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失败是一种宿命

  • A+
所属分类:百家杂谈

4月17日消息,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发布声明,呼吁乐视妥善处理好易到目前面临的相关问题,避免出现群体性事件。

传达正能量的句子。

周航承认易访问目前存在财务问题,称乐视因“众所周知的原因”遭受易访问之苦。其中,直接原因是乐视挪用了部分易得资金,共计13亿元。

为什么岌岌可危的好用车会走到现在这个阶段?创始人周航最后说:“创业七年,我明白一件事。失败是创业的宿命

从一开始,我就喜欢创业的过程。

19岁,在广外(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读了一年书就退学了。那会觉得我叔叔特别凶,他上世纪80年代开的公交车。他家里还有一台28寸的彩电,就来北京在舅舅的公司上班,卖音响设备。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我叔叔和我的搭档去出差了。我正站在柜台前,接到一个电话,问有没有货。当时我当学徒才两个月,我很负责任地回答:是的,两者都有。挂了电话后,我想尽办法把货转走,甚至是北京晚报中缝的广告。打了几天电话,终于集齐了价值5万元的货,赚了几千块。这是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很会做生意。工作了一年多,我又回到了学校。毕业后,我和哥哥一起创业。启动资金来自我叔叔,他在1994年给了我们5万元。当我从银行取出钱时,我装满了一桶五美元的钞票,这是第一桶金。

第一次创业,找个小机会就能赚钱,第一年就能赚60万。如果你觉得赚钱太容易,你不知道是什么,你在扩张。

后来我憋不住了,公司陷入亏损泥潭,连续亏损三年,年纪轻轻就背负了几百万的债务,感觉在黑暗中没有希望。最困难的时候,欠了房租水电,被债主训话。

沉甸甸的,每天都在赔钱,不知道以后怎么办。有一次和哥哥聊天,我说这件事没有希望,他也没有想法,但是他说“坚持总有办法”,这让我很受鼓舞。一直影响着现在。

后来公司起死回生,成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音响公司。到2000年左右,公司每年可以赚2000-3000万元。2003年,我实现了财务自由。

我有一句人生格言,我在创业的过程中感到快乐。总觉得创业要享受过程,即使有坎坷,有挫折,即使走不动路,也要享受。

我从未想过工作是手段,生活是目的。对我来说,工作就是生活。我很清楚自己最想要什么。我现在做的是我应该做的和我想做的。

我很奇怪,为什么很多人这么煞费苦心地谈创业,好像创业就像一次西游,要经历很多磨难才能爬到胜利的彼岸。真正的企业家应该没有牺牲意识,享受这个过程。

我接触过很多企业家,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企业家大多是欲望之火。不管他们做什么,他们只需要成功。另一种企业家,他们正在做一些有趣、美丽和伟大的事情。

创业是对理想的追求,希望改变一些东西,而不是用金钱衡量一切。企业家要有两样东西,“天”和“地”。“天堂”是你对社会、行业或产品的看法。“地”是用户的需求,能否创造价值,能否获得回报。一个好的企业家要有“天”和“地”,既有格局,又有根基。

创业也是人生的修炼,所以每个创业者都应该问问自己,你对这个世界有自己的看法吗?

互联网和风险投资有很多热点,而且变化很快。我们身处其中,新事物几乎每天都会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我们看到大家每天都在微博转发新的东西,表达自己的观点。说实话,我觉得这是无缘无故的浪费时间。大多数人听话,说话笼统,缺乏独立思考。

今天别人说对了,你就去做。明天别人说错了,你就轻易放弃。做潮流追逐者和模仿者没多大意义。如果你把你的想法变成现实和趋势,在创造的过程中,也许成功就会随之而来。

为什么要用好用的车?

和很多人一样,我的人生梦想是40岁退休,什么都不做,赚到足够的钱养老。

当我真正接近这种状态时,我陷入了极大的恐慌。当我早上醒来时,我不知道今天该做什么。从2003年到2010年,我找了快7年了。最糟糕的时候,妈妈陪我去看心理医生。

有一次,我坐在我们的院子里,盯着一片树叶。从掉下来到飘下来几十秒,我一直盯着它,直到它掉在地上。那一刻,我心中有一个强烈的声音。这种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我仍然想过有创造力的生活。那一刻,我下定决心要回家。

回到中国后,我没有任何方向去做一些事情。我只是想想。我从来不从资源的角度去思考,我总是从用户的角度去思考,他们需要什么。

我以前最怕去上海。在老虹桥机场,我排队等出租车,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有一次,我排队等了一个半小时,却被告知我排错了队。当时气得想,如果有商业服务可以解决我的问题,我到哪里都有自己的专车提供好的服务,应该有人买单。

