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兵的感受 发稿人: 春晓

  • A+
所属分类:古风古韵

我的叔叔廖天生,祖籍临桂六塘镇。20世纪60年代参军,在桂林奇峰镇参加李嘉存军。军营在罗盛教烈士陵园附近;曾参与当地郊区瓦窑工业区建设。

上世纪70年代,舅舅所在的41军695军奉命调湖南洞庭湖一带,她的姑姑秦淑英也随部队去了长沙。

舅舅回忆起今天的部队生活,还记得晚上饿了。因为当时物资匮乏,他只能啃两块饼干充饥。顺便抿了两口桂林三花酒解解困。他对军队有着深厚的感情,并将这种感情刻在孩子们的身上:我表哥给军队起名;表姐冬天出生,取双意冰(谐音“Bing”);表哥名叫伯(长沙人叫他伯提宰),为了纪念雄伟的洞庭湖。

我叔叔告诉我,他爱上姑姑的地方在桂林包惠菜市场附近,但当时他不敢牵手,各行各业都只是走走。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重情重义,懂得感恩回报,记得别人给他的一点点帮助。古语有云,“滴水之福,报春水喷涌之时”。

我叔叔住在部队,一周只回家一次;我阿姨是医务工作者,晚上还要上夜班,所以孩子就托付给我奶奶、妈妈和爸爸照顾。是他母亲的家人解除了他的忧虑,让他安心工作。调到湖南后,每当有时间回到桂林,他都会带回腊肉、泥鳅鱼,甚至一整套瓷器餐具。我记得,当他帮他的表弟和表弟做一件海尼夹克时,他也没有忘记给我缝一件。有一次,他看到我的衣服旧了,就从柜子里拿出一套衣服,二话没说就给了我,这让我很感动。

他和他的姑姑和好了,存了钱。他们通常用面条和豆腐煮蔬菜。当战友、亲戚来访时,他充分利用地主之谊,拿出平时因怕怠慢而不肯吃的好酒好菜,展现了湖南人的热情和魄力。

我叔叔诚实坦率,喜恶分明,铁骨铮铮。即使他站在上级或者首长面前,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他就是傲慢。他从不奉承或违背自己的意愿。他是一只老虎。八十多岁的他依然有一寸板头,腰板挺得笔直,眼睛瞪得大大的,权力很大。他这辈子最讨厌忘恩负义的人,骂他们“王八混蛋”。

我叔叔深得人心,有深厚的群众基础。他的同志们非常尊敬他。50多年来,每当遇到他,他都向他致敬,把他尊为老领导。白发大叔听了他们的称呼,只是微微一笑,云淡风轻……

祝叔叔健康长寿。希望他有机会回来看看家乡的山水,看看桂林的老同志,看看曾经挥汗如雨的奇峰镇的李嘉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