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槽犯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有这么一种人,每次见面你都得问他现任女友是谁,因为他十之八九带了新的女伴;又有这么一种人,每次见面你都得问他在何处高就,然后他十之八九会递过新的名片,上面的公司和职务有了新的变化。

前一种人,我们可以叫他浪子;后一种人,我们可以叫他跳槽犯。

阿超就是这么一个不折不扣的跳槽犯。他是山西人,自幼失祜,家境贫寒,十六岁便到煤窑当挖煤工。后来到一个乡镇做文秘,半年后自动离职,到太原一家报纸当记者。做报纸编辑半年,又跑到河南一家青年杂志当编辑。我便是这时候认识他的。

那是2004年,我在郑州第一次见到阿超,当时他不过25岁,已经是那杂志的副主编了。他偏瘦、偏黑,有一种与实际年龄不相符的沧桑。喜欢喝酒,而且是喝急酒,酒量倒也不大,喝不了几口,眼睛就发飘,话就发稠。

再见阿超,是在2006年。当时他已经离开河南跑到北京,先在某文摘杂志做编辑,没多久就辞职去做出版,又做网络编辑,又做SOHO,又做文化经纪人。10月我到北京,晚上跟他住在一起。两个人几乎一夜未眠,一直在聊天。与阿超一比,我的经历苍白简单得不值一提。他是一张泼满了油彩的画布,不是什么经典画作,却也五彩斑斓;我呢,最多只是一张简笔画;至于身边更多的人,一辈子只呆在一个小地方,只做一份工作,那种人生,只是一张白纸罢了。

2007年6月我离开小城,到北京加盟某文化公司。阿超这时在另一家文化公司做策划编辑,我们算是同行了。也就半年多时间,他又折腾出许多事来,比如成立夜读社,追刺张朝阳。前者比较成功,他到现在做出版,用的还是夜读社的资源;后者,则像他的许多伟大设想一样,开头轰轰烈烈,结局悄无声息。

前不久,阿超又跳槽了。我终于忍不住质疑他:你总是这样不安分地跳来跳去,未必是好事吧?精力太分散,很难在某一方面有所成就。一个俗之又俗的比喻是,你与其浅尝辄止打十眼井,不如集中力量打一眼井。何况你跳槽,并不是越跳越好。

阿超喝了口酒,默默地说:其实许多人都这样说过我。可是,如果我没有跳槽,那我现在还在山西挖煤呢。

我再也无话可说,只是跟他碰一下酒杯,然后

跳槽犯有一种人,每次见面都要问他现在的女朋友是谁,因为他十有八九带来了新的女伴。还有另一种人。每次见到他,你都要问他在哪里工作。然后,十有八九他会交出一张新的名片,上面的公司和职位会有新的变化。

对于前者,我们可以称他为浪子。对于后者,我们可以称他为跳槽罪犯。阿超就是这样一个彻头彻尾的跳槽罪犯。他是山西人。他从小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十六岁时,他去煤矿当挖煤工。后来在一个乡镇当书记,半年后离职,在太原一家报社当记者。做了半年报纸编辑,去河南一家青年杂志做编辑。那是我遇见他的时候。

那是2004年,我在郑州第一次见到阿超。当时,他只有25岁,已经是那份杂志的副主编了。他又瘦又黑,有一种与他实际年龄不相符的沧桑。喜欢喝酒,但也喝急酒,酒量不大,喝不了几口,眼睛会浮起来,话会变厚。

再见超,那是在2006年。当时他已经离开河南跑到北京,先是在一家文摘杂志做编辑,很快辞职做出版,之后又做网络编辑、SOHO、文化经纪人。我十月份去了北京,晚上和他呆在一起。两个人几乎熬了一夜,一直聊天。与阿超相比,我的经历苍白而简单。他是一幅充满颜料的画布,不是一幅经典的画,但也多姿多彩;对我来说,最多只是一个简笔画;至于身边更多的人,他们只呆在一个小地方,只做一份工作。那种生活只是一张白纸。

我于2007年6月离开小镇,前往北京加入一家文化公司。阿超现在在另一家文化公司做策划编辑,我们是同行。半年多的时间里,他甩出了很多东西,比如成立一个夜间读书会,追张朝阳。前者还是挺成功的,直到现在还在利用夜读社的资源出版。后者,像他的许多伟大的想法一样,从砰的一声开始,平静地结束。

不久前,阿超又跳槽了。最后,我忍不住质问他:你总是这么闹腾地跳来跳去不一定是好事。太分散注意力了,什么都做不了。一个粗俗的比喻是,你不妨集中精力打一口井,而不是试图打十口井。另外,换工作也不会跳得更好。

阿超喝了口酒,默默地说:其实很多人都这样说我。然而,如果我没有换工作,我仍然会在山西挖煤。

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就跟他碰杯,然后。

一饮而尽。

人生也无非如此吧,欲安稳就得忍受平庸,欲精彩就得可劲儿折腾。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