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饭” 笔者: 蒋绍斌

  • A+
所属分类:美文赏析

爱人从乡下老家回来,带了很多我妈做的饭“”。这些菜虽然常见,但我特别喜欢。

小时候家里穷,吃饭多是家常菜或者野菜。即使是准时放假或者客人到来,也很少会有鱼一样淡淡的腥味。蔬菜是随季节变化的,为了一家人吃饭点菜,妈妈们往往会根据季节提前做好腌萝卜、麻辣腐乳、豆麦泡菜。

当春萝卜出生时,除了正常食用外,母亲会把根去掉,洗干净。萝卜头用线串起来,大的切成条。萝卜头干至半干时,全部放入缸中,加适量盐后密封。该等的时候就拿出来享受。

豆腐乳是年底做的。“二十五,打豆腐;二十六年肉”。腊月二十五,家家户户要上一桌(十斤黄豆)或半桌豆腐。妈妈选了压剩的豆腐,切成火柴盒大小。在筛子里铺一层干草或干荷叶,然后把豆腐一个个铺好,盖上稻草,放在灶台旁边的备用处。豆腐上盖了一层绒毛后,加盐淋上辣椒酱,放入大大小小的陶罐中,封住罐口。过几个月就会变得好吃“下一餐”。

还有一种饭,就是麦酱。夏收后,我妈把粮食卖了,把剩下的几乎卖不出去的麦子洗了,放进锅里,用火煮到烂透。加入适量的面粉和盐,搅拌均匀,放入未密封的陶碗中,在阳光下暴晒十天。然后在锅里加入生姜、味精、大蒜、胡椒粉,反复搅拌,密封装罐。

我很喜欢小麦酱,至今还记得它的酸味。但是这些咸菜不是每天都吃的。蔬菜短缺的时候(时令蔬菜换季的时候),我妈会开一个罐子,盛一小碗。水煮、油炸或生吃,各有风味!在物质匮乏的时代,对整个家庭帮助很大。

上了中学,住在离家十几里的学校。一个星期,家里只给一块钱生活费。星期天回家回学校的时候,总是满满的装在罐头瓶子里。有了咸菜的补贴,我少打了很多菜(虽然那个菜只花了五毛钱),省了不少钱。一学期下来,我用省下来的钱买了几本书。

长大了在外打工,方便的地方会带妈妈的“饭”。我吃这顿饭的时候,好像我妈和我在一起。后来我留在城里,每次来临门,我妈总是带几瓶。有时候邻居来串门,品品,夸妈妈手艺好。

现在我妈年纪大了,动作不如以前了,也很久没做了。老婆有空也试着学着做,但总有一丝味道。今年端午节回家我们都很开心,妈妈身体也比以前好了。只是没想到会搬家的妈妈闲着没事干或者忘了自己贪吃的孩子,做了一些“饭”。

现在生活条件好了,超市什么都有,买不到也尝不到!只是人在千里之行总有一颗怀念的心。总觉得买回来的味道,再有特色,也不如我妈做的味道正宗。

离开家乡多年,能尝到妈妈的“饭”我很高兴。其实我们怀念的是一种老味道,不是落后和贫穷!我怀念妈妈带给我的真实,家人有亲情的温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