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是一张名片 ;网络写手: 刘巍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为了真正离开家乡,我开始在一所省属大学学习。每年寒暑假只能回老家。生活在城市里,深深的乡愁无时无刻不萦绕心头。怀旧是一张名片,充满了怀旧。

“我的安心是我的家乡”。远离家乡,只有在新闻和网络世界里看到一点关于家乡的信息,听到一两个熟悉的声音,或者在路边摊吃一碗家乡小吃,才能缓解我的乡愁。远离了故乡,故乡成了一个空间符号和地域概念,在我们单薄的乡音中逐渐被遗忘和抛弃,我们也变得面目全非,而故乡却始终保持着最初的泥墙、青苔、灰瓦、木屋、老巷、老井,我们在记忆中保留着故乡的原始之美。

一首《乡愁》诗道出了所有游客的惆怅、孤独和无助。《余光中》细腻地描绘了无数漂泊异乡的游子的辛酸与真情。但余光中有一点幽默,一个个化解了忧郁,沿着思念的方向回到了家乡。余光中先生前半生颠沛流离,后来定居在安静的台湾省。生活稳定,但一条浅浅的海峡切断了他回家的路。面对海浪和大海,一首《乡愁》让他扬名海内外,他说这是家乡给的灵感和礼物。

我们身上所有的胎记都来自家乡,我们的地方口音、味蕾、嗅觉都深深打上了家乡的印记,这是我们一辈子的名片。古诗词里写“地方口音没变,头发也掉了”。每次回到家乡,我都会用一些不熟悉的方言去抽路上遇到的每一个熟悉的长辈,用曾经熟悉的方言微笑着和阿姨阿姨们打招呼,表示我没有忘记自己的根。

前几天在公交车上,无意中听到两个中年妇女坐在前排,操着熟悉的地方口音说话。刹那间,我的心里充满了阳光,我主动和他们交流。虽然我们离家乡很远,但我们还是背着乡音包去了很远的地方。方言跟随我们从北到南,一路走来。在异乡,我很少说方言,也没人听得懂我的方言。当我孤独的时候,我会打电话给我家乡的亲戚。这种地方口音是连接我和家乡心灵感应的电话线。

黄永玉说:一个士兵要么战死沙场,要么回到家乡。故乡是一个人灵魂的轴心和坐标。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围绕着那个原点延伸和旋转。这个原点就像是瞥见了一片绿洲,那是我们生命里程的力量和生命线。每逢佳节,我们手里拿着一张窄窄的公交船票,手心的麦粒就是回家的路,把最远的距离变成永恒的牵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