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狗特皮 ,泷泽萝拉

  • A+
所属分类:美文赏析

关于狗的有趣记忆

文本/陈维斌

小时候,舅舅养了一只白毛的大白狗,很可爱。每次见到你,白总要低着头溜,蹭蹭他的热情,很聪明。白后来生了一只小狗,但它是黑毛的。我叫它小黑。他经常从他叔叔家跑到我奶奶家。当我遇到他时,我总是跟着他。我喜欢抱着他玩。

阿白和小黑是温柔的狗,不乱吠,讨人喜欢。两只狗经常在一起。小黑渐渐长大,白也渐渐老了。他喜欢干净,他的白发保持干净。

后来,由于疯狗咬人事件的发生,村里开始捕杀各种家庭饲养的狗。每个捕狗队手里都拿着一个铁丝网,上面系着一根竹竿,他们视察了村子,挨家挨户地放狗。白和小黑双双从舅舅家逃到外婆家,白去了外婆在客厅睡的那张大睡床底下;见势不妙,小黑从巷子里跑了出来……

从第二天开始,我再也没有见过阿尔巴和小黑。奶奶告诉我,白后来被带走了,小黑再也没有回来。……无尽的悲伤和思念时常涌上心头。

有一天,我一个人去田里玩。我不小心在村口的红薯垄里发现了一只死狗。啊!苍蝇在死狗周围嗡嗡作响。我吓了一跳,慌慌张张跑回村里告诉朋友。下午,我决定带朋友去看看,在红薯垄附近,嘿!死狗不见了。一只面目狰狞的野狗正在原来死狗的位置周围嗅来嗅去:“没办法,死狗是怎么变成活狗的?!”我刚要转身往回走,说晚了,然后就快了!那野狗一声嗷扑向我,我的右大腿被狠狠咬了一口!

“哇!”我疼得大哭起来。同伴大叫一声,野狗转身就逃!

我被送回家,村民们都很着急。他们打电话给我爸爸,让他去卫生站清理伤口。博嫂还拿出一个铜镯子帮我刮毒。然后,我爸骑了一辆单人车,带我去打狂犬疫苗。

我恨死那只野狗了。难怪俗话说,“狗咬吕洞宾,却不懂得如何去爱人!”我觉得估计野狗是死狗的亲戚朋友。当我走近过去的时候,他一定是把我当成了杀狗的凶手,通过锋利的狗牙把他的仇恨无情地扎进了我的身体!

从那以后,我发现村里的其他狗看到我走路时都会远远地大声吠叫。“ Hoo,Hoo,Hoo ……”一定是空气中还弥漫着野狗传给它们的那种痕迹,确定我是杀狗的凶手,狗。现在,当我看到一只狗时,我无限害怕。

直到几年前,我和作协一起去大埔征集游客。在一个家庭式的生活场所前,阳光明媚,我们心情很好。我们坐在门对面,在阳光下休息。旗杆上的一只大狗也在大髻前伸了个懒腰,有时还会对我们摆不同的姿势,并卷起全身就地打滚,逗得我们哈哈大笑。

“祥符面前的狗是气场!”我松了一口气,仿佛这些年心里的卑微都变成了阳光下的一缕青烟,我的委屈都消失了。奇怪的是,自从我旅游回来,即使走着走着,摇着,我也很少遇到一只看到它就叫的狗。

和一只狗交朋友

文本/王文丽

十岁的时候,妈妈带回了一只小黑狗,给它取名叫哈利。这是一只有鼻尖、尾巴尖和四个小蹄子的小狗。我非常喜欢。

刚刚满月的哈利既聪明又淘气。每次我喂它,它总是小跑着过来,深情地咬着我的裤子,摇着尾巴。我把面条倒进碗里,它就低着头开始吃了“吧唧”,连汤都舔了。听说狗喜欢吃肉,就偷偷在面条里加了点肉汤,这也是哈利喜欢我喂它的原因。

每天放学后,我一走进院子,哈利就高兴地跑过来迎接我,高兴地揉着我的裤腿。妈妈看到后高兴地说:“狗其实是最人道的。你整天喂他肉汤,现在你学会讨好你了!”我听了很高兴,疑惑地问:“是真的吗?哈利知道我最适合?”没等妈妈回答,哈利就仰着脖子尖叫了两声“王,王”,好像在回答“是,是”。我和妈妈笑是因为它可爱的状态。真的是一只只会理解人的小狗。

我去田里除草,哈利跟着我跑前跑后。要么追蝴蝶,要么去田里看牛吃草,偶尔给我带回来一根小柴棒。课间休息时,我把铲子扔得远远的,对着它大喊:“哈利,把铲子捡起来!”哈利一路小跑,用嘴把铲子拿了回来。我一直扔,它一直捡。反复几次后,哈利开始觉得无聊,磨蹭着短腿,不像刚开始那样勤奋。我不禁感到我的心脏。哈利在默默地抗议!

