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温泉 :笔者: 王新志

  • A+
所属分类:美文赏析

剑河正东过铁塔山,南岸群山间蜿蜒出一条沟渠,与之相连甚深。这条沟的名字叫暖泉沟,沟边的村子叫“暖泉沟村”。“暖泉沟”就是以沟里的温泉命名的。相传宋初,陈堓祖上东游,走到新安,看到涧河两岸青山绿水,景色宜人,暖泉湾沟村是风水宝地,便在此建房居住。陈堓叫伊稀,也叫“伊犁”,温泉叫“伊犁温泉”。

“伊犁温泉”在新安历史上很有名,被列为新安八大古景区之一。温泉这个景点也在许多诗歌中有所描述。清代新安县秋娥诗:““沿月石流不冷,在卓影岩下呼吸是常温。温暖不是从太阳的烟开始的,但寒冷不会变成冰。”诗人卢公子也有一句诗说:“山飞白,河上冰如银。只有伊李灿的水永远留在春天。”

温泉从地下涌出,雪夜春日,霜天浪翻,烟云升起,水汽弥漫空中。多么神奇的画面,多么迷人的地方。可惜地表涌出的温泉水早已干涸。“齐月”的手和“卓影”的身影凝固成一幅水墨画,将永远留在历史的记忆里。

历史记忆里还剩下一个人,就是钱若水,新安第一个沐浴“伊犁温泉”的书生。他的父亲给儿子取名钱若水,因为他住在一个温泉旁,在北方建水附近。这个人从小聪明,智力超群,过目不忘。他十岁就能写诗了。他走上仕途后,忠于职守,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成为北宋著名的大臣。

“云潭影日长,物变星动数年。”温暖的流水和时尚界的风云人物都被岁月带走了,留给你的只有一些挥之不去的回忆。没有岁月沧桑的痕迹。虽然只是回忆,但还是要去追求。带着一些憧憬和好奇,有一天晚上,我开车在去暖泉沟村的路上。

车停在金水大道的一座小桥上。路人说里面是暖春沟。我下了车,沿着沟搜索。只走了几步,就感觉从闹市区进了山村。沟两旁房屋稀疏,行人稀少,清冷,弥漫着宁静、苍凉和落寞。沟里没有暖春流,却长着杂树,杂草丛生,有的地方露出黄土。虽然我有所准备,但还是有些遗憾。看到一个戴眼镜的长辈从两座大山回来,我忍不住问了一句。他说小时候沟里到处都是泉水,水柱50-60厘米高,珠子串成一串,比如开水滚,冬天冒着热气,水雾。沟的两边只能听到笑声,却无法相见,远近的人络绎不绝的来洗澡洗衣服。后来,周围的人开采了土地,春天被埋了。此外,工厂抽取地下水,水位下降,泉水干涸。当被问及村里是否有一个叫钱的家庭时,他说,钱若水的后代在北宋后期向南迁移,村里没有钱。

走在这条安静的山村路上,凝视着那条古老的沟渠,触摸着温暖春天的伤痕,我不知所措。汩汩的温泉水可能已经沉入地下更深处;北宋人钱若水早就被历史的波涛冲走了。世界上的人和事都是注定要改变的,永恒和永恒只是一厢情愿。岁月的剪刀手总是在砍一切,时间的风霜总是在侵蚀一切。生活就像过去的一团烟,人终究会变老,连流水也会变老。但是美好的回忆永远不会变老,对美好事物的追求永远在我们心中。

再回头看文泉沟,仿佛听到山沟里吹来的风,又仿佛看到干涸沟渠的渴望,又仿佛感受到岁月的无尽沧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