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湾记忆 :作家: 严小武

  • A+
所属分类:名家散文

在记忆的长河中,总有一些人和事让你感到深深的眷恋。有时候你所需要的只是记忆中的一棵古樟树,回味中的一座老房子,以及久违的古老民俗,它会唤醒你沉睡的乡愁,让你错过梦想。龙安的沙湾是我生命中的“故乡”,是我梦里常回的村庄。有我的亲人,有我生活的简单回忆。沙湾村属于利川市龙安乡桃口村。这是一个大约有20户100多人的小村庄。村里有三个姓:杨家、魏家、蔡家。村里的房子大多是木结构的,看起来很古老,但又靠近山川,所以品味不同。一条小路沿着小溪蜿蜒出了山,向远处走去。杨家村头上的樟树苍老茂盛,枝叶繁茂。记不清有多少沙湾人生活在它的怀抱里,遮风挡雨,乘凉。沙湾记忆最深的应该是我二姨六七十年代结婚的那段往事。那时候我还不到十岁,经常听到我妈唠叨我二姨要结婚了,要带我去吃酒。我高兴地庆祝新年,期待着那一天的早日到来。依稀记得那是十月的一天,太阳似乎很不耐烦,早早地就跳出了山,秋风吹来了稻香。妈妈很早就收拾好了我的东西,喂完家禽后,她从衣柜里翻出过年愿意给我穿的半新衣服,帮我穿上。离家时,她再三要求邻居祖德阿姨帮忙照顾好这几天家里的鸡、猪、狗、鸭。就这样,我高高兴兴地跟着妈妈,高高兴兴地踏上了去沙湾的路。

到沙湾的路大概有五公里长,路面很窄,只够一个人通过。两个人并行是非常困难的。要跑在妈妈前面,她必须侧着身子才能通过。在路上,我要经过两个村庄。前面的村子是二姨要嫁的新婆家,叫王婉,村子也不都是颜姓;第二个村子叫桃口。过了桃口,20分钟就到了沙湾。那时,我奶奶还住在杨家的老房子里。虽然房子很旧,但对于二姨的婚姻来说还是很干净整洁的。大门左右两边贴着红色的对联,大厅中央的桌子上放着一对红色的蜡烛。蜡烛的火焰欢快地跳动着。很远的地方,我看见奶奶站在门口迎接我们。奶奶是一双小脚,走路小心翼翼。那时候我奶奶应该五十多岁了,因为脚小,只能在家当女工,又因为身材小巧精致,看起来不像50岁的人。奶奶有两个爱好,一个是抽烟喝水,一个是喝茶。那个水烟是铜做的。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我奶奶拿起水烟袋的时候,我赶紧给她点着了“纸莎草媒体”。一张“纸莎草纸媒体”可以抽四五罐烟。她从来不知道自己抽了多少黄烟,点了多少“纸莎草纸媒”。一个水烟和一个茶碗,和奶奶一起度过了平凡的一生。在我的记忆中,我的二姨很漂亮。她个子不高,但看起来很苗条,大眼睛,小嘴角微微翘起。从她当时在农村结婚时穿的衣服来看,她全身都是红色的,充满了节日的气氛;一头漂亮的头发扎上淡紫色的丝带,几缕青丝调皮地落在肩上,让温暖可爱的二姨更有魅力。二姨素颜如柳般清新。当年物资匮乏,虽然没有好的餐桌招待客人,但前来祝贺的亲朋好友络绎不绝。宴会一直忙到半个下午,亲戚朋友都舍不得走,只留下兄弟姐妹举行告别仪式。仪式前,母亲、女儿和姐妹们会哭着结婚,以示新娘即将离开家庭,在丈夫的家里开始新的生活。这时,新娘不得不表现出很大的不情愿。仪式开始,母亲扶二姨进堂,拜天地,跪下感谢父母的恩情。之后,大JIU抱着二姨出了大门。当时的习俗是出门看不到墙角,出门看不到床脚,所以晚上过后新娘就出门了。迎亲队伍通常带着宋明和窑灯。二姨被迎宾队团团围住,越走越远,随着窑光的闪烁消失在暮色中。看着二姨远去的背影,我心里很难过,泪水夺眶而出。我知道二姨的行程会像泼出去的水,她总会成为另一个儿媳妇,沙湾偶尔也会成为她的娘家!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祖母已经去世了,葬在沙湾的竹林里。我们和二姨家一起离开了沙湾。沙湾的一切,涓涓细流,林中萤火虫的火光,屋顶上鸟鸣的炊烟,奶奶等待的身影……,在时光中逐渐酝酿成一种挥之不去的乡愁!

沙湾,一个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村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