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岩泸州 |网友: 王芳

  • A+
所属分类:名家散文

谁说秋雨无痕,泸州有烟雨。

也许我上辈子的眼泪没有掉出来,隐忍成了细雨,那么轻,那么轻,那么伤感和缠绵,化手为云,再化手为雨,在天地之间,就这样,雨不下雨的时候,它仿佛断了又接上,变成了轻烟似雾。天空是蓝色的等等。我从没想过上帝会派我这样去见我崇拜的人。

如果有时间,我就定在唐朝。只有盛唐的盛世气象,才能比得上从北京来的人。从京城出发,要经过唐、宋、元、明几个朝代才能到达泸州。泸州的唐诗、宋词、元曲都醒了,互相谦让。最后,它们被浓缩成一幅烟雨古画来拥抱它们。

泸州在烟雨中真的很暗,偷偷飞檐走角,偷偷亭台楼阁,偷偷街巷,偷偷行人从南到北。这幅古画已经变得又黄又旧,车辆行驶时泛着淡淡的湿气。

也是唐朝。在唐武德时期,泸州的称号就产生了。从此,李隆基利用泸州另一司机的身份招贤纳士,以泸州烟雨为掩护,走向开元盛世。当时泸州一时辉煌。放眼花楼、德丰阁、盛瑞阁、龙飞宫,无不以一栋楼的雕梁画栋展现了泸州千里盛世。不幸的是,这无声的烟雨具有毁灭性的力量。又薄又潮,穿了几千年。它属于王的基础。它只能退守线装书,用一些方块字忠实地记录几千年的烟雨。

几代人以来,这烟雨笼罩着泸州的命运,见证了朝代的更替,也见证了军人的火与火。

烟雨中,这“和天空是党的土地”,古代称之为上党。年复一年,伴随着战争,唐朝衰落了。前秦、后秦、、后燕、、后赵兴衰如云,帝王轮流坐镇。这一年,宋朝崛起,徐金国称之为蒙古。匈奴人?希迪?白蒂?羯族?我分不清自己是谁,许多艰辛都藏在时间的背后,被动地等待着一场风暴过后清秋的到来一片平静。

烟雨中,千百年来散落甚至破碎的古俗古关,不说话。孤独的冷钢守护着泸州的土地,但也锁住了关爱世界的格局。

红尘之外,泸州还有烟雨,外人的遗憾就像那细细的雨。风雨无阻,我们需要一座桥。我们可以把细雨滋润万物后的大丰收,战后的满目疮痍,山河之外的渔樵,官员的铺张与糜烂,豪强的鱼邻居,每一代人的心,联系起来。有时候,我希望这是一座断桥,没有故事可写。

不过,上党门自古至今依然巍峨。“风驰”“云东”在烟雨中从未变色。唐玄宗走过龙兴门,宋徽宗也走过,但不得不让一块布与他们平起平坐。这块布原本是在陈清战败被押往京城送死的那一天,也笼罩在雾霾和雨水之中,山川落泪为他送行。陈清用973刀杀死了灵魂,以换取泸州名字的彻底埋葬(从此,泸州改名为六安府)。从618年到1522年,泸州经历了900多年的风风雨雨。

我们是岁月的拾荒者,过去的日子都已逝去。现在我能告诉佩服的人的,都是时间的碎片,一个个拼凑起来的,只能是美好的一天。

站在翠云山上,面对唐朝的佛塔,面对唐朝燃烧的灯塔,那些金马铁马,那些江湖纷争,都在渐渐远去。一座隐喻着因果报应之轮六大分裂的佛塔,一座燃烧着永恒光芒的灯塔,一座浓淡相间的青山,一座烟雨中的寺庙,灰色天空映衬下的飞檐,一座巨大的古代斗拱,一座与古代寺庙融为一体的张宇菲。一岭古意,一缕闲情,一份怜惜,一丝恨意,一枝檀香,一阵禅意如烟。

此时此刻,我,朋友,仰慕者,我们都是闲人,一起听着别人的故事,一起听着屋檐下,角落里的滴水声,用苍茫的诗书换来岁月苍白的面容。山河虽远,此禅省略悲欢。

我们来自唐朝,从明朝离开。

告别这浪漫的帷幕。在这座寺庙里,应该会有半死不活的桐琴声,伴随着细雨和潮湿的时光。人生能聚几次是一种哀叹。就是为了这个“阳光下的长安,指的是吴徽”之地心底的痛,淡淡的,淡淡的。

用这样的烟雨问候他们,用这样的烟雨告别他们。泸州到京畿道有路线,飞机起飞。天空浅浅的弧线画出了一座桥的距离,那是山野到寺庙的距离,江湖到汤潮的距离,灵魂左岸到右岸的距离。从头到尾,可能要一辈子。

烟雨纷繁,谁会让我一生美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