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乡的古井 ;发布: 邓清泉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山民喝泉水,山民靠井水。在“杨静”以及自来水普及之前的漫长岁月里,家乡的村民普遍吃地下井水。几乎每个村庄都有一口很深的公共抽水井。在房屋的街道上,一棵又高又高的树所覆盖的一定是一口井;平地上突然升起一个卷扬机,就是井台。印象中,我家大门西侧的大柳树下,有一口井,井身自上而下是青砖砌的,井口是木板盖的。井里常年总是溢满清澈的井水,冬天也不结冰,使得井壁一层又一层被光滑的青苔驳箍着。这口井是村里160多人的共同生命线。

井台上似乎总是挤满了人,洗衣服,做饭,喂猪,洗脸,刷车,浇花,哪一个能离开水?平原井滋润着乡村的生活和乡村的情感。

春天,弯弯曲曲的柳树吐出一棵树的黄色芽,然后从黄色变成绿色,导致“克劳迪娅的”匆匆飞翔,上蹿下跳,天却哑了。井台旁边,身材越来越粗,笑声回荡,亲情浓浓。男女双方都熟练地把水桶提入井中。水桶碰到水面时,双手猛摇井绳,水桶翻倒后沉入水中;水满了,付款人会摇摇锚机手柄,倒掉水桶“ ”。在井口出现一桶水的瞬间,一股沁人心脾的气息仿佛从井口吹来,清脆的井水喷到备用桶里,显得喜悦和轻松。打水的人多了,就主动排队。后面的人把水桶的杆子放在两个水桶上,坐在上面,掏出烟袋,卷起一包烟或者套上一壶烟,慢慢地抽。“一包烟”这个词在农村常用来形容时间短,就是这个原因。

“一包烟”还需要在一堆乱七八糟的时间里聊些琐事。“三、你为什么挑水?”“大叔,我妈说今天要喝酒。”“啊哈,我怕我要娶你了。是村后老张家的三个姑娘吗?”队列中的后生羞红了脸,微微点了点头。“ Mm ”叫了一声,却掩饰不住激动和渴望。

地下水矿脉较远,流动新鲜,所以井台附近的花草很早就爆发出东风。桃杏在其他地方发芽,但是景泰附近花园里的桃杏已经是粉红色的,就像天空中飘来的水红色的烟雾。其他地方的草就“,但是没有”,而井台附近有绿草,本来可以“没有马蹄铁”。“月来水前,面朝太阳的花木易为春”。然而,井边最愉快的时光是在夏天。最好是在“烈日炎炎,野田禾米半枯半焦的暴风雨天,坐在柳荫下乘凉。将黄瓜、西瓜、哈密瓜、西红柿等自己生产的水果放入桶中的井里,用井水拉上来“”20或30分钟,然后提起来吃。水果和蔬菜的入口感觉很新奇:它们在寒冷中从上到下和从里到外产生,让人感觉很舒服。这个时候经常会有叔叔阿姨们从外地打工回来,裹着一身暑气,一脸汗水,抱着一腔焦虑,快步来到井边,拎着一桶水,啜几口,人就会突然打个寒噤。这种清凉的能量恰到好处的满足了农民的食欲,口干舌燥的喉咙似乎被火焰烧着了。于是三叔三婶扔掉矜持,一头扎进桶里,喝了不少牛,浑身灌满了一股清凉的内热舒服感。喝完牛,扯下脖子上的毛巾,然后把头扎进桶里,让井水“凉凉”摇摇滚烫的头。用湿毛巾擦胸背,然后站在阴凉处,沐浴在微风中,感觉全身的汗毛都张开了,热气吱吱叫着从体内逸出。言语无法形容的味道!蒲松龄为什么要在大树下捧烟捧茶,不仅仅是为了《聊斋志异》,更是为了享受一场“风来净化夏赛的仙人”!

下午,热度越来越强的时候,井台上的人越来越多。所以在刘音里,人挤人,关心的话是问候,俏皮话是笑骂。与此同时,村西传来了王大爷的雄浑男声:“滚滚长江东流,浪涛冲走英雄。无论是与非,还是与失败,到现在都是一场空,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消失了。青山依旧存在,太阳依旧升起,夕阳依旧落下。……古今中外的一切都是笑话!”——在乡下享受凉爽的微风和听故事是一种乐趣。

夏夜也很受欢迎。井位于十字路口,通风良好,很少被蚊子打扰。夕阳西下,玉兔东升,井边风很凉。干了一天活,村民们摇着蒲扇,中间夹着板凳,围着井台,讲过去,讲现在,讲外面,指着天,讲。在闲扯中,消除了一天的疲劳,忘记了生活中的贫穷。我坐在人群的一个角落里,双手托着腮帮子,静静地听着大人们东扒西扒,心中充满了喜悦和幸福。树上的昆虫唧唧喳喳,远处的青蛙咯咯地笑,树下的人影晃动,周围的声音汹涌澎湃;月光如水,筛下平台,清风如酒,洗去心灵。回望当年的场景,的确“日序中的夜如徐冰,坐着看牵牛花织女星”。

井虽然有盖,但是落叶、蛤蟆、草屑等杂物落入井内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这些脏东西经过井水冲洗后,都会被清理干净。当地有句话说的好:/“井里蛤蟆酱里的蛆”,意思是这两件事是必然的,意思是这两件事已经超出了在那个环境里腌制的范围。我听过老人们说:过去一个穷人因为生活所迫,投井自尽,但他从来没有亲眼目睹过,但我知道,一旦有人投井,井就脏了一辈子,再也不用了;但是我亲眼见过调皮的小猪掉进井里。年轻人掉进井里并没有惊慌失措,而是慢慢地游着,直到人们来了,用一桶水把他举起来。

如果井内有杂物或淤泥,需要对井进行冲刷。水井一般一年冲刷一次。洗井的时候村里选了三个壮汉,一个在井里,一个在井里,一个当替身。先把井水冲干,然后一个人拿着凳子下井,用铁锹把井底的杂物和泥沙全部挖出来,井上的人用水桶把它拉上来。在陶静这里工作很累,地铁里的人经常毫无怨言地筋疲力尽。

时间如流水,往事渐逝。当年井听到的、看到的、经历的一切景象,渐渐沉淀在昨天的记忆里。如今,我的家乡焕然一新。家家户户吃自来水,村里铺沥青。洗衣机和电视已经变得司空见惯。如果想再找一口井,就得在老人的记忆里寻找。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事物都是流动的,井也是。水旺了,天就干了。废弃的水井被荆棘环绕,被水脉阻隔,被砖墙剥蚀,被蒿草封住,被蛤蟆蹲伏,被长蛇窥视,显出衰败的迹象。但是村里的老人不想看到老井“坍塌”,也不想看到曾经养活全村的生命脉络在晚年留下一片凄凉的哀叹,只好把老井掩盖起来。但我还是向往昨天的黄花,家乡的古井时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总觉得世界上的东西,经过岁月的冲刷,真的越来越亮,越来越鲜艳,越来越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