,人到中年。就像那个曾经能留下粉香的人,他的心还是青涩嫩嫩的,是一种硬生生沉淀下来的老道。

路边,街边,这里一堆,那里一堆,散开,新的丰收景象,像旧的打谷场。

妈妈说,湖边一亩多荒地还没有被推土机铲掉,路边能收几百斤。今年好像不用抽油了,但是腰累得站不起来……有些满足的感叹。而我深深地感受到:我想让我爱的人活得轻松悠闲,但生存的艰辛始终把他们束缚在盐粒的苦涩中;心满意足,毕竟在砖石的瓦砾中,你也能挖出灿烂的春天和五月的丰收。

生产食物的家乡叫香。祖祖辈辈守护着一条大河。如果家乡只有砖石、混凝土、高楼、油菜花和春耕秋播,真不知道日子有多坎坷多无聊。我仍然无视父母对我自己诗歌的沉重疲劳。

风把金黄色的油菜花吹成褐色的斑块。时间在啁啾,但我看不到悲伤。然而,当一个新的场景出现在我面前时,我不能无动于衷。我的内心一直在喘着珍惜时间,传播正能量的想法,却不知道如何协调内心的生存与诗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