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中的幻影 :笔者: 贺兰红云

  • A+
所属分类:生活随笔

坐在环形体育场的看台上,在2000多名情绪激动的观众中,我观看了一场有许多明星参加的流行音乐音乐会。

现在是七月的晚上九点,空气很热,没有风。体育场上空,一片巨大的乌云静静地堆积着,背后是一个低矮的灰黑色圆顶。夜晚的舞台上,灯光滚动闪烁,随着强烈的音乐节奏,耀眼铿锵的色彩在变化。演员们载歌载舞,灯光在他们身上晃动,然后在他们身后闪耀,在漂浮的灯光下映出他们朦胧的剪影。

一半刻意,一半真诚,观众在忘我地歌唱,宣泄着被唤醒的激情。他们附和着歌手,像醉酒的人一样严肃而执着地高声歌唱,手里挥舞着荧光棒。一点点荧光晃动,把看台变成了一条星星摇曳的长河。

下巴顶着,手肘放在膝盖上,看着眼前的群众集会,心情平淡,感觉很累。可能老了,我想,这激动的人群,这闪光的摇滚灯光,这划破夜晚柔软肌肤的尖锐音乐,这是激情开始又熄灭的时刻。这一切都在我身边,跟我有什么关系?

风吹过脸颊,带来清凉潮湿的味道。当时天空的乌云特别厚,几乎覆盖了半边天。

乌云之下,夜色中,一个浓浓的影子向上翘向空中。这是一个强有力的钢臂拉动体育场的框架。

高高的黑影突兀的立在夜空中,看起来很奇怪。让我突然觉得他就像哈姆雷特死去父亲的灵魂。这种想象攫住了我的全身,我瑟瑟发抖,一股莫名的激情把眼泪挤出来。啊,伟大人格的高贵时代!那个大声说话的伟大时代!

影子以一种超然的同情态度对我说话。他的声音很低,听起来好像来自地球的深腹。

“一切都是空的……”他说:“人,你不知道自己今天是什么,明天会是什么。过去的日子都是空的,但是明天和今天不一样!驱动你生活的只是一个虚假的幻想!你所希望的距离,只是海市蜃楼,是一座海城。睡觉的时候,醒来的时候渴望新的礼物,得到的却是镜子里的白发。”

死去的灵魂就那样静静地站着,用它的姿态透露着生命所有的悲伤。这种悲伤慢慢爬上我,爬上我的脸,像石膏一样包裹着我。

一阵带着潮湿泥土气息的风从天而降,直吹进我的裙子里。幻影突然消失了。现在的表演现场还是很精彩,很热情。

回想起他沉下去的话,我对自己说:

“你这个空洞的传教士,我了解你就像我了解我自己一样。常常,我差点被你说服,却以为你不懂空虚。空,作为空,不就意味着孕育吗?在最寂静的云层里,往往酝酿着最猛烈的雷电风暴。在最深的空虚里,也有几个梦萌动摇曳。它是生命的种子,一缕光照进灵魂,拉动人成长和生成。人啊,你注定要拯救自己,你的灵魂在前方的路上等着你”。

风很猛,一阵紧似一阵..天空中,紫色的闪电在乌云的肌肉之间痉挛。然后,沉闷的雷声从厚厚的云层中隆隆作响,像雪崩一样倒塌了。声音渐渐远去,突然爆炸,向外爆炸,整个天空仿佛都碎了。

如果生活对充实和光明没有希望,啊,上帝!那就请给我黑激情!给我切齿的冷眼和冷心!用怨恨和仇恨充实我的灵魂!让我握紧拳头,走过黑夜,走过孤独,走过肮脏营地的年代!

大雨要来了。这个夜晚的天空,酝酿着,将涌动着一场难以置信的壮丽演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