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抬起来一下不然没法动 坐在男朋友身上能感觉到

  • A+
所属分类:古风古韵

[div]

大二期间,我们系和计算机系打着促进文理学院友好交流的旗号,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其实是伪装的相亲。

在男女比例为20:1的“蒙克系”中,计算机系的男生们看到了那天我们系女生眼中闪耀的捕捉到的光芒,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让我难忘的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男孩愿意看着我。

联谊的那天早上,我穿上了一件花了两个星期生活费买的仙白色连衣裙,还有一双选了半天的漆皮红色小鞋。看着镜子里圆圆的脸,小小的眼睛,黝黑的皮肤,我昂着头走出宿舍门。

饭桌上,大家推着杯子换换口味,畅谈自己的理想和未来,每个微醺的人脸上都戴着得体的口罩。喝了三个回合后,空气中开始弥漫着暧昧的气氛。有的男生把手悄悄放在女生肩膀上,女生不反抗。他们继续举杯唱歌。

[div]

餐桌上混杂着碰杯声、握拳声和听起来像陌生人的歌声。

[div]

联谊结束后,室友们被一群男生围住,送到了楼下的宿舍。我一个人去操场是为了掩饰无人陪伴的尴尬,直到汗流浃背才回去。

回到宿舍洗了个澡。刚躺下,就听到下铺舍友分享她今晚的成就——五个男生加了她的微信,两个邀请她看电影。她的话起到了导火线的作用,让其他室友纷纷谈起自己如今备受追捧的经历。

我把头藏在被子里,试图不去听他们的对话,但他们尖锐的声音像针一样扎进被子,钻进了我的耳朵。

我戴上耳机,打开电脑,登录了我的网文作者账号——。晚上天气温暖凉爽。

这是我两年前在某网站注册的情感账号。到目前为止,我已经赢得了1000多名粉丝和500个奖项。

熟悉我的粉丝都知道我是个懒作家,我的写作频率和长度都不确定。

对我来说,每次登录后的第一件事不是更新文本,而是阅读私人消息。

这两年收到的几千封私信我都看了,很少回复,因为妈妈和女朋友落水该救谁的问题,真的不在我能处理的范围内。

然而,这并不影响我,我从未恋爱过,却能成为文字世界的爱情宗师。两年的甜蜜虐恋小说赢得了足够多女孩的心。

经常有粉丝偷偷相信我男朋友有我男朋友的原型。

一般这样的问题我都会敷衍了事,因为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也不会告诉读者甜蜜的爱情只是我的幻想。

在这个看脸的世界里,爱情对我来说是一种奢侈,这是徐帆教给我的。

徐帆是我的第100个粉丝,男粉。从关注我的那天起,他基本承包了每篇文章的第一赞和第一评论。

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在评论区和他互动了100多次,却从来没有给我发过私信。

直到有一天七夕发了一篇关于照顾单身狗的文章,他突然私信了我。

[div]

信上说:“你说的话我都看了,但有时我冒昧地推测一下。事实上,这些激情背后隐藏的是你的骄傲和孤独。也许别人想从你的话语中找到温暖,但我想通过你的话语温暖你。我承认我很怂,因为我等了399天才敢第一次这样跟你说话。一年多来,我一直在脑子里重复着一句话。我想了解你。除了晚上的冷雨,我还想知道你的另一个名字。”

我很难描述我第一次收到他的私人信件时的感受。我盯着屏幕上的文字看了很久,仿佛我就是那个一直期待和他对话的粉丝。然后我在对话框里小心地打了三个字:李。

后来我们互相加了微信。加了他之后,手机

腰抬起来一下不然没法动 坐在男朋友身上能感觉到

然后我们互相加了微信。加了他之后,手机

就像闹钟一样,我们每天6点就收到他的早安问候。

他曾经一个个给我打电话,喜欢和我分享他的生活细节。我知道他是大三学生,身高183。他有两段恋爱史,主动甩别人一次,被甩一次。我喜欢健身和旅游,去过十多个国家...

除了我的话,他对我几乎一无所知。因为我从来没有向他透露过任何关于我生活的信息,即使我在无数个孤独的夜晚和他聊到深夜。

他是一个爱拍照的大男孩,自恋。他经常在运动后给我发一些照片。棱角分明的脸,结实的肌肉,一双深情的眼睛,都很符合我幻想小说里那个男人的样子。

帅气只有三秒钟。每次发照片都会加:“下次用我做你小说的封面。我会免费为你做广告,帮你粉,不收你版权费。”

我还沉浸在他的面值里。听到这样的挑衅,立马就回去了:“我想靠我爸成为网络名人,没门!”

[/h/我在朋友圈发了一张自拍,比你的文章好看。哈哈哈……”徐帆从来没有给我留下开玩笑的空间。

“我不能让你成为网络名人,但我可以让你看到红色的感叹号。”在屏幕上,我咬牙切齿地表达对被曝光的愤怒。

“女人真小气”徐帆抱怨不公。

“有种冲向我的冲动,什么别的女人!”

“你的脑回路真奇怪!”许凡在键盘上吐了一口老血。

我用手机打了一个胜利的猪电话。

[div]

也许正是在这个时候,徐帆的画风走上了歧途,从讨论一个高个子男人身上的文学,演变成了一个每天都会自相残杀的涂鸦笑话。

唯一不变的是,他对我的日常生活知之甚少。

[div]

某年的平安夜,他说因为第一次不熟悉地形,要来我所在城市的学校买一些健身器材,所以希望我带他转转。

我拒绝了他。

他问我为什么,我说我不知道,他没有回答。

圣诞节那天,我躲在书房里读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突然收到一条信息:你们城市下雪了,我正好路过。

我抬头看了看窗户,果然,外面下着大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