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老房子并不旧 ,笔者: 张娟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我经常想起我家乡的三座土房子。我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时候建造的。经过一个冬天的雨雪,稻草覆盖的屋顶倾斜了。土坯棚的墙壁像蛇一样,剥去了生命的主体。木板不小心被钉在门窗上,油漆剥落,木头裂开了。这一切都显示了逝去的时光,但正是这些锈迹斑斑的时光,让人产生了依恋感,并满怀信心地回忆。回想一下它的人员、声音、味道和颜色。

村子在湖边,土房子的地基抬高得很高。我小的时候,有十几户人家和老房子并排。建筑格局完全一样,门前种果树,屋后种竹子;日子完全一样。经历了干旱、贫穷和无尽的悲伤,梦想会沿着时间的两边开花,美好的日子会从土壤中生长出来。于是,哪些喜鹊在枝头报喜讯,哪些窗户传出欢笑和儿孙的笑声,哪些幸运飘进屋里系上音乐之星,还有大学生出现在土克拉,成为小屋里经久不衰的话题,屋外鸡鸭互啄。就这样,土房子在鸡鸭啄食的声音中冲淡了苦难的记忆,剩下的就是露竹的气息。

呼吸声回荡着鸟儿、青草和我童年的回声。不知道什么鸟在这里搬运草药的种子,屋顶的角落里突然冒出几棵黄花蒿。这样,土屋里一年四季都弥漫着黄花蒿的味道,月夜也能听到青草的呢喃。读了几年私塾的爷爷说,我出生在竹子拔节的那个月,那天晚上特别安静,月光下都能听到竹子拔节的声音。“琼姐吹动旧风枝头”于是他叫了我的本名洁姐。我想所有这些关于我的老故事都在我的老房子里听过。我出生名字里的声音是老房子的回应。

当我能够走路的时候,我的父母把我们从我的祖父那里带走了,我的老房子不再是我的老房子。然而,因为我爱上了我的老房子,我仍然和我的祖母睡觉。旧屋顶朝南朝北,最西边的房间后面有一个小角门。屋后种满了紫竹,还有一个长满青苔的石阶。台阶的缝隙长满了青苔,一年四季都是绿色的。特别是三伏天,奶奶总喜欢在小角门铺竹席,但是没有图案,而是从她家后院挑选的竹席,贴着我爷爷的手温。再加上贯流的书房,连梦都闻起来像竹枝。

土房子的主梁安全地坐落着一排燕窝。每年春天,枣树花开的时候,小燕子唧唧喳喳,唤醒整个冬天的寂静,老房子焕发青春。看着老燕翩然飞来飞去,进进出出,老房子已经相知相守十年。梁间呢喃,是燕子献给老房子的情歌。后来,燕子的喙变得坚硬,翅膀经受住了风雨。就像我们这些小人物一样,它飞走了。当然,爷爷奶奶的日子也飞走了,就像我门前那棵长了100多年的老枣树,洪水过后再也没有发芽。

每天都在装修,老房子也在装修。后来,舅舅在宅基地上盖了一栋崭新的楼房。我爬了无数次的枣树死了,取而代之的是柿子树。房子的后面覆盖着草坪,看起来既现代又时尚。但在我心里,那三栋歪歪扭扭的老房子依然是绿色的。那些人,那些声音,那些味道,那些颜色,都包裹在永不老去的旧时光里。那段旧时光,爷爷奶奶和父母看着紫色的燕子在春天筑巢,听着竹子在夏天屋后歌唱,盼着果树在秋天挂灯笼,看着明亮的冰脊在冬天的夜晚照亮土房。

那天中午做了一个梦,梦见他们拄着拐杖,在屋脚下轻轻呼唤我:节日,节日……。我开心得像过节一样,甚至回答:唉,唉,唉。一觉醒来,不禁在心里喃喃自语:人是活的,但老房子的情怀总是诗意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