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把时间花在心里 ,本文作者: 林清玄

  • A+
所属分类:生活随笔

我的朋友带我去看了一个收藏家的收藏品。据说他收藏的都是顶级的东西,任何一件的价格都在1000万以上。

我们穿过小巷,来到一间不起眼的公寓前。我心里在想,这样的地方怎么能收藏顶级古董呢?

收藏家来开门,陆续开了三扇不锈钢门才进屋。室内灯光很暗。等了几秒钟,我就习惯了室内的灯光。这时候我突然看到整个屋子都堆满了古董,多到我走路都要小心。

到处都是陶瓷、青铜器和马口铁,还有许多书画卷轴挤在缸里。师傅最后带我们去找沙发,沙发也埋在古物堆里。经过一番整理,我们得以坐下来。

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古董太拥挤了,让人感觉像是在垃圾堆里。我想到什么都不要过分,如果“太”就太可怕了。

我们都喜欢蝴蝶,但如果屋子里全是蝴蝶,那就不美了。想到蝴蝶,就会满屋都是毛虫,太可怕了。我们都喜欢鸟,但是鸟太多了,会伤人。希区柯克的名著《鸟》,恐怖场景总是让人毛骨悚然。

他恍惚间,主人拿出一盘,却不是茶,也不是咖啡,而是一盘玉。因为朋友向主人吹嘘我是专家,虽然我当场强烈否认,但主人觉得我谦虚,迫不及待地把他的收藏给我欣赏“ ”。

这种情况下,我得一个一个的去欣赏,用我全部的力量去赞美。说起一块檀玉,我心里还在想:为什么茶没出来?

看完玉石,我们转到主卧看陶器和青铜,才发现主卧只有一张床可以容纳,其余的从地面到屋顶都挤得很紧。

这些古代青铜器虽然都价值一千多万,但堆在一起却感觉不到价值。后来看了好几个房间,还是老样子。最让我吃惊的是,连厨房和卫生间都堆满了古董,主人家很久没有开业了。

古董的主人告诉我他为什么选择住在不起眼的巷子里,怕被歹徒觊觎。

而且他设置了那么多铁门,各种安全功能,普通人从外面窥探他的古董,却看不到一点。

朋友补充:“他酷爱古物,妻儿受不了,于是移民国外。”

古董的主人说:“女人和孩子都知道些什么?”

我对他说:“你的古物那么值钱那么多,为什么不卖几件,买个大的展览空间让更多人欣赏呢?这样房子就不会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了!”

他说:“好古董不愿意卖。”

他说:“还有那些庸俗的人知道什么是古董吗?”

离开的时候,我觉得有点难过。再伟大的古董也不过是“物件”。怎么能和有情的人比呢?再说了,为了占有古董,活着的时候很害怕,像一个囚犯被困在有几个铁门的牢房里,像一个乞丐住在垃圾堆里,何必呢?

况且每个人都会离开这个世界,就像以前手里的古董的主人一样。总会有那么一瞬间,他把手拿开,一只也拿不走。真正的藏家,不一定是藏家,真正的古董鉴赏家,不一定是收藏家;偶尔想欣赏古董,去故宫博物院,花几十块钱买门票,就能看到真正稀有的古物。累了,花几十块钱在三溪堂喝故宫特选的乌龙茶,生活不是很舒服吗?在家里,窗明几净,不需要三扇铁门保卫,不需要和无情的东西争夺位置。伺候东西不伺候不好!

我们的生命如此短暂,如果我们有计划,我们就会有烦恼;坚持,就会被束缚;有所得必有所失。

如果我们把时间花在商品上,我们就没有时间花在心里。

如果我们日夜追逐自己的欲望,我们就会失去健康。

如果我们变成了壶痴、石痴、玉痴、古物痴,我们就会忘记爱的世界的珍贵。

饱餐一顿,满心欢喜地喝杯茶,美美地睡一觉而不做梦,值多少钱?

“百花齐放,树叶不沾身。”那种生活才是我们向往的生活。花中有“深情”,有“自觉”不触身。

误解与欣赏,批评与赞美,都像庐山烟雨,浙江潮,却什么都没有留下。

去年春天最好的春茶今年会失去味道,所以今年我们应该喝这种春茶。

每年春茶都不错,我面前的粗陶茶杯也很不错。让那些愿意承担古董,古物,钻石,珍珠,甚至一切的人来承担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