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所有的烟雨,不辜负所有的温柔 ,转载人: 竹鸿初

  • A+
所属分类:百家杂谈

烟雨蒙蒙,楼台亭在山间频频回望我。爬了几次后,我独自走进了一片竹海。地上的竹叶像毯子一样柔软,偶尔还能听到枯枝折断的声音。周围很安静,雨水滴落在竹叶上。如果你幸运的话,就在你的头顶,清凉会浸透你的皮肤,你会感受到季节的深厚友谊。

抬起手腕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了。虽然你错过了午餐,但你的胃并不饿。你怎么能辜负你难得的独处时光?与市中心隔离的一刻是我此刻心中的喜悦。我内心可能是个安静的人。我不喜欢和别人争论。永远是我自己的,再怎么努力争取也不属于你。一切随波逐流是我的人生哲学。

我静静地凝视着身边的竹林,青竹与活竹,枯黄与死竹,相互点缀,相互映衬。我还记得在我看过的武侠电影里,总会有一些竹林里打打杀杀的画面。对峙双方都站在竹子顶上,轻如鹅毛。那些手里拿着刀剑的俊男美女和江湖,幸福快乐,也羡慕我!有时候我幻想自己是一个侠客,穿着白色的衣服,留着长长的丝滑的黑发。还不如额头垂下一点头发,腰上一个酒葫芦,背上一把长剑。几个腾挪之后,我来到一座有着浑厚身影的山前,盘腿而坐,望着巍峨的群山,俯视着所有的人。情绪高涨时,摘下腰间的酒葫芦,潇洒地拔出软木塞,然后抬头喝。然后拔出宝剑,与风共舞,与天地万物共享生命,与日月星辰同辉。此刻,除了我什么都没有。此时此刻,我就是一切。这毕竟是一种错觉,中国入世后回归大山的天真想法对我来说有些不切实际。

我的思想是敞开的,我继续带着一种心外无物的感觉行走。这样优雅的竹林给烟雨增添了几分优雅,但总觉得声音不那么好听。如果配上鸟鸣,优雅一定会倍增。有鸟鸣声的竹林会更安静。可能还是我太浮躁了,思想乱七八糟。俗世风情太浓,但我的心是流水。

我只是把自己关在竹林里。一声不吭,竹林仿佛已经看到了我的思绪,我们相对无言。竹林深处水滴滴落的声音还在继续,雨像烟雨巷子里走来的姑娘一样温柔,很适合我。

竹林里看不到烟雨,但我的温柔是桥下的水。我不知道我走了多久,但我的心像水一样开放和空虚。我像一个修行多年的和尚,脸颊瘦削,面朝佛坐着,闭着眼睛,手里敲着木鱼,嘴里念着经。突然远处传来阵阵钟声,我在复杂的世界中醒来。一艘船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在翻滚的大海中航行。我能看到几只海鸥惬意地掠过天空,一群抹香鲸不时出现。我在船上使劲摇着桨。我没有滴水。我饿了。此刻,我想到了死亡,那种史铁生整天在神坛里想到的死亡。

第一次读史铁生的《我与地坛》,第一次感到绝望。史铁生失去双腿的绝望,母亲失去儿子双腿的绝望。在这两种绝望的叠加下,死亡在史铁生的生命面前显得如此咄咄逼人。我相信史铁生多次濒临死亡,一定有什么东西阻止了他的决定。这些纽带是他梦里独有的温柔,看完烟雨,他的心情完全焕然一新。幸运的是,史铁生最终用他对灵魂的诠释打败了对死亡的渴望,这也是我最佩服他的地方。

老人常说:“咬紧牙关就能活下来。”活下来挺好的,但也有活不下去的。毕竟是少数。就像非洲角马的迁徙一样,成千上万的角马不由自主地跳入河中,只为过河到达另一片绿草如茵的草原。然而,有一群饥饿的鳄鱼在河里等着饱餐一顿。一、二、三……一些不幸的角马发出几声痛苦的叫声,被拖下水。我们应该如何对待这种温柔?

在竹林深处,它仍然像以前一样安静。就你所见,每一片竹子都覆盖着天空,成为一个独立的小世界。这里的宁静是这片竹林共同的心,一颗跳动的心。我试着伸出手去摸,我能清楚地感觉到缓慢的跳动。我甚至感觉到了竹林冰冷的体温,但在冰冷的体温下,却是一条血管在运行,里面的血满是烟雨,不停地奔流。

不知何时雨停了,灰雾散去,原本从竹叶上滴下的水珠也停了。竹林还是和以前一样安静,但是我突然觉得有点不舒服,前后的落差让我觉得突兀。我对走路的兴趣瞬间消失了。烟雨已去,竹林还在,我还是我,但我是那么温柔,早早为云付出。幸运的是,云最终会变成雨。

余生,我会不辜负一寸温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