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云充满梦想 创作人: 黄蜜桔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一大早,老婆从市场买了一束红花。午饭时,它被端上桌,绿色的,热气腾腾,带着淡淡的青草味,还有一种老雨的感觉。

燕子迷蒙,蜻蜓飞舞。田野里的红色花草,如紫锦帛,蔓延到天边。晚上,在梦里,我躺在五彩的紫云上,飞向山村的高空,飞越山川,飞向明月,看到月宫的庭院里有一个小女孩,抱着一只白色的长毛兔,叼起绿草逗兔子的嘴。女孩的眼睛像兔子的眼睛一样红……鸟咬人,春笋留,山村充满了一夜飘零的芬芳……

那时,放学后,像往常一样,我们在玩猪草。三五个邻居各提一个竹篮,飞起来就像跑到地里去了。过了一会儿,竹篮里装满了油油的草,又绿又亮,充满了喜悦。只要不碰红花,就能捋到田里油光水滑的小草。春天的油草又嫩又多,划个筐用不了多少时间,但也不急着回家。有说有笑,拐弯抹角地对着德山坳水边的青竹,打着斗草的游戏,像往常一样,有人失去了一切。在胜利者的笑声中,失败者脸红了,抓起空竹篮,像小偷一样跑回了田里。这一次,无论是油草还是红花,看到就可以捋一捋。为了在太阳下山前回家。光滑的红色花草,在农村,名著都是偷来的。所以,只要不是红眼病,人都会戒掉。这里有个教训。有一次,贤宇因为斗草丢了一个空竹篮,看着天又黑了,她变得焦虑起来。她弯腰从白胡子宝宝的五地里偷红花,刚被拐回五地里摘豆子,就被她逮了个正着。到了贤宇家,贤宇的腿被他爸爸修好了。……自然,贤宇在我们圈子里的口碑一落千丈。

我们还用红花玩战争游戏。用绿黄相间的竹条织成一个锥形的竹冠,然后用周边的红花紧紧插上。一个美丽的紫红色花冠被制作出来。把它戴在头上,手里拿着一把红缨子的木驳壳枪,或在平地上呐喊冲锋,或躺在野地里埋伏,使山川震动……那是一个下午,太阳在燃烧。仙玉领着我埋伏在一大片红色花草的田野边,等待卢思的到来。卢思是我们圈子里的老大,一流的莽撞猛浪。经过多日的探案工作,贤宇算了一下,鲁思每天下午都会路过这里,去山脚下的水沟里钓黄鳝。仙玉因为上次偷了红花,头都抬不起来。他想出了这个计策:出其不意,将圈内最吓人的吕四放倒,以恢复自己的社会地位。至于带我一起去,我只是想做个证人。

下午,田野一片寂静。空气中的太阳闪着红光,让我的后背和脖子都烧起来了,头上满是汗水。卢思还没来。等了好久,不耐烦了,想起来放松一下筋骨。贤宇看到了,看透了我的心思。她晃了晃手里的驳壳枪,压低了声音,嗡嗡地说,“学邱,动不了。”这个真的管用,我觉得神清气爽,等着卢思……卢思终于出现了。几百米外,卢思挺着肚子,昂着头,一钩一竹篮艰难地沿着田野走着。……近了,近了……我的心越来越怦怦直跳。离我们只有一根竹竿。贤宇跳起来抓住它。他一只手抓住卢思的胸口,驳壳枪卷到额头上。鲁思料不到这一手,早已吓得双腿发颤,弯腰缩成虾弓。我跟着往前走,一把抓住卢思手上的钩竹篮,跟着贤宇,手里拿着卢思在空中。我迫不及待地向在大打谷场边等了很久的小团队屋的伙伴们汇报情况。……经过这一次,卢思和半个月前,他们都像是被霜打的茄子,失去了斗志。至于贤宇,他是这个圈子里的第一个。

新鲜的红花自然是猪的好食物。然而,过了一会儿,农民通常会用侧刀将收获的红色花草拧在一起,放在七个石缸里酿造。过了一段时间,它发酵成金黄色。作为日常的猪食,口感差,气味浓。用手很难洗掉又酸又臭的味道。所以打猪食的时候要用钳子,不要用手去捞。当一盆盆红草喂完后,水箱必须为下一年清洗。在我家,这都是我父亲的事。有一次,父亲洗了几盆红花,洗了把手,就去赶集了。农村人每五天聚集一次,在一个城市购买日用品。因此,他们都是认真的,绝不能拖延。午饭前,父亲空手早早回来。看着目瞪口呆的一家人,我爸不等我们说话就生气地说:“城里人不卖我是因为我手臭,把我赶出去了。……”我妈酸溜溜地笑了笑,却淡淡地说:“ ”

后来长大了,在书中了解到红花有个好听的笔名叫“紫云英”。后来看了古玉斋《故乡的野菜》里引用的日本《外国句子词典》里的一段话:“这种草跟蒲公英是一种常见的东西,从小就知道。在女性中,可能没有人没采过紫云英。”是女的吗?在我们国家,哪一个没有和紫云英打过交道?这种味道也在我的脑海里。不是吗?一筷子入口,混合了五种口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