从这个简单的愿望出发,经过四五年的打磨,这款好用的车已经站稳脚跟,成为国内第一家由租车公司、劳务公司、软件平台和乘客共同商定的租车服务模式。

我的错误。

现在回想起二十多岁第一次创业,犯了很多的错误。当时我聊以自慰,觉得这太

创业失败是一种宿命现在回想二十多岁的第一次创业,犯了很多错误。当时我安慰自己,觉得也是。

好了,我在这么年轻的时候,付出这么小的代价,学到了这么多的东西,以后我就可以避免犯这些错误了。

后来创业的过程中,还是犯了错误,新的,旧的。我发现错误和失败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2010年成立很容易。那时,移动互联网还没有出现。投资者怀疑是否有市场,政策风险随之而来。当时,我们犹豫了。这种模式真的对吗?

2014年,进入中国,滴滴、快的相继推出专车服务,整个行业进入超白热化状态。在互联网服务大战中,大家疯狂烧钱抢占市场。在年初的行业报告中,易访问排在第一位,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

我多次问自己,为什么先锋不是领袖,为什么会这样。

第一,当每个家庭都在打价格战的时候,我们的做法是永远不参与战争,结果很痛苦。2014年,红杉资本的周奎来找我,和我谈了3个小时,但我拒绝了红杉的投资。后来这个行业赚钱越来越多,而且还在不断增加。如果我们没有跟上,我们就错过了机会。

第二,今年我意识到共享经济最重要的是一定要便宜。你不可能专注于一个相对较小的市场,期望市场通过提高质量来缓慢增长。

第三,我认为团队很容易长期形成真正的伙伴文化。以前股权比例比较小,可能还是上下级关系,没有真正的平等。

公司真正需要的是背靠背的合作伙伴。一个人的陪伴很危险。如果你在决策上聪明高效,别人也听你的,你就能很快地和公司一起前进。但如果做错了,可能半天都爬不出泥潭。一个团队需要相互激励和挑战,即使没有争议,也比一个人说了算要好。

拥抱竞争。

竞争也是一个互相学习的过程。一开始我们比较固执,总觉得自己对市场把握最好,所以要提供高质量、差异化的服务。我们不会做对手做的事,即使他们做得对。我们不会跟进对手的补贴,也几乎不会跟进对手采取的任何行动。其实我赚钱从来都不困难。我有机会在C轮拿到很多钱,但我们不想要。一方面是考虑到股权稀释,另一方面是想盈利,眼睛都盯着客户。

对未来竞争的血腥程度没有足够的远见,存在鸵鸟心态,感觉对手不敢降价。回顾过去,有很多地方值得反思。你可以看到你知识的局限性,人性的弱点,以及许多你做得不够好或出错的地方。这些都是人生经历。

创业本身就是一件血淋淋的事情,弱肉强食,适者生存,速度很快,但也很残酷,最终的结果可能不是人们想要的。你不能指望每个人都按部就班。世界不是按照你的意志发展的。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竞争。

企业家不应该被激烈的竞争惹恼。如果以20年或30年为周期来看,三年后会有很大的机会。如果你坚持下去,你将有十次机会成为巨人。

有人认为,既然BAT介入了,它就对一个行业竞争的开始和结束有了最终的决定权。我不完全同意。英美烟草的投资更具战略性和防御性。市场上有一种型号。BAT的逻辑是你不能成为我的敌人。我们先结盟吧。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有战略需要,我会把你们都买下来,没有我也要出去。

对企业家来说也不全是坏事。以出租车为例,我和阿里的人聊过,他们发现战略目标已经实现,未来没有明确的战略目标。如果继续烧钱,就得给钱,所以就放手吧。合并是放手后的结果。

失败教会了我。

中国的互联网产业在总量上已经迅速接近美国,甚至在不久的将来会超过美国。但是中美两国的创业文化还是有很大的差异,核心表现就是对待失败的态度。

在中国,我们都特别崇拜和追求成功,我们会追随所有最受欢迎的公司、模式和人物。我们很羞于谈论失败,我们会嘲讽所有失败的现象和人。我们经常冷冷地看着一家面临倒闭的公司说,我早就知道了,你看,应验了。在美国,情况完全不同。没有人乐于失败,但人们通常会谈论和面对失败。

创业真的有点像登山。你能成功登顶,大家都为你欢呼。你也可以谢幕离开。如果你想不断挑战更高的山和你生命的极限,从终极意义上来说,你的命运就是失败。

如果一个社会还羞于谈论失败,害怕失败,拒绝失败,只崇尚成功,那么我们就不可能有探索意义上的创新,这就是失败对我们整个社会的价值。对于个人来说,学习失败的真正意义在于我们能够面对失败,接受失败,解决失败,放手,从中成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