有一次回家,遇到铁将军,关上门。我妈妈不在家,我也没带钥匙。哈利抓起门冲我吼“王,王”。我心里也很着急。我跑到邻居家,问了他们很久,但我不知道妈妈去了哪里。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妈妈背着锄头来到了我家。我高兴地问:“妈妈,你去哪儿了?我跑了好几次,邻居们都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妈妈笑着回答:“我去给菜地除草了。听了狗叫声不一样,我想可能你没带钥匙,我很快就回来!”

我惊讶地说:“妈妈,你太神奇了!我听到狗叫就知道是我!”妈妈笑着回答:“不是我厉害,是哈利厉害!陌生人经过大门时哈利的叫声和我们一家人回来时的叫声是有区别的!隔壁张阿姨也说了同样的话!”我忍不住紧紧抱住哈利,竖起大拇指。它似乎明白了我的赞美,他害羞地把它藏在我怀里。原来哈利还是一只谦虚低调的可爱宠物!

渐渐地,哈利长成了一只漂亮的大黑狗。每次我带他骑车兜风,当我开始蹬自行车的时候,哈利就冲到前面几百米的地方,躺在路中间等我。那是它最好的时候。好像在说:“我还是快点吧!师傅,你要加油!”然而,当奶奶走路的时候,哈利一路迈着小步,不慌不忙地跟着奶奶,一路根本就不会跑。看到它相反的表现,我不禁好奇,哈利是一只精致的黑狗,学会了因人而异,看着人走路。

虽然我从来不低估狗的智商,但我对哈利的多次表演还是相当惊讶的。每当我不开心的时候,哈利就用爪子抓我,乖乖地陪我发呆。认识你的眼睛让我觉得和狗做朋友其实是值得开心一辈子的事情。

狗的“孝顺”

文/何应龙

每当我怀疑水晶球里的时间凝固了,我就会找个理由忘记狗的名字,但看客的愧疚却从水晶球里滴了出来。

所以,为了自由,我要写下我对灰狗的记忆。

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这只狗是在它主人的葬礼上。

黑红两色的棺材仿佛凝固的血液,按照丽江齐河乡的习俗,将棺材头朝外放在主房中央。在正房前的矮石阶下,和参加葬礼的其他男女一样,我在粗糙的草席上拜了好几次。

这时一只狗走了过来,坐在草席上供人跪拜。它看着门,表情让人想起马的眼睛,深邃如井,沉默如松子。一切似乎都井井有条,没有人来赶走它。

趁着午饭前的空闲时间,和其他“孝顺的男人”一样,头上扎着白纱的舅舅给我讲了关于狗的故事。“看那只灰色的狗。它的主人就是这次死的那个。平时,他是最适合这只狗的。他去山里打猎时总是带着他。他生病后,去昆明检查。结果他发现自己的肝脏出了问题,然后住院,然后就不省人事了。医生说他活不长了。就在死亡证明出来的前一天,曾经在山上奔跑的狗突然回家了。他一坐在门口,就坐了好几天,直到主人的尸体被送回家中。”

吃饭的时候,村里其他几只狗溜进院子里的桌子底下,把人留下的骨头吃了。只有灰狗坐在大厅前面。

很快就将棺材抬走,倒在地上的孝男孝女发出了低沉的呜咽声。这时,死者的妻子和女儿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立刻放声大哭,仿佛在释放自己生命的能量。灰狗走到他的女主人面前,舔了舔她的脸,又舔了舔她的手。似乎只能这样安慰它的女主人。我相信它的眼泪已经在月光下干了。

棺材被抬走,鞭炮响起,爆炸的不是火药,而是灰尘。灰狗似乎没有听到鞭炮声,继续跟在棺材后面,不远,也不近,始终与棺材保持着数米的距离。

奶奶告诉我,孩子不和他们一起去是不吉利的。她和我站在一起,看着远处的棺材和远处的灰狗。当我叔叔回来时,他告诉我,当棺材埋在土里时,灰狗一直在旁边。

每个去过的人都回来了。狗还没有回来。也许,它会继续守在墓前,陪着它的男主人回忆起多年前打猎时照耀在山上的月光。

同样的月光,只是月光从未改变。

一只狗跑了

文/王光灿

黄啸是一只狗,一只至今已经消失的乡村黄狗。

我从来不喜欢狗。这跟从小从课本上读到的“狗”、“丢了家人的狗”、“狗的事”这几个字有关。另外,一年油菜花开的时候,我还年轻,曾经被野狗咬过,到处求药吃了不少苦头。后来看到有狂犬病发作的人,所以结婚后就没养过狗。

邻居养了一只金色的小狗,名叫黄晓。俗话说,狗没有圈子。黄啸经常来我家,我不太欢迎。但是因为演出,我就偷偷开走了。黄啸有多管闲事/抓老鼠打猫的本事。乡下的房子拒绝不了老鼠,我更讨厌老鼠。一次小小的旅行毁了我的几本书。更有甚者,农作物每年一季又一季的收割,可恨的老鼠日夜入侵,摧毁了东西方,让他们苦不堪言。就这样,我渐渐不反对黄啸的来访,有时还会用一根骨头或一口剩饭给一个小奖励——。但不知道哪一天,两个同龄的读者在学校闹事,回到家还在纠结。当黄啸再次进行友好访问时,他的儿子变得不友好了,尚未散去的怨气转移到了黄啸。被踢开并被赶走的黄啸尖叫着走出了门,然后转过身来,回头看了看,迷惑不解:好吧,怎么了?

