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听虫鸣 |发文人: 温房酒窖

  • A+
所属分类:名家散文

进入盛夏后,天气极其闷热,所以每天傍晚,我都会在自家屋顶的院子里乘凉,在小树旁和瓜架下散步。从几天前开始,我就听到昆虫在深深的草丛和茂密的树叶中歌唱。这两天好像越来越多,一个接一个,而且都很顺耳。说实话,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近距离的听昆虫了。每次走到瓜架下,都忍不住想看看是什么昆虫借助远处路灯的余辉发出这么好听的声音。找了很多次都失败了,一靠近唧唧就停了下来。我走开几步后,唧唧声又响起来了,还是那么响。

我受不了虫子的反复逗弄,于是下定决心要看看这个调皮的小精灵。这一次,我慢慢走近一棵瓜藤下,听着位置,慢慢打开面前的一片瓜叶,却看到一只细长的黄绿色昆虫在我身后的一片瓜叶的叶面上大力扇动着翅膀。从外观来看,应该是一种叫“绿竹飞”的鸣禽。刚想细看,可能是感觉到了轻微的震动,收起了叫声,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了其他叶片之下。没想到这么小的bug竟然能做出这么美妙的音乐。

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于是我走了几步,坐在旁边静静地听着。静静地听完之后,我意识到花园里其实至少有三四只竹鼩。对比发现,他们的歌声和叫声略有不同,各有各的魅力:一个在花园阴暗的角落里,声音低沉有力,既不病态也不病态;瓜架的高度充满弹性的声音,圆润透明;靠近花盆的那个好像比较年轻,音调高,节奏轻快;还有一个不知道住哪里。它看起来很害羞,声音嘶哑。它只叫一两次。当几只竹鼩一起响起,它们相互追逐,完美的和声在花园里交响回荡,让人觉得在虫鸣的纯净中,心灵变得清澈圣洁,思绪渐渐回到童年。

小时候住在工厂的家属区。当时家庭面积无法与现在的商住面积相比。许多角落堆满了碎砖,长满了杂草。每到夏夜,黑暗潮湿的草地上都能听到清脆的虫鸣。这些噪音大部分来自另一种更常见的蟋蟀。刚开始和其他同学一样,我去草丛里,在那堆碎砖头下面抓蟋蟀回来养,但是养不好,不是跑了就是死了。看来我根本不是在玩这个游戏。我不能招待这些虫子。我再也没抓到他们。让他们在草地上自由歌唱。

那是20世纪60年代,每年夏天,因为晚上家里还是热的,没有电视看,同时为了省电,家家户户都拿着草席和风扇在楼前楼后的空地上乘凉。男人经常在街灯下打牌下棋,女人围坐在一起聊日常生活,而孩子要么一起跑着玩游戏,要么挤在一个大垫子上乘凉。

我经常和同楼的朋友趴在垫子上,仰望夜空,数星星。那时,天空中有太多的星星,我数不清。旁边的草丛里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昆虫在唱歌,我们经常在昆虫的伴奏下唱着流行的儿歌和童谣;有时候,我会静静地听隔壁姐姐讲故事。当然,最享受的还是听虫鸣中的鬼故事……

那时候的夏夜太美了,神秘深邃的夜空,虫鸣的奇妙,真的让人怀念……

今夜,夏夜同样迷人,仰望夜空,聆听虫鸣,童年已逝,童心犹存。虽然夜空似乎没有小时候那么深邃,星星也没有以前那么多了,但寂静中大自然美好的声音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近,依然和小时候一样梦幻,让人不禁感到轻松,渴望变成昆虫,和它们一起悠扬。

经过长时间的静坐,我渐渐感受到一阵凉意慢慢飘来,仿佛我的身体慢慢坠入清泉,沁人心脾。脑海里立刻闪过一首诗,是宋代诗人杨万里的《夏夜追凉》:“午后夜热依旧,月中开窗。深深的竹树上挤满了昆虫,有时是凉爽,不是风。”正如诗中所描绘的,这就像水的清凉,应该来自于微弱的昆虫带来的淡泊宁静的心境;这时,平静的心似乎悠闲地栖息在枝叶上,和昆虫一起仰望星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