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口
、本文投稿: huahua 名家散文

切口 、本文投稿: huahua

下班的路上,真的很冷。我还是穿短裤,因为腿上有烧伤。 丝丝凉意似乎唤醒了即将麻木的神经。 我几乎忘记了我的生活何时变得消极和麻木。似乎这两三年,一个接一个,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一次,症状几乎维持了两...
阅读全文