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的雨 ,投稿: 汪曾祺

  • A+
所属分类:名家散文

昆明的雨季明媚、充实、动情。春天树木和草又变绿了,夏梦有很长的植被。昆明的雨季是浓绿的。植被枝叶中的水分饱和,表现出过度和近乎夸张的旺盛。

昆明真菌资源丰富。雨季逛菜市场,随时都能看到各种各样的蘑菇。牛肝菌是最便宜的。牛肝菌下来,每个餐厅都卖炸牛肝菌,甚至在国立西南联合大学食堂的桌子上还有一碗。牛肝菌滑嫩鲜香可口。炒牛肝菌一定要加大蒜,否则人容易晕倒。青霉菌比牛肝菌略贵。这种蘑菇炒后还是浅绿色,风格比牛肝菌高。菌中之王是鸡枞,味道鲜浓,无与伦比。

雨季的水果是杨梅。卖杨梅的都是苗族姑娘,戴着小花帽,穿着绣着花的鞋子。他们坐在别人梯田的一个角落里,不时地喊着:“杨梅卖家———”听起来像娇娇他们的声音在雨季软化了昆明的空气。昆明的杨梅很大,有乒乓球那么大。叫“霍塔梅”。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名字,就像一团红色的火炭!一点都不酸!

雨季的花是缅甸桂花。缅甸的桂花是白兰。可能这种花最初是从缅甸引进的,花的香味有点像桂花。其实和桂花———没有关系。不过话说回来,别的地方叫白兰和巴尔兰,也比不上兰花,但是很香很香。我住在若园巷2号。院子里有一棵树叶茂密的缅甸大桂树,使周围的房间都绿了。在缅甸和广西风华正茂的时候,地主(一个五十多岁的寡妇)和她的一个养女搭起梯子来接他们。每天,他们不得不把它们捡得更好,带到花市去卖。她大概是怕租客乱采她的花,经常给每个家庭送一些。有时候我会送一盘满满七寸的缅甸桂花!带雨滴的缅甸桂花,让我的心柔软,不牵挂人,不想家。

下雨,有时候,会引起一点点留恋。李商隐写给北方一个朋友的雨夜笔记,是写给很多长期旅行者的。一个雨天的早晨,我和德熙一起从联合国大会新校舍去了荷塘。看着池中清澈的湖水,看着比丘尼里陈圆圆的雕像(据说陈圆圆跟吴三桂去云南后出家,暮年死在荷塘里),雨又开始下了。荷塘边有一条小街和一个小旅馆。我们进去,点了一碟猪头肉和半斤酒(装在绿色釉面陶杯里),坐了下来。雨下得很大。酒店里有几只鸡,都是头在翅膀下,一只脚踩在地上,一动不动地站在屋檐下。酒店院子里有一朵大香花。昆明有许多芳香的花。一些小河被木本植物包围着。然而,如此大的木本植物是罕见的。一棵木本的树爬上架子,紧紧地覆盖着院子。茂密细碎的绿叶,无数半开的白花,浓郁的花骨,都被雨水淋透。我们不能离开,所以我们一直坐到下午。40年过去了,还是忘不了那一天的感觉,写了一首诗:荷塘外行人少,野铺青苔痕深一寸。一杯浊酒来不及,香花湿雨。

我想念昆明的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