“你为什么踢它?”我说。

“谁称之为他们的家。”不生气的儿子反驳道。他还给小黄狗加了“黄眼狗”。“王”,“黄”都是我们南方人用同样的口气说出来的。邻居老王认为是我唆使儿子侮辱他——,指桑骂槐。嘴里没说清楚,但一向沉默寡言的老王脸上却有不悦。智满(编者按:方言指最小的弟弟。)他看到我或者我儿子路过他家门口,故意逗小黄狗,做了一系列“王、王、王”的动作,意思是我家的名字叫。此外,禁止小黄狗在我家附近走动。但是小黄狗就没有这么体贴了,他还是没有错过。老汉真的很讨厌“狗”不产钢。王家喂鸡的时候,小黄狗有时候也会参与其中的乐趣,老满妈难免会说些拉狗不经意骂鸡的话。好在老婆从来不注意,只是偷偷管教自己的孩子。关系很好的两个家庭开始生疏了。

后来因为工作调动,老婆孩子也跟着一起离开了村子。然而,一个小小的橘子园无法移动,我的妻子拒绝放弃。她不得不每隔一段时间回到村子里照看橘子园,拜访亲戚朋友。见到王氏家族还是不自然。王家还是不肯多回应我,看来他们心里还是有些坎坷的。

日子是在尴尬中度过的,总有一种心里不是滋味的感觉。

小黄狗一天比一天变大黄,但无论春夏秋冬,还是不见月亮的日子,只要回到不断变化的村庄,黄狗永远不会变成“黄眼”,更不用说“王、王、王”。反之,总会引来损失。说到在我身边亲热,包括对我不友好的孩子。然后他走回来,领着我们,直到我的门雄辩地站着,等待门打开。不顾主人家的建议,不顾我们的善意和无奈的反对,坚持要上门看一看。很多时候,我们无法拒绝,也没有理由拒绝,只好顺其自然。狗有狗道,不会因人而异。

狗是乡下人的家宝和防盗门。老邻居和新婚家庭纷纷养狗。当我回到家乡时,我有时会被他们侮辱。但只要你喊一声小黄,不管小黄是否出现,狗狗们立刻停止对对方的无礼,垂下尾巴走开。看来以前的小黄狗有了自己的队伍,成了老大,又成了村里的门卫队长。

我说:“狗记性好。”

这时,三年级的儿子反驳:“我踢了一下,它却忘了。”

“狗狗应该只记得。你读了好几年书,连这个道理都不知道。”妻子责怪儿子说。

我妻子的话很有哲理性,刺痛了我的一根神经。我不像我妻子那样羞愧。人的记忆不是用来记住恨,而是用来记住爱。每天捧着书怎么能忘记这个原本的原则?

征得妻子同意,我回到农村,借王家老母亲60岁生日的机会与王家沟通。当我到达村庄时,我惊讶地看到黄冲出去。其他人看出了我的疑惑,说:“王家老人见到黄啸,真是太不听话了。他告诉他父亲把那条黄狗赶走。但当他在争吵中被属灵的黄狗听到时,他就逃跑了,再也没有回到村子里。”。

那天风很大,有点冷。树叶落下来,好像我的心是空的,凌乱的。我希望谁能填写或整理一些东西。世界没变,只有一排大黄狗从村子里走出来。这是一种原始的生命反抗,无声的反抗。

它想抵抗什么?

想起那一天。那是中秋节,我回村里看望我的父亲和母亲。回到村子需要一条船。当船要靠岸时,老黄狗和王老汉正在岸边等船。黄狗在船上看到我,立刻兴奋起来,扭动着黄亮的身影,转过身去,老满被认为是在问主人。当主人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时,黄狗钻进了水里。当他涉水去接船时,他拒绝上船,陪着渡船回到岸边。我的同路人非常羡慕,认为我是狗的主人。老人的脸像白天的天气一样阴沉,没有阳光。我骂他“耳旁风”,擦肩而过的时候也没有震响他的耳膜。

也许这一次,黄狗伤透了老人的心,给黄狗自己带来了不祥。

黄啸别无选择,只能离家出走。狗真的很聪明。不要过分伤害任何人,也不要暂时毁掉自己。

乡下的酒很热闹,老王很热情,还特别敬我的酒。我说了一些祝福的话。应该是很久以前了。因为我们放不下一颗平静的心,因为我们缺少一份勇气,我们正遭受着一种莫名的煎熬。至此,我才知道宽容的分量。

我告诉我儿子关于那条黄狗的事。我儿子的沉默是对黄狗的无声致敬。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